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凤凰台 > 290.同心(此章百合)

290.同心(此章百合)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凤凰台 !

    正版网站隔日替换, 如在盗版网看见,你又为盗文站长吸走一滴血  “可不是,才还跟善儿争吃的,也不想想他姐姐病才刚好, 正是要补的时候。”卫敬容站到正元帝身边, 伸手要抱儿子过来,秦昰扭着身子不肯, 抱住正元帝的脖子不撒手,正元帝哈哈大笑。

    卫善站起来敛袂行礼,叫了一声“姑父”, 宫人奉了茶来, 卫善伸手接过递到案前, 正元帝看她一眼, 看她面容沉静去了孩气,竟没缠过来撒娇,颇为惊讶:“这才几日, 倒像个大姑娘了。”

    卫敬容微微一笑, 替正元帝试了试茶温, 正元帝许多年行军打仗养成习惯, 从来都吃急食,汤面送到手上就囫囵吃起来, 也顾不得烫不烫, 卫敬容怕烫了他, 试完了才递过去:“我也是这么说的, 眼看可要成人了。”

    一面说一面意味深长的看了卫善一眼,若是此番显儿大捷回朝,两人的亲事也可再提一一提了。

    一人一眼把卫善看得醒过神来,过去这时候,她正挽着正元帝的胳膊讨这个讨那个,全是小女儿模样,这么一想,便坐到姑姑身边。

    正元帝一口气把一盏茶吃尽了,秦昰眼巴巴盯着,看他咽下去了,学着他的模样一声长叹,正元帝最喜欢他这模样,蒲扇大的手轻拍他的脑袋:“臭小子。”说着一把拉住卫敬容的手:“你替朕养了好儿子。”

    卫敬容一怔,卫善“哎呀”一声,笑着凑到正元帝身边:“可是哥哥们大捷?怪道今儿一早起来,廊庑下的喜鹊就吱喳不住,原来是给姑姑报喜来了。”

    哪里有什么喜鹊,可大捷却是真的,卫善自醒来,就一直盼着这一天,卫敬容一听,一双凤目盯住正元帝,正元帝微微点头:“我家好儿郎。”

    卫敬容一手抚住心口,眼圈都红起来,不曾说话先要掉泪,继子养子一起出征,一个往南一个往北,一块大石挂在心口,这下总算落地。

    一道去的还有卫家人,卫敬尧和卫平,哥哥儿子侄子一道出战,她怎么不挂心,闻言就拉住卫善的手:“你哥哥们都要回来了。”

    卫敬尧是卫善的叔父,卫平是卫善的亲哥哥,她还在襁褓中时,父亲便战死了,母亲伤心太过,一病不起,撒手离去,她这才被送到姑姑身边。

    卫善“扑哧”一笑,往她身这一凑,挽了她的胳膊:“这可好了,姑姑发的愿菩萨许了,玉皇寺的菩萨们个个都有金身了。”

    卫敬容伸手捏了她的鼻子:“才说你是大姑娘了,怎么又混说起来。”

    卫家是不信佛的,可赵太后笃信佛法,正元帝又在寺庙里,一生下来,就是佛家的记名弟子,他虽不信那泥胎木塑,却是孝子,听见卫敬容要捐金身,笑得更加欢畅:“也好,叫娘高兴高兴。”

    卫善只作娇憨模样,笑嘻嘻看着正元帝,伸手讨赏,正元帝正在兴头上,此番太子得胜,卫敬尧也出了大力,张口便吩咐大太监王忠:“王忠,你看看库里有什么给她的,挑好的。”

    这个时候的正元帝是很喜欢她的,也一向拿她当女儿看,姑姑的第一个孩子就是个女儿,怀孕的时候时值战局混乱,业州眼看就要守不住,颠了一路逃到锦州,这个孩子是被车马硬生生颠出来的。

    生下来便体弱,没能养住,卫善就是这时候被叔父抱给姑姑养的,从走路到说话,打小就长在姑姑跟前,算是正元帝的半个女儿,不论卫家后来如何,正元帝对她确是好的,到后来冷落皇后,疏远卫家,也一样给了她公主封号,让她自贞顺门发嫁。

    秦昰学着卫善的样子讨赏,扒了正元帝腰带上一块玉佩下来,卫善一眼瞧见他腰上那只黄绿面子的荷包,上头绣了一对儿鸳鸯鸟,一看就是杨妃的手艺。

    卫善瞧见了,卫敬容自然也瞧见了,可她只看过一眼,不以为意,点点侄女的额头:“你哥哥们的好事,你讨什么赏赐。”

    卫善笑一声:“我也不白白讨赏,我也有东西给姑父的。”

    正元帝此时心情大佳,也很有闲情同她逗一逗趣,笑问道:“是什么东西,不好的我可不要。”

    卫善呈上一对儿荷包,一绣金龙一绣金凤,黑底金绣,腾云而来。

    这对荷包是为了正元帝生辰预备的,是生病之前卫善做的,病愈后她又添了两句诗,用黑金双股线绣了“手挥大风平天下,脚踏日月定乾坤。”

    此时献了出来,取了金龙的那一只,磨着正元帝系在腰上:“我绣的不好,姑父可不能嫌弃。”

