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活死人笔记 > 第七十七章 与美同行

第七十七章 与美同行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活死人笔记 !

    林希改掉了往日脸上的严肃,穿着十分潇洒,以前穿着警服头发扎起马尾很有干练之色,今天的她却美得不像话,冲我淡淡一笑,脸现激动之色,道:“我要跟你去大理!”

    我顿时懵逼,问:“不是,我跟你似乎不是很熟对吧?我去大理你跟着我去干什么?你不上班啊?”

    林希大方的一甩手:“我辞职了,知道我为什么一个女人家要当警察吗?就是喜欢冒险,从小我就有冒险精神,昨晚我回到家跟我爸爸谈了一晚上的话,知道了你们圈子里面的很多事,这让我又重新燃起了冒险的精神,南山县这片天下已经不吸引我了,所以我要跟你去大理见识一下。”

    说着她忽然从兜里拿出一张卡塞到了我的手里,道:“这卡里有五十万,二十五万是我爸爸感谢你帮了他的忙给你的酬劳,另外二十五万是我聘请你做我的保镖。”

    我怒声道:“谁愿意给你做保镖?我答应了吗?”

    林希也不恼怒,笑眯眯的道:“昨晚我已经把杨辉转进全县最高等的一中了,这样对他将来的学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笔钱不是给你的,是给你小舅子的,以他的成绩高考考入重点大学不是问题,但你的经济能力能负担吗?难道他考上了重点却因为没钱而被耽搁?”

    我顿时沉默,准备还卡的举动也缩了回去,杨辉确实是我现在最大的负担,这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慧慧为我而死,她唯一的亲人只有杨辉了,但凡我有能力我都必须帮助杨辉,我承认林希做的这一切我很感谢,对她的擅作主张甚至有点恼怒,但她所做的这一切我都不能拒绝啊。

    见我愣住的表情,林希忽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可怜兮兮的道:“你就让我去嘛,我真的只是想见识一下,我还带来了很多好东西,不会拖累你的,为了弄这些东西还花费了我好几万。”

    话音落下,林希一把将她身边那些大包小包的口袋拉链拉开,顿时一堆东西就呈现在我的眼前,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只觉得脑海里天旋地转。

    天啊,这败家娘们,好几万就买了这些败家玩意?有钱也不用这么任性这么造作吧?

    只见她带来的包里竟然满满的装着各种黄色符篆,跟钱一样叠成一扎一扎的,上面都是一些鬼画符,一点道纹都没有,别说拿来收鬼,恐怕贴在大门上鬼都防不住,这些东西根本就是骗人的。

    除了这一堆堆符篆以外,甚至还有一些三十厘米左右长的桃木剑,放眼一看起码也有二十三十把,但我仔细的扫了一眼发现这些桃木都只是一两年的桃木做成的,根本不能伤鬼。

    桃木剑能伤鬼这是铁定的事实,但也要分好几种情况,至少最低等级的桃木剑也要五年以上的树龄,甚至有些名家大师的桃木剑上百年上千年的都有,就凭这些一两年的桃木剑,拿给小孩子玩差不多。

    这时大巴车司机从旁边走过瞪了我们一眼喊:“卖木疙瘩的不要在车上卖。”

    林希急忙将袋子收好,小脸兴奋,握着拳头得意洋洋的冲我道:“怎么样,厉害吧,这么多法宝什么鬼我都不怕。”

    我:“……”

    我无语啊,突然发现林希这个女人性格太难以捉摸了,一开始的时候觉得她冷峻、现在忽然又变得古灵精怪起来,难道真的应征了胖子说的那句话,女人都是孙悟空,有七十二变,一天一个样,性格极其令人难以猜透?

