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天价婚宠小傲娇 > 第五章 赴宴

第五章 赴宴

作者:安柔沈逸尘小说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天价婚宠小傲娇 !

    沈逸尘的伤势虽然恢复了大半,但脚步还是有些虚浮,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出了医院的电梯就顺势搂住了安柔的腰,将身体的重量匀在了她的身上。

    感受到她的吃力,他又调整身形,略微站直了些。

    “以前总觉得你太矮,现在看来当拐杖倒很不错。”他道。

    “我之前怎么没看出你是个话痨?”安柔忍不住皱眉。

    话痨?

    沈逸尘挑了挑眉,似乎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从娶了这个女人之后,他的话就渐渐变多了……

    “你很喜欢惜字如金的冰山?”他反问。

    “不管是话痨还是冰山,我都可以接受,我只是纯粹的不喜欢你而已。”安柔冷冷瞥了他一眼。

    沈逸尘面色微怔,却是极好地掩饰了过去,语气依旧戏谑:“如果生在古代,你的毒舌或许可以被列为满清十大酷刑之一。” 作者推荐:亲爱的,少帅!</span>

    “彼此彼此。”安柔反唇相讥。

    来到沈家别墅,助手早已在沈逸尘的授意下帮安柔准备好了晚礼服。

    那是一条黑色鱼尾裙,纤细玲珑的腰肢、微微撒开的裙摆……每一处都充满了性感。

    说实话,安柔并不习惯商场上的应酬,所以这么多年来,她和沈逸尘似乎极少在宴会上同时出现,也难怪外界会有那么多他们要离婚的传言……

    这次的晚宴,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是谈生意。

    沈氏的转型势必需要助力,而宴会的主办方夏家,早在十年前就已涉足影视界,如果能得到夏家的帮助,沈氏或许就能一路顺风顺水,少走许多弯路。

    助手帮安柔化好妆之后,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她站起身,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忽觉十分陌生。

    妆容不是不精致,裙子也不是不合身……只是,一切似乎都太不像她了。

    安柔毕竟才刚满二十一岁,眉宇间尚未褪尽青涩,那银色的眼影、浓重的假睫毛,太过隆重,这般成熟的打扮显然与她的气质不符。

    “能不能把妆擦掉一部分?”她问助手。

    “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助手拿着粉饼和化妆刷,手足无措。

    “算了,那就这样吧。”安柔咬咬牙,俯身穿上高跟鞋,在十二厘米的跟高上勉强稳住身形,试着走了几步。

    长长的裙摆虽然华丽,却让她有些举步维艰。

    她皱了皱眉,拿起梳妆台上的眉剪,将裙摆划了一道,用力剪断。

    “咔嚓”一声,裙摆落地,少了这一束缚,安柔整个人仿佛都轻松了不少。

    助手一声惊呼,诧异地想要上前阻止:“安副总,这条裙子是沈总他……”

    “我知道。”安柔点了点头。

    她当然知道这条裙子的价值,沈逸尘派人准备的东西,向来都价格不菲。

    “裙子的钱从我工资里扣。”她道。

    助手闻言有些错愕:“安副总,我不是这个意思……”

    “时间不是来不及了吗,把化妆棉递给我。”安柔对着镜子撕下那好不容易才贴上的假睫毛,又用卸妆水稍稍抹掉了一些眼影,才轻舒一口气,朝瞠目结舌的助手道,“可以了,走吧。”

    楼下,一辆布加迪威龙早已等候多时。

    后座上是一身黑色西服的沈逸尘,去往帕迪斯酒店的路上,他倒是难得的沉默寡言了一回,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安柔有些不适应。

    沈逸尘似乎一直就是这么一个捉摸不透的人,而安柔也没兴趣对他了解一二。

    她早已打算和他离婚,甚至连离婚协议都已托律师拟好,可他挡刀的那一幕始终令她觉得愧疚,以至于将离婚的事一直拖到现在……

    眼看他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似乎也该到摊牌的时候了。

    车很快开到了帕迪斯酒店门口,下车时,沈逸尘绅士地替她拉开了车门,朝她伸来一只手。

    安柔挽住他的胳膊,微微吸了口气,走进了酒店的旋转玻璃门——沈逸尘,这是我最后一次以你妻子的身份出现了,从明天起,我和你再无关系。

    身边的沈逸尘,似乎并未察觉安柔情绪的变化,他心里正装着另一壮沉甸甸的事……

    刚来到宴会厅,一道熟悉的目光就穿过层层叠叠的人群,定定落在了安柔的脸上。

    安柔一怔,她没想到,竟会在这里再遇见欧阳陌。

    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种干净和冰冷,在灯红酒绿的环境里有那么一点显眼。

    四目相对,安柔抿了抿唇,勉强移开了视线。

    这细微的动作没能逃过沈逸尘的眼睛,他静静看向香槟塔旁的欧阳陌,神色晦暗不明。

    安柔忽觉沈逸尘的手加大了几分力度,握得她指节生疼。

    “你干什么?”她皱眉道。

    沈逸尘的手忽又松开了,神色淡淡地看着她:“你就不打算去和欧阳医生打个招呼?”

    “我为什么要去?”安柔不禁反问。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要是没有他,我当时可能就一命归西了……”沈逸尘说得玩味。

    这一席玩味的话,却令安柔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正打算找个理由拒绝,沈逸尘却已经不由分说地牵起她,走到了欧阳陌身边。

    四目相对,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古怪。

    “欧阳医生,真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沈逸尘率先开口,唇边是一丝捉摸不透的浅笑。

    不知为何,安柔总觉得那笑容里隐藏着几分敌意。

    “是啊,很巧……”欧阳陌话虽如此,表情却不意外,仿佛早已料到他会出现,“沈先生,你的伤口还没愈合,我建议你静养一阵,少出席这样的活动为妙。”

    “我也不想……可我老婆大人似乎很担心我背着她拈花惹草,不管出席什么活动,都要把我也一并扯进来。”沈逸尘摊了摊手,颇为无奈道。

    安柔听得一阵结舌,事情分明不是这样,她没想到他的脸皮居然变得这么厚:“沈逸尘,你……”

    “老婆大人,你怎么没戴我送给你的那个钻石手镯?”沈逸尘似乎有意岔开话题。

    钻石手镯?

    安柔有些诧异,她从不记得沈逸尘送过她这样的东西。

    低头一看,她洁白的手腕上空空如也,左手无名指上那个硕大的钻戒倒是闪闪发亮,那是结婚当天沈逸尘替她戴上的,迫于沈家的压力,虽嫌碍事却一直未曾取下过。

    欧阳陌眸光一黯,脸色变得颇为僵硬。

    安柔陡然意识到了什么,尴尬地收紧了手指。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