    凤的那只自然给了卫敬容,替她亲手系上,元缎裙上系上金绣荷包很是醒目,卫敬容拿起来端详一回:“竟绣得这么好了。”

    “这么巴掌大一块,大年下一直做到这会儿才得,拿这个换赏,可不亏吧。”卫善知道姑姑万事不过心,不介意荷包鞋子这些小物,她看杨妃便是大妇看妾,同她计较就是失了身份,可卫善却不能当作看不见,让杨妃拿这些琐碎小事压过姑姑一头。

    今日要去上林春苑赏花,宫中各殿一早就要起来梳妆描眉,昨夜正元帝宿在杨妃宫中,一早起来换常服,系上什么他自己怕也不知道,可落在人眼里,便不是这个意思了,宫苑内外都传杨妃盛宠,为的还不都是这些姑姑不曾放在眼里的小事。

    秦昰换上小骑装,架着小弓箭,绕着正元帝跑前跑后,被正元帝抱着上了龙辇,秦昰一扭头不见母亲,叫了一声,正元帝伸手就要拉她上来,卫敬容待要后退,被卫善一把扶上了去。

    帝后同辇而出,到上林苑中正元帝换马,皇后便坐着皇帝御辇进苑,一干命妇跪拜相迎,卫善扶着姑姑的手迎她下来。

    秦昰早已经蹭到正元帝马背上,夸下海口,说要骑着马去追兔子,他人虽小却已经懂了道理,看卫善用荷包换了赏赐,也不肯白拿,说要捉只兔子送给正元帝,童言童语自然惹得正元帝大乐。

    上林里早就设了凉棚黄帐长案,桌上堆了一碟碟冷热点心,海棠玉兰山樱榆叶此时开得正好,满眼望去红红白白,山坡草丛间花树一片接着一片,卫善就挨着卫皇后坐在侧边,除了命妇,正元帝的宫妃只有寥寥几个,杨妃也就在皇后一人之下。

    她生得肤白娇柔妩媚婉转,是忠义侯杨云越的妹妹,卫敬容在后方守家,杨家却把这个妹妹送到了正元帝身边,一路跟随征战,倒比卫敬容陪伴正元帝更久,生的儿子秦昱已经要十二岁了。

    杨妃容貌娇嫩,儿子都这样大,娇羞的模样倒还似处子,穿着轻嫩颜色,腰上挂的便是成双成对的鸳鸯荷包,说起话来也是娇娇柔柔,用她不谙世事的口吻:“卫姐姐可来了,我都等急了。”

    卫敬容待她一向宽容,她也确是不知事的模样,万事都不懂,忠义侯夫人多少回进宫替她告罪,具是些不大不小的事,这话一出口,忠义侯夫人赶紧道:“娘娘恕罪。”

    卫敬容笑一笑:“我甚时候计较过,云翘这个脾气我很喜欢,你回回这么小心,就是跟我生份了。”说着举起金杯,她一举杯,底下人纷纷举杯敬她。

    卫善也举起杯子来,借着举杯挡住视线,一口抿了才尝出她跟前摆的是樱桃甜酒,她从小爱吃樱桃,别个都吃金华酒茉莉花浇酒,她桌前这一壶怕是姑姑特意吩咐了的,姑姑瞧不见杨妃那对儿荷包,倒记挂着替她要一壶甜酒。

    卫善鼻子一酸,再抬眼看杨妃,想起她得势时的张狂模样,她终于脱掉了这一身轻嫩娇柔的画皮,穿着太后的冠服往小瀛台来,要卫敬容给她下跪磕头。

    卫善心潮起伏,手指紧紧扣住金杯,她从小瀛台出来的时候,杨妃已经死了,死时尊荣无限,以太后礼下葬,秦昱还替她修了长生祠,也不知道那些长生祠砸干净了没有。

    卫善一直盯着杨妃看,卫敬容倒奇怪起来:“善儿这是怎么了?”

    卫善连忙回神:“杨娘娘的裙子真好看,我也想要一件。”虽值初春,满座里穿上轻薄春衫的却只有杨妃一个,新裁宫衫纤腰细,乌黑细发上插着一支宝石流苏步摇,娇俏妖娆。

    几个命妇听了便笑,卫敬容也笑起来:“让尚衣局也给你裁一件就是了,待你哥哥们大捷回朝,你穿一身喜庆的迎迎他们。”直到此刻她才把两个儿子打了胜仗的消息透露出来。

    丈夫跟着出征的武将夫人们个个大喜过望,道喜声不绝于耳,杨妃却脸上一红,她虽生得年少,到底也快三十春秋了,卫善一个未及笄的小女孩子,开口要跟她穿一样的衣服,怎不脸热。

    道喜声还未完,正元帝身边的大太监王忠又来报喜,见了皇后满脸喜意下拜,口称大喜,报道:“晋王殿下寻回前朝十四枚金印。”

    前朝末帝都没能逃出青丝宫去,可前朝金印却一个不见,里头就有传国玉玺,正元帝一直在寻找这枚玉玺,晋王找回来的十四枚御印,实是一桩大喜事。

    满座相互敬酒一团和乐,卫敬容捏一捏卫善的手:“你也去找你哥哥们玩罢,记着不能着风,可不许你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