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凤凰台 > 127.挨罚

127.挨罚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凤凰台 !

    正版网站隔日替换, 如在盗版网看见,你又为盗文站长吸走一滴血

    “国礼不行, 家礼也是要行的。”卫平坚持要拜,瑞香赶紧拿了拜褥摆上,卫平端正跪下, 磕了一个头, 幸不辱命的话在大殿上说过了, 对着姑姑便不再说场面话, 站起来伸直胳膊伸直腿, 跟着就揉揉肚子:“姑姑,我饿了。”

    大军早前日就已经在城外扎营了,带出去的兵丁回来要如何分派正元帝早就传令下来,分东西两个大营,原是几路军中来的, 除了升等封赏, 还回各路军中去。

    晋王秦昭领着麾下几位将领和两队小兵骑马进城, 也是摆个样子,从得胜门还朝,打马绕过东西街市间的长安路, 再绕回宫城来,告诉百姓打赢了胜仗, 攻下了云州, 从此又多了一块版图。

    这些都是有礼部官员早早出城通报, 百官城门口相迎也是做个样子, 因着寻回了前朝金印,又拿住了前朝宰相,正元帝很是高兴,就在含元殿摆宴,宴请群臣。

    晋王是主帅,身边自有几个老将帮衬,卫平在小字辈里脱颖而出,殿上且得饮酒,也确是要先吃上些垫垫肚子。

    卫敬容听了便笑:“早就替你预备好了,还是你妹妹心细。”指一指卫善,越是看越是满意,自家养大的姑娘,一旦懂事了,心里竟然还有些怅然。

    卫家自上到下的男人年轻轻就打仗去了,行军之中要么吃急食,要么就吃干粮,年轻的时候不保养,到年老了都要胃痛。

    卫善便让光禄寺预备些热汤软饼过来,好让哥哥先垫一垫,替他把饼儿掰碎,泡在羊肉热汤里,泡得软了才许他吃。

    秦昰扒着桌子咽口水,卫善伸手指头刮刮他的脸皮,让沉香拿了个烧莲花的小碗来,替他掰了浅浅一个碗底,给卫平的已经掰得够碎,给秦昰的还要更碎,替他泡上羊汤,不许就着碗吃,要拿小勺子舀着吃。

    卫平大奇:“我们善儿这是怎么了,姑姑可是给她寻了个女官?”

    卫善从小跟着卫敬容,那时正元帝已经雄踞一方,卫善过的便是金尊玉贵的日子,被人侍候惯了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哪里能自己做这些。

    卫善才得了公主的封号,按理该有女官跟在身边,可卫敬容舍不得别人给她作规矩,两个儿子小时候都拿竹条抽过,唯独卫善,皮子都没碰坏过一丁点儿,是真正捧在手心里的姑娘。

    卫敬容嗔他一眼:“还拿她当孩子看呢,女孩儿大了,自然就懂事了。”

    卫平怎么看卫善都还是跟他撒娇的小妹,这回还特意寻了一对越鸟来讨她的喜欢,蓝冠一只绿冠一只,拿大铁笼装着,送进宫来给妹妹养着玩儿。

    卫平匆匆吃了一碗羊肉汤饼,赶着去赴宴,走的时候还道:“等家里收拾收拾,我就来接你。”

    卫善还没应,秦昰捧着碗就先央求起来:“我也去。”在舅舅家可比在宫里规矩少得多,也不用读书写字,哥哥还能把他顶在头上逛街市去。

    若是原来卫敬容是再不放心的,此时却能安心把儿子交给侄女照顾:“就许你们松散两日,可不许胡闹。”

    听见姑姑答应了,卫平才匆匆去了含元殿,晋王被赵太后拖住,卫敬容免他赶得急,干脆让太监到寿康宫门口等着,叫他先去赴宴,晚些再来。

    赵太后从来办的都是这些小家子气的事儿,卫敬容又怎么真的会计较这些,她差了人好去,生气的就又成了赵太后。

    含元殿前是正元帝宴请群臣,卫敬容也一样在云梦泽边设下宴席,此时春光大好,池阁边柳拖银线花绽新红,开了蓬莱殿的二十四扇雕花门,就在殿前水台设宴。

    一众命妇都在等着,卫敬容也早早就到了,杨妃却姗姗来迟,她是跟赵太后一道来的,杨妃惯会在赵太后面前卖好,赵太后虽然也不见得有多喜欢她,可一来她姓杨,二来厌恶卫敬容,就愿意给杨云翘体面,把她带进带出。

    她们同来倒没什么叫人惊诧的,让人目不转睛的却是杨妃身上那条裙子,宝华灿烂,贴金铺翠,外面竟不穿外衫,只罩着一件珍珠串成的衫子,轻纱披帛,梳了高髻,头上一朵金花,艳妆而出,把满座的女眷都比了下去。

