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凤凰台 > 279.拉拢

279.拉拢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凤凰台 !

    正版网站隔日替换, 如在盗版网看见,你又为盗文站长吸走一滴血  杨宝盈一走, 杨宝丽拎着裙子跟上,杨思召见卫善身边水都泼不进, 也觉无趣, 三人一走, 花树下便只留下对头卫魏两家,卫修魏人杰常年比武常年平手,刚刚比箭又是平手,大眼瞪大小, 一时之间倒不知要说什么。

    卫善左右看看,把手一挥叫来宫奴:“去要一只羊来, 咱们烤羊肉吃。”

    宫奴四人抬了一只褪毛洗净的黄羊来,粗木铁架早早预备好了, 躬身回禀:“齐王殿下在前头玉台烤了羊肉。”

    “他烤他的,我烤我的, 你去取些蜜来”齐王就是秦昱,卫善上辈子忍这些杨家人忍了十年, 卫家此时如日中天,要她再忍,却不能够。

    卫善虽不惧见秦昱, 可厌他至极, 招手把卫修拉到身边, 替他倒酒, 怀仁怀安两个前后张罗,不一时花树前就架起凉棚设下红帐,专给卫善和魏人秀两个用。

    肉还没烤好,卫修魏人杰两个都不说话,只顾闷头吃酒,卫善左右看看,问卫修道:“大哥可给家里写信了?”

    卫平和魏人骄同在军中,卫善一问,魏家两兄妹都抬起头看过来,把卫修看得身上一麻:“前儿才收的信,还问你病好了没有,说给你带了些好玩的事物回来。”

    卫善抿唇笑了:“那便是大获全胜了。”要是苦战,卫平哪里有心思收罗这些哄小妹妹玩儿。卫善一笑,魏人秀也笑起来,她哥哥是头一年随军出战,两个小辈都是从偏裨小将做起,魏宽还道,若是杀敌的时候输了卫平一点,就不许儿子进门了。

    四人面上都有喜意,这么两家人坐着,还是头一回,连宫人太监都不住打量,也不知道这两家怎么能坐在一起吃酒。

    羊肉烤得“滋滋”冒油,宫奴翻转一边,切下上头刚熟的脆皮,盛在碟中送到案上,卫善病中吃了连月的白粥,好不容易闻着油味儿,早就馋了。

    她今天挑破了杨妃的小机巧,又给了杨宝盈没脸,心里十分舒畅,一口嚼了脆肉,卫修看妹妹这个吃相,知道她是馋得很了,把羊肉切成细条,摆上银签给了一碟卫善,想想又切了一盘子给魏人秀。

    魏人秀脸上一红,看卫善都不顾及吃相,也放开来吃,卫善又问宫奴要来了樱桃酒,才饮了几杯,宫奴又来请:“齐王殿下请郡主赴宴。”

    卫善皱起眉头,人都凑在一起,这种机会秦昱是不会放过的,非得搞个诗会不可,学着史书上那些个七贤八贤流杯作诗,做得不好就要罚酒。

    太子秦显武功了得,晋王秦昭一个养子,呆在正元帝身边也学了一身功夫,偏偏秦昱也不知道像了谁,武艺十分不济,他也知道自己拳脚上没有天赋,一门心思钻进诗书里去,只要人多,就要作诗。

    “宋翰林在不在?”卫善挑起一块羊肉,送到嘴边,装模作样问上一声。

    “宋翰林和袁公子俱都在。”袁家二子一女俱都长于诗文,宋溓又是袁礼贤的学生,秦昱怕是脑子不好,这三个人在场,他还想作诗。

    “你告诉齐王殿下,既然袁家师兄妹都在,我便不去出丑了。”卫善夹枪带棒,至于秦昱这诗会还办不办得下去,她便不管了。

    宫人还没走,魏人杰便笑起来:“这话要是当场说那才痛快。”他最瞧不上秦昱做酸诗的模样,杨家也算是武将出身了,虽是后来的,也曾拼杀过,不想几个小辈一点没有根骨,文不成武不就。

    卫修还想问问妹妹今儿怎么专跟杨家的过不去,可是杨家人办了什么事,当着魏人杰的面又不好问,只把烤肉串在签子递给卫善:“善儿多吃些,你都瘦了,我爹回来见着,又要心疼。”

    卫善是卫家的明珠,宫里只有她一个女孩儿,卫家也只有她一个女孩儿,父亲死后,哥哥年幼,是叔叔得了辅国公的爵位,到如今也不肯住到正屋里去,请立世子,立的也是兄长的儿子卫平,反跳过自己的儿子卫修。

    卫善把那一碟子肉都吃了,吃完了才道:“等叔叔回来,我回家去住几日。”

    辅国公府里没有女主人,卫善亲娘病逝,婶婶宋氏在卫修七岁的时候也生病过世了,卫敬尧一直没有续弦,辅国公说是国公府,里面住的全是大老爷们,后宅空荡荡,一个理事的女人也没。

