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凤凰台 > 236.马场

236.马场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凤凰台 !

    正版网站隔日替换, 如在盗版网看见,你又为盗文站长吸走一滴血  卫善回想着前世样子, 让开了祠堂几扇门, 家里统共只有这么几个人,叔叔怕是来不及回家了,大哥二哥和她,三个人也不分男女, 依次排开,在拜褥上跪下,给祖先磕头。

    卫家祖父的画像就挂在正堂中, 红蟒衣玉腰带,祖母也是一样穿着一品命妇的鸾锦冠服手握玉轴, 两边还挂了几轴小像,祖父祖母在业州还在旧坟在, 这几个人都只有衣冠冢。

    就是业州那一战,卫家人折了大半进去。

    卫善卫修早都不记得了, 卫平却还能记得,可当时太小,只记得是怎么奔逃的, 父亲的亲信护卫护着姑姑妹妹和他们兄弟两个, 跟难民们一同逃出城去。

    等到正元帝领着人马从青州赶回来救援, 业州早已经城破, 正元帝收拢了余下的兵士, 卫家余下的三万人马和他在青州征招的五万人马合成了大军, 当时攻打业州的是甘州周师良,前些年也已经降了大业,正元帝把他调离甘州,这件旧事哪里还有人提。

    卫家是家祭,除了家祭之外,陛下总要赐下东西来,祭奠卫璧卫敬禹卫敬舜,皇帝的东西才到,各家也有东西送来。

    袁礼贤胡成玉一向跟着正元帝,同卫家是没有多少交情的,送了祭品来的反而是魏家,两家一家在街这头,一家在街那头,都是大宅,隔街相望,平日却从来都不来往,只有清明这一天,魏宽会让人送几叠纸过来。

    在外头是绝不肯承认是对卫家有什么别的意思,只说儿子读了卫敬禹的书,也算是半个师傅,别看他是粗人,也得讲道理,敬师还是知道的,这才送上几叠元宝几扎花楼,叫卫家人一并烧了。

    别个问他儿子一样读书怎么从不肯祭孔子洐圣公,魏宽两只牛眼一瞪,就差吹他的大胡子,张口就把一干文臣都给骂了进去:“谁他娘爱吃冷猪肉,你爱吃你吃,干老子屁事。”

    卫善还是头一回知道魏家给自己家送过东西,魏家后来如何,她已经不记得了,要是活着,说不定能还能给卫家烧烧纸,倒是正儿八经的香火情了。

    卫善自春日宴之后还没见过魏人秀,别家送了东西来,也不能让人空手回去,卫善吩咐道:“家里的有做好的桃花细粥,飞燕乳饼,装两盒子当谢礼,总不能年年都白拿人家的纸。”

    卫修拦了她:“送过,不收。”

    卫管事也不是不懂得道理的人,大户人家那些交道,卫家在业州的时候就常办,哪里会疏忽,可魏家也不是一般人,好好送礼上门去,就能被人给扔出来。

    卫善想得一回,吩咐沉香:“你去我屋里,把那只风筝寻出来,再拿一盒茉莉宫粉两色胭脂,连着点心一道就说是我送给魏家姑娘的。”

    除开魏家也有旧部曲送东西来,这些卫善全不知道,等礼单一样样送到她面前了,她才知道原来卫家还这许多旧人在。

    卫善有些吃惊,心里更信哥哥卫平当时走脱必是逃走了,想到总算还有一个卫家人在,竟眼眶一酸,跟着又掐自己一把,如今一家俱在,以后也必是一家俱在的。

    她问起卫管事回礼怎么办,原来没有女主人,卫家只能干巴巴的回些点心吃食再加两坛子酒,既卫善开了口,她又肯管这事儿,便打着她的旗号,说是家里由公主打理,回些妆花缎子胭脂水粉去。

    卫管事心里自有一本帐,只原来无处施展,再没有一窝男人还给别家的女眷送些缎料的,既卫善在,他便细细说了,这些人家,谁家有女儿的,谁家有夫人的,谁家还有老母在堂的。

    卫家库里好东西很多,山参药材不必说,缎子头面更加多,挑贵重的药材,鲜亮的花缎,给合适的人回礼。

    东西虽小,越是精心就越是看重,卫善旁的还拿不起来,可年节里看卫敬容赐东西却是看了好几年的,她虽不能厚此薄彼,可细细掂量也能体味出不同来。

    卫善点完了礼,这才跟哥哥们坐下吃冷食,卫平再没想到妹妹突然之间就长大了,他走的时候,她还浑不懂事,让他回来的路上带些好玩的给她,要不然卫平也不会费尽心思弄了两只越鸟来。

    谁知道她说大就大了,一通百通,卫平大奇:“我们善儿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他一说,卫修就点头。

    三个人围着圆桌坐着,卫善坐在正当中,鼻子里哼哼出一声来:“我就要十三了,就在姑姑身边,看也看得会了。”

    卫平卫修谁也没长这根筋,这些细碎事务一向是管事在打理,既有人管,又没出差子,家里谁也不问,看着办就是,没想到这一问一答,竟还有这许多弯绕。

    卫善叹一口气:“往后便是我不在家,也这么回礼。”

    卫管事也跟着松一口气,应一声是,又把算过的日子告诉卫善:“四月初十,四月二十三都是适宜动工的日子,大姑娘看看,甚时候动工好?”