    徐充容抬头看见,怔在当场,杨妃额间点了花钿,人未至香先至,这一身妆束,瞧不见人脸就已经先叫人想到了神仙妃子。

    徐充容细细抽一口气,侧目去看卫敬容,只见她目光微凝,心中叹得一声,皇后娘娘已经是绝好的脾性,亘古难觅的贤德性子,杨妃如此作态实是叫人可厌了。

    这些日子正元帝就没踏进过珠镜殿的大门,除了到丹凤宫,便是到淑景殿来,徐充容两只手交叠在身前,立起来给太后行礼,想必今日之后,陛下又要少来了。

    卫善脸上微微带笑,没想到杨云翘这么快就落了套,她喜好奢华的性子从来未成改过,原来是有姑姑压着,后宫妃嫔也绝不可攀比衣饰。

    等到秦昱登基,她当了太后,衣要美食要精,尚衣局绣娘从早到晚针织不断,一餐膳食从吃到撤,热菜源源不断往上端,光禄寺的御厨便扩充二百来人。

    命妇嫔妃见着杨妃的裙子也有人心生羡慕,卫善一扫而过,发现忠义侯夫人的脸色尤为难看,先是蹙眉而后才又端着笑脸迎接妹妹。杨妃这一条裙子,也不知道是杨家费了多少钱换了来的。

    沈青丝一条裙子价值万贯,内库里唯一一件又赏给了卫善,杨云翘到此时也不知道为甚正元帝恼了她,可她从来就只有这么一个办法,这才花了高价买来布料,盛妆而出,艳惊四座。

    后宫摆宴,总有人会报到前头去,正元帝喜好什么,最清楚的不是正妻卫敬容,而是这个跟了他最久的宠妃。

    卫善不作声,卫敬容虽心知不妥,可今日是为着儿子侄子庆功,也不好当面斥责她奢华太过,暂且忍下,下阶去扶着赵太后坐到首位,宫人传菜开席。

    杨云翘自然是很美的,她小女儿似的爱俏,天生就有一股娇憨气,一颦一笑尤胜二八少女,这条翠襦裙里原来箍着马尾毛,是前朝宫中时兴的模样,她把里头的马毛一根一根的抽掉,这条裙子便贴身起来,更显得腰细如柳。

    凭着这条翠羽裙,杨云翘大出风头,夜里正元帝便宿到她宫中去,卫善还当姑姑总要不悦,在丹凤殿里陪了她许久,哪知道她依旧看文皇后的书卷,看罢叹息一声:“上有所好,下必甚之。”

    卫善早就知道了,沉香再去尚衣局取新裳的时候,便打听到杨妃取了一条裙子来,要尚衣局的宫人改换式样,抽掉马毛,让裙幅舒展起来似绿水碎萍一般,上身还做了一件软红纱的轻薄衣衫,好似粉荷初绽。

    卫善还想宽慰姑姑两句,可卫敬容全无妒忌之心,卫善上辈子不懂得□□,到这辈子也还不懂,只见过碧微对太子哥哥念念难忘,白天黑夜都要给他留上一盏灯烛,知道两心相知是再容不下别人的,姑姑这样子,瞧着便只是敬重,并没有爱慕之心。

    第二日下了朝,正元帝没往珠镜殿去,反来了丹凤宫,才刚进宫门脸上便压着怒气似的,皱了眉头把胡成玉的奏疏递给卫敬容,让她看今岁采选的事。

    卫敬容心里已经有了章程,这是她该开口的事,也没甚好推却的,取过奏疏来看,一面看一面点头:“胡大人说得极是,只在京畿采选清白人家女儿入得宫来便是。”

    前朝选采女劳师动众,每一选便要满五千之数以充后宫,这些后宫女子有人一生到白头也未能见过皇帝的面貌,既要充盈后宫,也得兼顾民情,何况各处地方也无闲钱送这些采选女子进京。

    这些许多人进得宫来,要安排住处,要裁衣做鞋,还要食米食面,宫里要拿出多少钱来养活这些人,卫敬容虽见丈夫隐忍怒意,可当说就要说。

    谁知道正元帝却不是为了这个发怒,精简采女本就是他的主意,胡成玉的奏疏也很详尽,他恼的是袁礼贤,大殿之上竟论起了后宫事。

    这许多国家大事未定,却去议论一条裙子,竟然还有人附议,把一条裙子看作了祸国灭家的根由。

    正元帝把满腹不快说给卫敬容听:“我看袁礼贤读书读得傻了,些须小事也扯上家国,难道天下豪富之家便不吃油不穿绸了?”

    卫敬容听他说上两句,才知道是昨天那条裙子惹下的是非,她顿一顿便道:“依我看,袁相说的很是。”

    卫善捧了托盘给正元帝奉茶,托盘里五六只点心碟子,雪花酥甘露饼是卫敬容爱吃的,肉裹小饺千层油饼是正元帝爱吃的。

    他看见卫善便想起王忠说内库也给了卫善一条裙子,被这一茬,满腹火气没发作出来,见卫善还是一身旧衣,问道:“赏了你的那条翠羽裙呢?怎么不穿?”

    “我听说,一件翠羽裙要伤百十只鸟儿的性命。”卫善不说翠羽奢华,也不说铺金缀珠所费甚巨,只说伤了鸟儿性命。

    正元帝地动之时降生在佛塔寺,出生便是佛家的记名弟子,赵太后这才捐钱修庙,一年之中正元帝还要跟着吃几日斋,卫善话音才落,便见他脸色回转,跟着又道:“我穿了一件,宝盈宝丽也要做上一件,旁人见着也要再做一件,伤的就不是百十只鸟儿的性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