    叔叔看到她瘦些都要关切,他要是知道她最后被迫嫁给了杨思召,也不知道得心疼成什么模样,卫善喝一口酒,把心底酸涩压下去。

    她自醒来便一直在想卫家该当如何才能逃过这灭顶之灾,连着几日把一桩桩事联在一处,方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时满眼看不见的小事,恰恰是无数火星,等朔风一起,便把卫家一把烧了个精光。

    当务之急虽是太子被害一事,可这些小处也一样都不能放过。

    卫善后来虽然知道太子被害与杨家脱不了干系,可到底也没能拿住实据,那时太子出征,跟随的就是叔叔卫敬尧。

    太子摔下崖去,叔叔身上挂了绳索下崖去找,寻了十几日都未寻着,却有流言说是卫家想奉卫皇后亲生的皇四子当太子,这才下了毒手。

    姑姑听见噩耗一双眼睛都差点哭瞎,却还要担此污名,杨妃素服白衣跪在玉阶前替姑姑辩白,把不能宣之于口的流言坐实,跟着杨云越又请立皇后嫡子秦昰为太子。

    一桩桩事想起来都压在心头,等到秦昰食饼而亡,两夫妻最后一点牵绊也没了,姑姑连这个皇后都不想做,三十来年不曾信佛,却去吃斋念经。

    若是碧微在,两人还能商量一番。

    卫善收起心思,问了一个她一直想问的人:“我听说,太子哥哥招降了姜家。”

    魏人杰拿巾子擦拭刀刃,就着刀口大块吃肉,就着壶嘴吃酒,咕咚咕咚喝下去半壶,闻言抬头:“你的消息倒灵通。”

    天下四处起兵反夏,卫家是一面大旗,正元帝后来又自立一面大旗,姜家也是一面大旗,姜远原是蜀地一个读书人,还考过前朝科举,得过秀才的功名。

    天下大势所趋,秀才竟也揭杆造反,他懂些兵法,家里又薄有资财,占了蜀地这块易守难攻的地方,被人称作隐德先生,势大之后又被拥立为王。

    若是姜远一直活着,那块地方还攻不下来,可姜远死了,他的地盘兵丁,被帐下大将占了去,反而把姜远的夫人子女扣押。

    姜远无意扩张地盘,减免徭役抽税极少,自己本就是秀才,对读书人更是极其礼遇,以仁德治蜀,声望极高,死得不明不白便罢,儿女夫人又是这般遭遇。

    当日正元帝还想效仿三国,一直与姜远有书信相通,两人还曾一起联手打过前朝流兵,约定以后互为唇齿之国。

    待正元帝打下大半江山,就盯上了蜀地,姜远身死的消息传来,那是上天把这块锦绣地盘送上门来,现成的好把柄怎么不用,打着故交旧识的名头发兵,秦显的兵还没攻到城门口,里头的兵丁就开城门迎接。

    姜远长子已经被杀,夫人跳了城门,余下一子一女都还年幼,秦显才把人解教出来,姜家幼子就奉上一封降书,归附正元帝。

    正元帝本就有此意,就是不肯降也要劝他降的,姜家当真不肯,那乱兵之中刀箭无眼,姜家幼子死了也就死了,把女儿接回来,给个封号撑门面未尝不可。

    但姜家肯降,还肯放低姿态,一封书信写得情真意切,把当年那点通信的情谊写成了通家之好,兄弟之情,把正元帝称做叔父,请叔父照管后生晚辈。

    正元帝心中欢喜,姜家人还没到京城,就已经封了姜家幼子顺义侯。

    卫修还待不说,人前议论正元帝总归不妥,魏人杰却一五一十全说了。

    这些事卫善都是知道的,有些是她自己打听的,有些是碧微后来告诉她的,碧微就是那个护住幼弟的姜家女儿,她终于又要见到她了。

    “真侠女也!”卫善放下银签,再听一次,依旧要赞这一声,她话音才落,魏人秀笑起来:“我哥哥也是这么说的。”一面说一面拿眼去看魏人杰,魏人杰飞快扫了卫善一眼,又侧过头去,不

    肯承认自己说过这话。

    卫善原是京中最耀眼的贵女,直到来了个碧微。她小的时候从不肯服气,也不觉得碧微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偏偏太子哥哥竟这么喜欢她。

    那时候卫善已经知道姑姑想把自己嫁给太子了,正元帝态度暧昧,既不点头也不否认,她便以为自己总是要嫁给太子的,心中自然更加厌恶姜碧微,等到姜碧微成了秦昱的侧妃,她就更厌恶她了。

    一边是替太子哥哥不值,竟为了这等女人反抗婚事,可谁能想到,碧微以身饲敌,为的就是替太子哥哥报仇呢。

    卫善突然抬头,目中生光:“等这个姐姐进了宫,我要同她义结金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