神马小说 > 天价婚宠小傲娇 > 第六章 公报私仇

第六章 公报私仇

作者:安柔沈逸尘小说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天价婚宠小傲娇 !

    “沈夫人,很漂亮的戒指。”欧阳陌抬起头,微微笑道。

    他脸颊的轮廓那么分明,微笑的样子像一个没有情绪的假人,方才那一幕仿佛只是安柔一厢情愿的错觉。

    也是,她不辞而别这么多年,他应该早就已经把她忘得一干二净,怎么可能还会在乎这区区一个戒指?

    往事在心头掠过,令安柔心底无端浮起一抹苦涩。

    “谢谢……”她艰难地扯了扯嘴角。

    “叮叮叮……”宴会厅中突然响起一阵清脆的声音,原来是有人轻轻敲了敲手里的水晶杯。

    众人的视线顿时都集中到了那人身上。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西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面色白皙,鼻梁挺拔,乍一看称得上十分帅气,只是眉宇间略有一丝油腻,一看就是经常流连花丛,拈花惹草的人。

    安柔立刻认出了他,那是夏家的长子夏天,大学的时候和她在同一所学校就读,曾纠缠过她好一段时间,后来她成了沈逸尘的未婚妻,夏天才有所收敛。

    奇怪的是沈逸尘分明也是个花花公子,和油头粉面的夏天相比,却丝毫没有那种惹人厌恶的气场。

    “欢迎各位赏脸出席这次的酒宴,我是夏天,夏氏集团的新任总裁……”夏天自我介绍道。

    什么?

    安柔听得微微一怔,夏氏集团的总裁不是夏铭国吗,什么时候变成这个二世祖了?

    “你今天该不会没有看财经报纸吧?”沈逸尘淡淡问道。

    接而,又补充了一句:“夏铭国得了脑癌,在国外接受治疗,夏氏集团暂时由夏天接手。” 作者推荐:无敌屠苍生系统之灭</span>

    原来是这样……

    安柔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仿佛有根看不见的弦被微微触碰了一下。

    如果她没记错,夏天曾撂下狠话,说要让她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事情的起因是安柔当众拒绝了他的求婚,在那之后,夏天并没有将这狠话付诸实践,而是彻底消失在了安柔的视线里。

    若说这其中没有沈鹤庭的插手,安柔是怎么也不会信的。

    可这几年夏家发展得顺风顺水,已俨然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沈鹤庭可以随意拿捏的小家族,加之沈家急需夏家的帮助,依照夏天小肚鸡肠的性格,撕破之前与沈氏集团的协议,用这种方法借机报复也说不定……

    愣神的片刻,夏天已经说完所有的客套话,放下了手中那只水晶杯。

    不知是不是安柔看错,他的目光朝这边投了过来,穿过人群落在了她的脸上。

    那目光依旧如当年一般贪得无厌,仿佛正盯着一件势在必得的猎物,看得安柔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怎么,你们认识?”沈逸尘很快看出了端倪。

    不止是他,周围的人也逐渐从夏天古怪的眼神中察觉到了异样,纷纷揣测着二人之间是不是曾经发生过什么。

    “我们……之前认识。”安柔实在不知该如何描述她和夏天的关系,说情侣不是情侣,说朋友不是朋友,说仇敌……似乎还不够分量。

    “既然认识,那就走吧。我的老婆,怎么能这么白白让人看了?”沈逸尘挑眉道。

    安柔听得有些发怔。

    什么叫他的老婆不能这么白白让人看了?难道他还打算将夏天揍一顿不成?

    没等安柔回过神来,沈逸尘就不由分说地牵起了她的手,朝人群中央走了过去。

    与安柔擦肩而过的一瞬,欧阳陌的脸微微一沉。

    原本,站在安柔身旁的理应是他……

    为什么时隔七年,她再次出现,居然变成了沈逸尘的妻子?

    沈逸尘的商界公认的花花公子,睡过的名模、演员不计其数,每个月都会与不同的女人传出花边新闻。

    他清醒地相信安柔并不是真的爱他,既然如此,她嫁给这个人的理由无非只剩下两种,一是贪图沈家有钱有势,二是爱慕沈逸尘英俊过人。

    前者拜金,后者浅薄,都与他记忆中那个单纯善良的安柔相去甚远。

    欧阳陌唇边涌起一丝苦笑,痛楚从心底渗入五脏六腑。

    是她变得太快,还是他始终没能将她的面目看清……

    “哟,这不是沈少吗?”不远处,夏天意味不明地看向沈逸尘,目光在他和安柔之间转了转,“安柔,我说你当初怎么那么毅然决然地拒绝我呢,原来是有了沈少这座靠山啊?”

    “夏天,我们之间的事……”安柔皱眉开口。

    话未说完,就被夏天打断:“什么叫‘我们之间的事’,我们之间可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还有,请别对我直呼其名,我的名字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叫的。”

    安柔眸中涌起一丝厌恶,强忍着没有发作:“夏总裁,这次我来是代表沈氏……”

    “你也知道,我如今是夏氏集团的总裁,而你不过是个小小的销售部经理而已,有什么资格代表沈氏和我谈生意?”夏天再次打断她的话,言语间是掩藏不住的得意。

    “就凭她是我的女人,这个资格够不够?”沈逸尘忽然开口,声音冷然。

    安柔还从未听过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在她记忆里,他一直是个油嘴滑舌,极为讨打的家伙。

    不得不说此刻她心里是有一丝感激的,毕竟夏天明摆着是在公报私仇,要是任由他继续这么说下去,她真不知道自己要这么敛声屏气地忍多久……

    “沈少,不好意思,你的女人实在太多,我怎么知道今天是她,明天不会是别人?”夏天不以为意地嘲讽。

    显然,自从新闻发布会上的乌龙事件经各大媒体曝光之后,沈逸尘和安柔形同虚设的婚姻已经众所周知,二人似乎随时可能会分道扬镳。

    离开沈逸尘,安柔的身份就会一落千丈。

    正因如此,夏天才敢得意洋洋地踩低她,他相信沈逸尘对安柔的维护,不过是在装装样子,私底下,这两人绝不可能像表面上这么恩爱有加。

    安柔啊安柔,你当初不是死也不愿意嫁给我吗?

    我倒要看看,你跟着沈逸尘究竟能过多久的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