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活死人笔记 > 第一章 死人手镯子

第一章 死人手镯子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活死人笔记 !

    ,最快更新活死人笔记最新章节!

    我们农村人一向对鬼神之事深信不疑,所以有很多忌讳,一旦你做了对死人不敬的事,就会遭到报应,甚至惹上不干净的东西。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自然也对鬼神之说抱有敬畏之心,可有的时候,贪欲往往会把我们推向死亡的边缘。

    我就做了一件对死人不敬的事,随后的事情惊心动魄,致使我提笔写下这几行字的同时猛然回忆起这件事,依然觉得浑身毛骨悚然!

    一五年的时候,我从外地打工回家,应承了父母的要求在本地相亲认识了一个女孩,几个月下来水到渠成,马上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可问题随之而来,我没多少存款,为了尽快攒到一笔钱结婚,被逼无奈之下我就托关系找了一个缝补尸体的工作。

    这个缝补尸体的工作用现代术语说就是尸体化妆师,用古语说是二皮匠。

    二皮匠是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民间艺术,拥有古老的历史,可能是因为这门手艺太过血腥、恐怖、诡异、所以比较隐晦比较神秘,很多人都没听说过,不为人所道。

    但至今为止,这门手艺依然流传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就和仵作一样,现在叫法医。

    干二皮匠第一个条件就是会针线活,我在浙江打工的时候就是在服装厂里做事,针线活不在话下。

    第二个条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条件,胆子一定要大!

    胆子不大的人是干不了这个活的,有些人死了还会有肢体反应,我曾经缝补过一个女人的尸体,她出车祸而死,脑袋被撞掉半个,我缝补尸体的时候,她踢了我一脚。

    胆小,这活不能干,容易被吓死!

    干这行去殡仪馆、丧葬单位不赚钱,缝补一次尸体标准价格五百块,小孩才两百,赚钱的是接私活,替私人缝补尸体,有的家底厚,只要尸体缝补得漂亮,甩个万儿八千不是问题,有的抠门,也就是一两千块,但也比去殡仪馆好。

    那夜,我就接了个私活,去乡镇外的黄家村帮一个男人缝补尸体,而这个堪称建国后最为恐怖、诡异的灵异事件就在此发生。

    那个地方离我们乡镇很远,本想着白天去做的,可家属很急切,要求我们一定要在今晚赶到。

    为了钱,我和搭档老董连夜骑着摩托车在半夜一点的时候赶到了那个山村!

    死者叫黄有才,是个四十来岁的渔民,家属的原话是这两天下暴雨,河里涨水,死者被卷下了河里,找了两天才找到尸体,捞上来的时候尸体面目全非。

    因为河里水大,所以死者被卷进水里的时候撞到了很多石头,身上到处都是稀巴烂,最为恐怖的是死者的脑袋,被石头撞得只剩下一根筋连在脖子上,一不小心脑袋就很容易从脖子上滚下来。

    这种私活很吃力,我看到尸体的时候就皱起了眉头,这具尸体干得不好会砸了自己的招牌,还会被家属骂,干得好也挣不了多少钱,因为死者是渔民,但凡家里有点钱也不会去干这个。

    有人会说我冷血无情,缝补尸体钱赚少了也算是积功德,可我也需要养家糊口,这个社会,人情不能买单。

    时间已经很晚了,我做好一切准备后就驱散外人离开,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烧了纸钱。

    这是我的搭档老董告诉我的,他入行比我早几年,经验丰富,说烧纸钱就是为求个心安。

    “老董,别杵在那儿了,早干完早拿钱回家啊。”

    我摆好了工具,看老董还站在大门前眉头紧皱,所以就喊了句,老董却摇了摇头说:“小南啊,这活咱们别接!”

    我一愣,以为老董是嫌家属给的钱少,当即道:“为啥啊?有钱赚总比没钱好啊。”

    老董是个四十来岁的黄脸汉子,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沧桑的痕迹,我入行以后他很照顾我,所以我很尊敬他。

    他张开满口烟熏黄牙,浑浊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我道:“我刚才去上厕所,听到几个村民说这个黄有才不是打渔被水卷下去淹死的,他死得有点古怪!”

    我浑身顿时一紧,问:“怎么个说法?”

    老董道:“刚才我听村民说,黄有才干了件缺德事,所以才死的。”

    我懵逼问:“啥缺德事啊,跟我们缝补尸体还有关系啊?”

    老董抽着烟,缓缓才道:“村民们说前几天黄有才在河边打渔的时候发现岸边有个被人丢弃的婴儿,襁褓里除了婴儿外还有一万块钱和一个很贵重的手镯子,黄有才当时看见后把襁褓里的一万块钱和镯子拿了,然后没管婴儿,第二天婴儿就被水冲走了,两天后黄有才就死了。”

    我浑身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回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黄有才尸体,看面相是个很憨厚的男人,却没想到竟然干出这种事。

    “那现在咋办啊?怎么跟家属说?”

    老董无奈道:“随便看看尸体,如果真是被脏东西害死的,我们最好别沾上这种事,不然会牵扯到我们身上……”

    老董别说边走向尸体扫了一眼,仅此一眼,脸色猛然就是一沉,惊道:“我擦,他这大腿上咋那么多黑手印啊?”

