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凤凰台 > 7.下药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凤凰台 !

    这个封号原该是上辈子出嫁的时候封的,那时卫家七零八落,卫善也曾经揣测过,也许是病榻上的正元帝,终于有了一丝悔意。

    没想到正元帝会突然就提了她的封号,这个封号此时给和出嫁给的意义大不想同,卫敬容先是欢喜,跟着又叹:“这是你爹的恩德。”

    卫善上辈子跟正元帝也就这几年的相处,后来姑姑失了圣心,卫家也在朝中举步维艰,她在正元帝面前自然谨慎小心,一句话不敢多说,一步路不敢多走,就怕触怒了他,连带着姑姑一起受气。

    一开始是不必她提要求,后来是她不敢再提要求,没想到一枚鱼符轻松到手,卫善这才知道自己一直都错估了父亲在正元帝心中的份量。

    缠住姑姑说一说当年的旧事,卫善从来没有提过父亲,小时候倒曾经问过,每每一问,姑姑和叔叔都先红了眼眶,叔叔就加倍宠爱她,要什么给什么,姑姑更是千依百顺,唯恐她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

    于是卫善便不再问,怕惹了亲人伤心,此时不得不问,卫敬容果然红了眼圈,拿帕子按一按眼睛:“你生得,倒比你哥哥更像你父亲,瘦了就更像了。”

    生女肖父,卫善见过父亲的画像,家中祠堂供奉着父亲母亲的画像,这两个她都不记得了,哥哥倒还能记得一些,也记不真切,只说娘是很美貌的,爹就跟画像上一样,不像个武将,像个文人。

    诗书画卫敬禹样样了得,诗稿在家中还有旧藏,写的《实纪》《武略》两本兵书,是他二十岁那年集先人之经验,再加自己的见解与实战写就的,一写就写了十年,这两本书就是卫家子弟的起蒙书。

    说是祖父赏识正元帝,是先识再赏,先识人的就是亲爹卫敬禹,教他识字教他兵法,看待他和看待亲生弟弟卫敬尧没有差别,若没有他,也就没有正元帝了。

    两人相差十岁,正元帝刚刚学字,卫敬禹已经手上掌兵,可惜死得太早了,若是他在,卫家万不至于到后来那般田地。

    卫善听完讲古,王忠也送了金鱼符来,这回已经改了称呼,称卫善作公主,既是公主便可择宫室而居,王忠事事仔细,卫敬容一问,他便搭着手笑眯眯的道:“看公主喜欢什么地方。”

    正元帝没有公主,儿子也只这几个,后宫又没几个嫔妃,多的就是住的地方,前朝修的那些个亭台楼阁,原来都是住满的,此时几乎全都空着,卫善封了公主,直到出嫁之前,就要住在宫中,自然由得她先挑。

    “原先的宫室是怎么分派的?”公主除了享食邑之外,身边还要配齐人员,她手上能用的人就多了,办些跑腿打听的小事,总是足够的。

    正元帝给了这么大一个好处,卫善也不能任性妄为,问了王忠,王忠便笑:“前朝的帝姬们是住在凤阳阁里的,那地方还未修整,有几处好的公主尽可选一选。”

    凤阳阁里原先住着十一位公主,俱是前朝末帝的女儿,城破之日,这些帝姬有的死了,有的比死还不如,凤阳阁便一直都空关着。

    王忠报了一连串宫殿的名字,宫城里还有许多未修破败的地方,大军入宫之时,把御桥上的石板都踏碎了,皇后的甘露殿到现在还没拿出钱来去修。

    卫善想一想点了仙居殿:“我喜欢地势高的地方,就这儿罢。”

    王忠立时吩咐人去收拾,又调拨了些太监宫人去侍候,带了素筝和冰蟾去布置屋子,随着封号还有一大批的赏赐,内库总管一样样挑最好的呈上来,专在卫敬容跟前露一露,再送到仙居殿去。

    仙居殿地势高,树木茂盛,引水环绕取其清凉,再往后就是含冰殿,是夏日里消暑的地方,河道通往云梦泽,离跑马场也很近,这些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仙居殿不远处是九仙门,出了九仙门,就到了外宫城,出去就是卫修当职的禁卫军了。

    她要出宫要传话,或是卫修送些什么进来,都更方便些。

    “这地方也太偏了些,你就还住在望仙阁里有什么不好。”卫敬容倒不愿意她搬得太远,卫善“扑哧”笑一声:“如今还有我的地儿,往后姑姑再有了小皇子小公主,偏殿可不得派上用场的。”

    卫敬容脸上一红,她跟正元帝多年夫妻,在一处的日子倒不多,也难得有缱绻的时候,自己如今还年轻,确是想再添几个孩子的。

    立国十年,这些年还四处都有战事,搬进宫城来也不过是这两年间的事,去岁就有大臣进言该选采女,被正元帝拒了,今年是不能再拒了,这回再拒,皇后便该出面了。

    头一年拒是让天下人知道当今皇帝不是好色之人,第二年再拒,皇后若不出面,便是皇后失职了,已经三月,想来没多少日子就要选采女进掖庭了。

    卫敬容想想侄女儿年纪渐大,常住偏殿也确实太委屈她了,派了身边的宫人去仔细挑选家具铺设,这些往后就都算给了她的:“我记着库里有两座玉兰灯座,善儿怕黑,把这个挑出来给她。”

    卫善挨在姑姑怀里,想到自己已经是公主了,碧微也是要封公主的,两人正好住在一处,才提了一句,卫敬容便拍她一下:“她若是个好的,一处玩便罢了,若不好,这许多功勋家的女儿,也都能与你作伴。”