    但我此时想把她赶走也来不及了,因为大巴车已经发动开始缓缓的朝着车站门驶去。

    …………

    就在大巴车出了车站门朝着昆明国道上行驶的时候,一辆五菱面包车缓缓的启动跟在了车后,车里,陈晨坐在正驾驶操控方向盘,青阳道士坐在副驾驶闭目养神,后面还坐着三个弟子正全神贯注的盯着前面的大巴车。

    陈晨边开车边道:“师父,你确定向南手里的收魂盅没被鬼王拿走吗?”

    后面弟子也道:“是啊师父,向南这种土鳖,因缘巧合之下才学会点道法,收魂盅这么牛逼的宝贝,连轮回寺的人都这么上心,鬼王会让他带走收魂盅?”

    陈晨阴沉着脸道:“这也难说,向南这人运气确实不错,昨天走的时候甘凤池对他夸了一路。”

    青阳道士翻了翻白眼道:“鬼王已成魂魄之躯,用收魂盅干什么?收魂盅铁定还在他的身上,咱们一定要抢回来。”

    …………

    车上,我看着林希无语半天,才语重心长的对她道:“我还是要再次警告你,我去大理不是旅游的,更不是去玩的,前途很凶险,会发生什么事我也不清楚,我本领低微不一定能保护你。”

    林希大大咧咧的道:“不用你保护,凭着我手里的这些符纸和桃木剑,什么鬼我都不怕,放心吧我自己能保护自己。”

    我不再多话,拿出鬼王临走之前给我的那本“镇压山峦十二刀”仔细阅读起来,这本残卷里文字深奥至极,且只是残卷,里面只有五招刀法,剩余的可能在下一本残卷里面。

    我现在修行南海一脉的内修功法,而且又得到南海刀皇的种符,更被鬼王贯通了我的奇经八脉,内修已经深厚无比,但手上能力实在太差,颇有一种体内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但却找不到释放的感觉。

    “或许,我该选一把刀了。”

    我心里默念了几句,然后专心致志的看起残卷来。

    从南山县出发有两条国道可以去昆明,一条是走昭通路线,路虽然稍微近一点但有很长一截路不是高速,坑坑洼洼的路很烂,另一条路是从贵州绕道走,经过赫章上威宁去昆明,虽然路稍微绕远一点,但贵州每个县都通有高速,路好走,速度也快很多。

    很多大巴车的司机走的都是绕贵州这一条道,我们坐的这一辆也不例外。

    三个小时后已经经过威宁地界,向前深进就是一片深山,两边都是崇山峻岭,只有一条高速直达,崇山峻岭里时不时的会露出建筑的痕迹,都是一个村寨一个部落的,这些都是当地少数民族聚集的地方,很朴素,但也很有看点。

    在大巴车经过一处苗寨的时候,因为几天前的暴雨,前面路段坍塌了,只能再次绕道走一条二级公路,大巴车在苗寨下车加水,叫我们可以先在苗寨里吃点东西,等休息足够再出发。

    对于林希的性格我是注定捉摸不透了,此刻的她拉着我蹦蹦跳跳的下车,指着四周苗寨兴奋的道:“这地方太漂亮了,走,我们先去吃饭,然后照几张照片发朋友圈。”

    我却是警惕了起来,仔细的打量了四周一眼,发现这地方四周都是崇山峻岭,除了这出苗寨以外其余的人根本看不到,甚至路上过往的车辆几乎没有,只有我们一辆大巴车停在路边加水。

    我一直记得甘凤池说过的话,苗疆之人不分男女老幼,都会巫蛊之术,虽然现在这个年代很多东西都失传了,但是一些不愿出山一直躲在山里的老彝族苗族都会巫蛊,他们很多人甚至普通话都不会说,一辈子呆在深山里。

    为了安全起见,我开始在苗寨四周打量起来,发现这个苗寨里很多人都是皮肤黝黑,而且显得很冷淡,大巴车上下来这么多人,竟然没人过来看热闹,都是各自忙着各自的事,对我们这帮外来人甚至没有多看一眼。

    一股不安的感觉瞬间弥漫在我的心头,我总感觉有大事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