    我全身一颤,猛地回头一看,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黄有才的脚脖子一圈,到处都是黑色的印记,仔细一看,就好像是被无数双手生拉硬拽过一样,而且令人窒息的是,这些手印子都是婴儿巴掌大小。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声,这么多手印子,莫非黄有才还真是被脏东西害死的?

    老董脸色铁青,急促的对我说:“小南,把尸体翻转过来,我要看看他的后背。”

    我不知道老董想要干什么,虽然他这个人一向神神叨叨的,但我对老董说的话从不起疑,当即就小心翼翼的蹲下身子,用一只手护住尸体快要分家的脑袋,然后慢慢的把后背翻过来,老董急忙把尸体衣服扒了,眼睛看向后背,瞳孔顿时放大,表情变得极为古怪!

    我不知道老董看到了什么,竟然把胆大如雷的他吓得脸色铁青,当即也斜着眼睛看向尸体后背,这一看,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只见尸体的后背上竟然也有一双黑色的小手印!

    那一瞬间我猛然就想到了很多,黄有才脚脖子上的小手印说明当时有鬼在河边抓他的脚,但他逃脱了,真正让他致命的很有可能就是后背的这双手印,硬生生的把他推下了湍急的河水里。

    妈呀!

    我吓得手一抖,一直托着黄有才尸体的手直接抽了回来,但也就在这一瞬间,随着尸体的颤动,连接尸体脑袋的最后一根筋断了。

    咣当!

    尸体脑袋直接滚了下去砸进地上缝补尸体接住血水的盆子里,咣咣咣的在盆子里转了一圈,随即停了下来,眼珠子直勾勾的瞪着我们。

    那一霎,整个屋子死寂一片,我跟老董都屏住了呼吸,冷汗刷刷刷的流下。

    “快,把脑袋缝好我们赶紧走。”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老董急促的说了声后,一把就将脑袋捡了起来,然后拿起我之前准备好的针线开始工作。

    他本来是不想接这个生意的,可是随着脑袋的掉落,不接也不行了。

    老董用极其细微不容易看出来的针线将脑袋从脖子接口处缝了一圈,然后上粗线开始缝补不容易粘合的伤口,一个多小时后一切工作完毕,我们两人这才重重的松了口气。

    我急忙收拾工具说:“快走吧,他妈的,以后这种活还是别接了,真吓人!”

    老董却忽然一把拉住了我的手,指着尸体说:“小南,你看,这是什么?”

    我回头就看到老董指着尸体右手手腕那里,之前因为被老董说的话吓到了,所以也没关注过尸体的手腕,现在老董一指,我赫然发现尸体手腕上戴着一个通体碧绿看起来昂贵直接的手镯子。

    我脸色一僵,急道:“老董,这不是你今天在假玉市场花三十块钱买给嫂子的镯子吗?怎么戴在他手上了?”

    老董却摇了摇头,从兜里也掏出个通体碧绿的镯子来:“我的在这儿。”

    我不禁笑了一声说:“没想到你们还挺有缘,都买了一个颜色的假镯子。”

    老董脸色变得有点沉重说:“他这个是真的,是婴儿襁褓里的那只手镯子。”

    “你怎么知道是真的?”

    老董道:“丢弃婴儿的人都舍得拿一万块钱放在襁褓里了,怎么可能还会放一个假镯子在里面,根本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说到这里老董忽然顿了顿,脸色变得有点惨白,咬牙道:“小南,你干二皮匠不就是为了赚快钱结婚吗?干咱们这个不可能干一辈子!”

    我脸色也沉重起来:“你什么意思?”

    老董没说话,径直将死尸手腕上的镯子拿了下来,然后把自己的假镯子换了上去,道:“反正这个镯子都不是他的,他是罪有应得,我们才是需要镯子的人,我问过今天卖镯子的那个人,他说真的玉镯子可以卖好几十万,卖了镯子后咱们对半分,这样你就有钱结婚了,以后也不用干这行了。”

    我吞了吞口水,眼神火辣辣的盯着老董手里的镯子,虽然明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可又想到结婚,便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反正这个东西也不是黄有才的,拿了玉镯子,至少可以少奋斗十年。

    可是,这样干了后,我会不会一辈子良心难安?

    面对几十万的金钱诱惑,只要家庭情况跟我差不多的人,我想都会面临很艰难的抉择,我不是圣人,就是一个为了生活为了金钱奔波的小老百姓,况且,这个玉坠子本身就不属于死者的。

    我天人交战了好几分钟,最终咬了咬牙点头答应了老董,老董欣喜的就把玉镯子放在了怀里。

    这件事后很长一段时间后我才知道,当时老董在等我做决定的时候,他的另一只手在背后还偷偷的拿着一根短棍。

    我时常在想,如果当时我不答应老董,老董会不会真的为了镯子而杀了我?

    后来经过一系列的事件后,我知道,如果当时我不答应,老董那一棍子是真的能打出来!

    我跟老董下了决定后就把坠子换了,带着真镯子走了出去,也没好意思要主人家的钱,匆匆忙忙的骑着摩托车朝着乡镇狂奔。

    但我们都没有想到,就因为拿了这个不属于我们的镯子,怪事就开始在我们身上发生,第二天,我就发现我的手臂上多了一个黑色的印子!

    一个婴儿巴掌大小,黑色的手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