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凤凰台 > 164.葡萄

164.葡萄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凤凰台 !

    飞霜殿是离宫中最高的一处殿宇, 大夏朝在此建汤井为池,又在上面兴楼造屋。冬日下雪, 雪花还未落到殿檐便被热气化成轻霜, 这才起名为飞霜殿,冬日离山被一片白雪覆盖,只有此处没有积雪,能露出殿上绿瓦来,算是离宫一景。

    离宫中有九处泉眼,东苑废弃,倒有四个泉眼未通,西苑之中五泉眼能用, 卫善和秦昭先来,十月中正元帝便要领着一众妃嫔再来到离宫来泡汤,直到岁末年初再回到皇城去。

    十月飞雪未至, 轻霜半凝,太监宫奴早早接着令, 收拾宫室殿宇, 晋王公主既已成婚, 公主东西便从飞霞阁挪到了朝阳殿,当初卫敬容赏下的烧琉璃白玉玉兰花座灯, 也一并挪到了朝阳殿中。

    素筝几个一早坐车出城, 从晋王府到了离宫, 两殿之间来来回回的挪东西, 谁也没成想这么快就又来了离宫, 飞霞阁中有许多都是卫敬容特意挑了赏给卫善的,嵌宝石珠宝的宝柜香榻,都要挪到朝阳殿去。

    朝阳殿中凿有一个海棠形的小池,从飞霜殿中引流灌入,温泉水通过石管接到朝阳殿,晋王还特意着人在池边挂上夏日里有的冰纱,又设了一副珍珠帘。

    既要在离宫过冬日,东西就先带足些,卫善不怕冷,秦昭却畏寒,卫善来不及吩咐自己的东西,就先捡点起他的来,甚个乌云豹斗蓬,黑狐皮的裘衣都收拾起来。

    秦昭拿了书卷坐在榻上,就看见善儿在屋里来来回回的吩咐,才当了新娘子一天,就真有小媳妇的模样了,手上握着的书卷,半晌都没翻动过一页,耳朵满是她娇脆的声音,一时要带松针香,一时又要带梅花酒,片刻都不停。

    看她来来回回在屋子里转,虽不抬眼,却能看见她衣裙上一团金红色的影子,和裙子底下那只尖翘翘的凤凰云头,心里数着数儿,到第三回的时候,伸手一把拽到身边。

    卫善“哎哟”一声,宫人们赶紧抬着东西退到屋外去,秦昭两只手搂住她的腰,往身前一带,额头抵住了额头,把她抱坐到腿上,拿手指头刮她眉毛鬓边:“这可是你自个儿招我的。”

    卫善眨巴眨巴眼睛,她许了诺言要当个好妻子的,教子还无子,相夫总是成的,这可是替他在收拾东西,不敢噘嘴,到底被抱着揉了一回,满屋子都是咯咯笑声,宫人们没能进屋,东西也只收拾了一半。

    两个人收拾了三四车的东西云了离宫,卫善一进殿中便满室暖意,自飞霜殿里引来温泉水经夜流淌,先经过紫云殿的海棠汤,再经过朝阳殿,此时整个离宫无人用水,流过来的水是最清澈干净的。

    屋里一室春意,解下斗蓬穿着单衣正合适,殿中还摆了十来盆盆景,被热气一熏,花苞都打了起来,侍候的宫人道:“殿下公主若是跟着陛下娘娘一同来,殿里这些花就都催开了。”

    这些盆景是专养着冬日里赏的,在温泉屋子里一摆,隔得几日就又再一回,红白芍药各色牡丹,这些春日里才开的花,满殿绽放,一茬茬能开到岁末。

    殿里的小汤说是小,那是比着飞霜殿的九龙汤,汉白玉彻的池子也能容下三五个人一同泡汤,设了杏红色的纱帐垂下满副珍珠帘,泡在温泉中饮冰湃过的樱桃荔枝酒。

    这会儿天色将晚未晚,秦昭打了一天的主意,也就这一二日的逍遥,才刚进殿就叫人设下酒菜搁到殿中,又取了些窖藏悬枝的玛瑙葡萄,盛在金托盘里摆上,把人都屏退出去。

    花碟里盛着小菜,金壶中又是卫善爱吃的甜酒,两人就坐在地上的软毡子上,卫善就着杯子饮一口酒,心里知道夜里两人还是那样睡,二哥身上冷,抱着她就浑身都热起来。

    心里虽然明白,又羞又欢喜,嘴上却不能说,吃了两杯酒才品出味来,蹙了眉尖道:“怎么这个酒色这样淡,味儿却厚许多?”