    封作公主的旨意先颁下来,公主是怎么个待遇却还得细论,本朝还未有公主,先定出章程来,以后添了公主才好配齐人员按年发俸。

    卫善旁的还没拿到,先得了一枚公主金印,她身边侍候的人依次排开下拜,从此就改过称呼,卫善发了一拨赏赐,还记着吩咐了小顺子的事,等发了赏,小顺子果然来回禀,从袖子里拿出一封奏疏来。

    “这是往弘文馆寻了个博士抄来的。”小顺子再识字,也不能碰公文,这些博士同文渊阁里那些又不同,是专门誊写公文的,年俸不高,使几个钱便肯替人抄书,何况是卫善要的公文。

    卫善应一声,小顺子接着又说:“今儿辅国公二公子在值,忠义侯二公子并未在值,奴才还打听着,两人是错开当值的。”跟着偷偷看卫善一眼,见她不十分满意的样子,又道:“咱们家的二公子当差仔细,忠义侯二公子有大半时候是在值房里歇息的。”

    卫善一听立马改了主意,打他一通虽然痛快,可一是她手边没人,要打杨思召一顿,施行不易,但又不能让他这么好过,她冲小顺子招招手。

    小顺子弯腰小步到她身边,卫善压低了声儿:“你有什么作弄人的法子没有?”

    素筝冰蟾两个正为移宫作预备,把卫善平日里爱玩爱用的都先捡出来,她这些年也攒了许多东西,也得一并都带过去,两人都忙着,身边就只有沉香,她听见了只咬唇笑一笑。

    小顺子立时道:“那得看公主想怎么作弄,依奴才看,春日里易躁热,不如给忠义侯二公子滑滑肠子。”

    卫善笑了:“你可能办得好?”春日本就易感,吃错东西拉拉肚子,也是常有的事,虽不解恨,总比常看他在宫里晃悠要强。

    小顺子细眼一眨:“值房里添碳烧水本就是奴才们的活计。”提了壶进去添个茶再寻常不过,加了茶再把茶壶拎出来,茶也吃到肚里了,东西也没留下。

    卫善方才露出点笑意,沉香便摸了个几个银珠子赏给小顺子:“你去办罢,办得好了,公主还要赏你。”

    小顺子磕了个头,把银珠子揣进兜里出去,素筝这才过来:“公主吩咐了什么?虽然闹,也不能闹得太过了。”

    卫善一想到杨思召一趟趟跑净房的样子就想笑,虽没在他手上吃过什么亏,可迫嫁一事,她是绝不会绕了他的。

    身边这几个人,素筝冰蟾两个倒像是姑姑派来看着她的,沉香落琼因年岁小些,倒能听她的话,小顺子算是机灵,以后多跑跑腿,教调一番也可以派些事给他。

    最好是能从卫家调两个人进来,这事儿还得求叔叔,要两个武婢进来,她看着源源不断的赏赐搬进宫殿,让素筝把黑纱金线都预备起来,真的做出要绣经的样子。

    调了金砂一个字一个字描上去,这是个细活,卫善天生性子就不静,描了两个就揉起手腕,这时便显出素筝的好处,她针线活计极好,卫善干脆把这活交给她,放下绸帘,自己卧在榻上,去看袁礼贤的奏疏。

    看了两行,便从躺着到坐着,一行一行反复细读,袁礼贤怪不得能从四官之中脱颖而出,原来肚中不光有诗书。

    开国之初,宰相未定,正元帝想效仿前朝设四位老儒封作春夏秋冬四官,四位老儒都是名扬天下有学问的人,可才设了两年,正元帝便只用袁礼贤了,另外三位还干回本行去教书。

    卫善把这一封千字不到的奏疏看了两回,心里倒可惜起来,袁家若早知以后就谋反的罪名按在头上,还不如就回龙门山开馆讲书去了。

    她一回神,就见素筝已经绣了一行,个个字都只有龙眼大,按这么个绣法,等太后回来,这三尺绢纱就能送上去了。

    沉香在窗外冲卫善招一招手,卫善抿着嘴笑起来,立起来整整衣衫,对素筝冰蟾说道:“我去找哥哥,你们忙着。”

    沉香身后就跟着小顺子,小顺子压着声儿蹦豆子似的一连串报给卫善听:“可巧今儿是望日吃面,肉卤调得咸了,忠义侯二公子连喝了一壶茶,这会儿正往净房跑呢。”

    这个热闹不亲眼瞧见实在遗憾,卫善戴着帏帽出了九仙门,小顺子一亮金鱼符,卫兵就退到一边,卫善先进院门,四处寻找杨思召的身影,还没瞧见杨思召就先遇见了魏人杰,他才轮值回来,解下佩剑拿在手里:“你怎么来了?你哥今儿不来。”

    卫修是被缠得没法子才调开了日子,自从两人在上林苑里画地为阵打过一仗,魏人杰就不肯放过他,天天逮着他一道打仗,院子门前的沙土上画的一道一道,两人一开打,就有人开赌,越玩越大。

    魏人杰万事不管,卫修却比他懂得些道理,只得躲了他,不同他一道当差。魏人杰一说起卫修不在,便觉无趣。

    卫善虚应两声,就见杨思召抱着肚子过来,一看见她先是眼睛一亮,跟着口里“哎哟”一声,夹紧双腿一步一步往回挪。

    卫善一句一句同魏人杰搭话:“我也是来了,才知道他调了日子当值的,你妹妹什么时候进宫来?我得了许多好玩意,叫她跟着你娘进宫,来找我玩儿。”

    两三句话间杨思召出来了又进去,进去了又出来,眼巴巴看着卫善,懊恼这番丑态全被她看见,卫善看他面上煞白,心里满意:“我哥哥既不在,那我回去了。”

    身子一扭,立时笑开,春日还长着,打定主意叫他时时拉肚,最好能叫他丢了差事,轻易不能再进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