    卫善要在家里住到四月十五,要动土她的屋子也是要动的,这事儿宜早不宜晚,就定在四月初十,浴佛节之后第二天就动,她看着这些东西就仿佛看见一道道参卫家的本子。

    卫管事是跳开了卫平卫修问的,卫家这些年也没个女主人,终于又有了个能管事还能管得好事的,他低声应了赶紧下去办,要买石灰木料,还得请工匠泥瓦匠,一桩桩事都要赶紧办下去。

    连着三日城里都有踏青折柳,卫善好容易回家来,兄弟两个又都有闲,便带她出城去跑马,卫善一身青色骑装,乌发挽起,头上只戴着一只青色柳枝,是拿青纱裹在细枝条上做的仿生柳,染着一点点鹅黄,看着青翠欲滴。

    甫一出门走上长安街,马就被人堵住了,卫平也不呼喝,就跟在人后慢慢溜达,反是行人见着这一行人华服宝马,自行避开。

    进出城门都有规矩,自西门出,自东门入,卫善便在她西门边遇上了魏人秀,她把帏帽纱帘掀开一角:“你也出城?”

    魏人秀倒没戴帏帽,她也不必带,两个哥哥一左一右,一个是凶神一个是恶煞,哪个敢看她一眼,被魏人骄一瞪,能吓得翻倒过去。

    魏人骄跟卫平很不对付,卫修见着魏人杰就牙疼,卫善骑着马挤进去,魏人杰拉开马走远几步,就见妹妹和卫善亲亲热热说起话来。

    魏人秀正自无聊,看见是卫善立时笑了,别家小娘子都结伴出游,只有她独个儿没人相请,还当卫善总要跟杨家姐妹一处戏耍的,不成想竟在这儿遇上了她,脆生生应了她:“晋王请我哥哥打马球去,我也跟着去看看。”

    这许多人不好说私房话,她还想谢谢卫善送来的风筝,还有些个宫粉胭脂,本来爹是不欲收的,她才刚一委屈,娘就依了,爹更没话好说,让她挑些好东西回礼。

    “你送我的那支花钗真好看。”她说喜欢就是真喜欢,同杨家袁家的姑娘都不同,杨宝盈杨宝丽两个非得挑些小毛病出来,譬如花打得太密,花朵太小,金子太轻。袁姑娘是金银不上头,玉钗竹钗方合她的心意,只有魏人秀,她说喜欢,立时就戴在头上。

    卫善笑了:“你这个跟我的是一对儿,我有一支烧蓝宝石的。”还告诉魏人秀:“我哥哥也替我造了一张弓。”

    弓是卫修拿回来的,卫家本来就是行伍出生,也没什么难的,叫人做了一张小弓,打了一对剑,卫修又亲手替她扎了个草靶子,就连卫敬容都会些,卫善不会,也是在姑姑身边养得娇了。

    卫善没练过,但准头很足,四步之内的靶子是必中准星的,四步之外箭就碰不着了,既是臂力不济比准头不济要强得多,卫修掂一掂那弓:“你在家就搭着箭练,也不求你练得手上长眼,能拉个三四力,也算足够了。”

    卫善这弓是特质的,算得轻巧,拿在手里久了,她便准头不济,要练箭先练力,正元帝能拉开十二力的弓,太子秦显更强些,能拉开十三力的,至于魏宽,天生神力,到现在也无人知道他最多能拉开几力的弓。

    魏家两个儿子也一样力巨,就连魏人秀手上也很有力气,卫修这么说,是怕卫善辛苦,他和姑姑想的一样,姑娘练什么箭。

    魏人骄一听便“哧”了一声,魏宽五大三粗,手上的箭却能射出一百五十步,魏家儿郎都长于骑射,这却不是卫平的长项,听见他给妹妹做了一张弓,先笑一声。

    卫平倒好涵养,听当没有听见,妹妹难得这么高兴,也不知道她怎么就跟魏人秀交上朋友了,两个小姑娘在马上还在换荷包里的东西,守城的兵丁一见卫平先给开道,让她们先出城去。

    一行人打马缓缓往前行,出城一路上都有小贩挑着担子卖寒食饼青白团,还有卖竹骨风筝的,巴掌大的一小只,牵在手里,有的还系上小铃铛,风筝飞出去便“叮叮”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