    秦昭替她满上一杯,喂到她唇边:“酒越存越醇,这都是四月里的樱桃酒了。”是樱桃荔枝两种甜酒兑着玉泉酒,酒味自然更浓。

    卫善喝了半壶,桌上几样小菜都吃了一半,秦昭自己坐在榻上装摆出个饮酒看书的样子来,指一指池子道:“善儿去泡一泡,夜里早些睡,明儿咱们去爬山。”

    卫善也不是头回泡汤,她的飞霞阁离得远,温泉水通不到那儿,回回泡汤都要让太监宫奴担了水到殿中,还从来没泡过白玉海棠池。

    汉白玉的池子注满了温泉汤,汤色泛白,汤里还滴了香露,阖上纱帐,解了绸裙,杏红纱的寝衣披在身上,脚尖试试水,没一会儿就熏得身上起了薄汗,头发松拢拢的披在肩上,轻纱裹住身子,肩上那一点殷红还未褪去,余下一点淡红色。

    宫人姑姑们都守在殿外,殿门一阖上,就知道里头行什么事,素筝几个红了脸,白姑姑特意把她们叫过去提点一番,往后晋王在屋里,她们就要少进,有什么活里头吩咐了,都叫嬷嬷们进去收拾。

    这会一个个都退远了,莫说晋王没有身边再添人的意思,就算他有这个心思,只要公主不点头,她们便不能起那背主的心。

    里头半晌都没声息,沉香还待要问,白姑姑经得多些,摆一摆手,夜风一起,分派几个人轮流到茶房去取暖喝茶。

    卫善人刚浸到水里,就听见珠帘轻响,侧脸一看,就见秦昭进来了,墨发散在肩上,两道剑眉都似染了水汽,解开袍子步入水池,眉目间熏熏然,薄唇一张,问道:“善儿看什么?”

    薄纱衣挂在池边,卫善身上全无遮掩,整个人缩在水里,只露出一张脸,眼看着他踩到池中,往后退两步,人就挨在池边上。

    被秦昭一把捞了过去,两只胳膊紧紧箍丰腰,就在水里从肩到腰又摸了个遍,舌尖牙齿在项颈在刮过,身子密密实实贴在一处,腿间一磨,秦昭躬起身来喘一口气。

    鼻尖耳垂唇角,她身上就没有一处不玲珑的,大掌从背后摸到身前,大掌揉搓一把,手指轻轻捻动,待听见她轻嘤一声,指尖就越加关照,附到她耳边:“善儿也摸摸我。”

    卫善连看都没敢看过,成婚那天就在在她背上磨蹭,摸倒是过一把,轻轻一碰掌心滚烫,此时人扒在秦昭身上,额头抵住肩头,身上酥麻一起,两人一样情动。

    看他面上隐忍,张开嘴在他肩上咬了一排牙印子,身子不住扭动,借了醉意胡闹,池里的水泼到地面上,杏红纱衣**的半搭在池边。

    秦昭怀里仿佛抱着只胡闹的猫儿,这回才知什么是自作孽不可活,卫善细白的脚踝就勾在他腰上,身上玉脂樱红。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还想忍耐,仰头喘息两声,待缓过神来忍住了再说,谁知道被她鼻尖磨蹭了颈项喉结。

    秦昭整个人怔住了,低头看她时,她还迷迷蒙蒙的,此时酒意发作,眼睛里潋滟生光,贝齿咬着嘴唇,还只知道撒娇:“我要吃葡萄。”

    两人在这小池中来回扑腾,金盘早已经翻落池中,秦昭顺手捞了一个,半含着送到她嘴边,看她张口吮住,那玛瑙葡萄太大,一口吞不进去,秦昭含着另一半,使力咬破了葡萄皮,甜汁顺着舌头流进嘴里那一刻,腰间舌尖一齐用力,把整颗葡萄顶进她嘴里。

    那颗葡萄硬生生顶进去,却立时就含出了汁液,在窖里存了这许多时候,汁水饱满,两瓣粉唇一抿,甜味儿就泛了上来。

    卫善嘴里含着葡萄,呜呜咽咽说不出话来,舌头尝了甜汁儿,面上醉意朦胧,眉梢眼角都泛着红晕,秦昭一只手托着她的腰,一只手撑在池壁上,待她把葡萄里的汁水都咽了,才又捞一个送到她嘴边去。

    池里又是酒又是水,还飘荡着半幅杏红纱裙,被池水一浸更显得红,秦昭连着喂她了三四十回,看她吃着,自己也饕足了,善儿全然醉倒,额发贴在脸上,抱她起来擦上一回,半湿着抱到床上去,给她盖上被子。

    这一夜可算是饱了口腹之欲,泡了温泉汤四肢百骸都说不出的舒畅,伏身亲一亲她乌鸦鸦的鬓角,想到能在此殿中住到岁末,倒不急着今儿夜里再吃第二回,搂她睡在怀里,让她的脚叠在自己腿上,看见她肩上那一点淡红,两天了还没消退,又心疼起来,那会儿不知轻重,往后就知道了。

    卫善第二日酒醒了才知道两人在池子里干了什么,那原来不懂的图册,一下子全懂得了,原来人是这么叠起来的,从耳朵一直红到了脚尖,可身上却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想起那半醉的滋味来,又还有些陶然,勾着秦昭的脖子,把脸埋到他胸膛间,止不住的面红心跳。

    两人在朝阳殿中呆了两日,下棋弹琴饮酒跑马,夜间引水泡温泉汤,殿中摆放的盆景鲜花隔得几日次第开放,秦昭每日剪下一朵来,给卫善簪上,两个同坐同卧同乐,半刻不离。

    回门前一天的夜里,秦昭抱着她在榻上,垫着红狐皮,熄了殿中烛火,就在帐中挂起夜明珠,给她系上红绳子金脚铃,铃铛还未摇响,城里就传出钟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