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凤凰台 > 232.地动

232.地动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凤凰台 !

    正版网站隔日替换, 如在盗版网看见,你又为盗文站长吸走一滴血

    进了大门便脱下帏帽,心中一叹, 这头一样,便得把这府邸违制的地方都改过来,屋檐藻井都得拆了, 门前牌坊也得拆掉,无人有空,便由她来。

    到了后院她才下了马车,她的院子, 在府中风光最好的地方,原来是代王妃的屋子,轻纱屏金玉饰, 十二扇紫檀透雕大红纱绣花草屏风隔开内外, 踏进去便是嵌牙钿罗拔步床, 落地穿衣镜, 珐琅墙饰半花瓶,从纱橱到镜子,处处显出富贵以极的气像来。

    屋里的东西按着卫善的喜好重又摆设过,玉瓶里插着新芍药, 一盆白玉带一盆醉仙妃, 卫善要回来住上几日, 素筝冰蟾便先出宫布置一番。

    卫善早已不喜欢这样华丽过份的屋子了, 可这些都应当很合她过去心意的, 侍候她衣食住行再没有比素筝冰蟾更衬心的。

    但这两个也是姑姑的耳报神,她办小事被姑姑知道且还罢了,给杨思召下泻药的事,知道了顶多领一个小过,办大事是再不能叫姑姑知道的。

    屋子改制是头一件,里头雕花廊画抹不掉,藻井却是一定要拆的。第二件就是赶紧挑两个武婢,这两件摆在眼前倒还不难,难的是怎么说服哥哥找人盯着杨家去。

    卫善解下披风递给沉香,擦手净面之后便先往祠堂去给爹娘上香,祠堂正中摆着的卫家先祖的排位,到最末才是父亲和母亲的画像。

    两人画在同一张画上,这画据说是娘亲笔画的,画了疏疏几杆竹子,父亲正执笔,母亲在添墨,两人相互对望,情意缱绻。

    卫善早已经想不起爹娘的样子来了,哥哥倒是记得,卫善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八岁了,只说母亲又温柔又美,卫善最像她的是一把乌发,母亲还会弹琴,业州家中后院有个藤萝架子,底下架着秋千,春天开花的时候,母亲会摘下花来做藤萝饼。

    卫善没有吃过藤萝饼,她喜欢这些的花馅点心,小姑娘家都爱吃甜食,宫里也就常做了给她,她小时候听哥哥说过一句,从此就不肯再吃藤萝饼了。

    卫修替她点上三支心字香,卫善接过来便知是大哥预备的,父母案前香从来也没换过,紫茉莉将开未开的时候摘下来,沉香劈开层层相间,花事一过,心字香也就做成了,这是母亲最喜欢的。

    把香举齐到额头,心中默默祝祷,若是父亲在天有灵,保佑卫家不重蹈覆辙,拜上三拜,这才起身,把紫茉莉香□□白玉香炉里。

    等到她回到院中,沉香落琼早就收拾好了屋子,知道她喜欢屋里透亮,把窗都打开,暖风过处落下点点落瑛。

    屋里的地衣铺了两层,最底下是红毡,再上头是黄底红色缠枝花的,卫善眼睛一扫,便能数出无数违制的东西。

    府里还是卫家那些旧人,从业州跟着到京城来的,管事的就是怀安的爹,她领着卫管事往正堂去:“叔叔哥哥在外,姑姑在宫里一直都惦念着,只抽不出空来打点,既我回来了,也该理一理,把这些违了制的东西都收到库房里去。”

    卫管事一怔,这座王府没遭过兵祸,当时留下便是给国公爷的,里面件件家具器物都是全的,甚个屏风宝座,甚个金漆雕龙交椅,这些都还摆在正堂上。

    连皇城都遭抢过一回,这儿却好好的,也难免多些扎眼的东西了,屋里华贵些还不打紧,兵祸起家的,哪个家里没一库好东西,客堂书房还有檐上的兽首清清干净便是。

    这些工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挑破土动工的日子,还要到工部去把代王府原来的旧图纸都寻出来,卫修一听奇怪起来:“怎么竟想到这些了。”

    卫善抿抿嘴巴,就是此时想不到,想到的时候已经晚了:“甚事都做在前头,也没甚不好,给姑姑少添些麻烦,前儿一条翠羽裙子都闹得那样,咱们家这些,不比裙子扎眼?”

    卫善手指一伸就点在紫檀木屏风宝座上,除宝座脚踏之外,另有两只仙鹤一对儿熏炉,前头还有两个垂恩香筒,这就已经僭越了。

    屋里头要收拾的东西算多,要紧的改门改道,卫善一一吩咐,卫管事口里应了,还等着卫平回来再定夺。

    卫善说上一句,怀安便记上一行,整个院子逛了个大概,兄妹两个坐在亭中,卫修此时年少,却也不蠢,原来想不到这些,是立国十年,前头几年都跟正元帝住在一处,也是攻占下来的王府,住了这许多年,还没往上头想过。

    卫善一提,卫修便道:“可是你在宫里听着了什么?”

    卫善也不点头:“仔细些总是好的。”沉香托青玉盘来,里头是两只光面碧玉茶盏,卫善怕烫,打开茶盖儿任风吹温这才入口。

    “我听说袁相在修礼定制,非等得律条定下来再改不成?”兄妹两个说话,怀安就在一边听着,回去又告诉他爹,赶紧请人算日子好动工。

    说完了这些卫善便又吩咐厨房做些清爽小菜,等卫平回来立时就能吃上热的,行军打仗要么吃干粮,要么吃肉干,难得回家便吃些汤水,春日里白虾做成丸子汤。

    庄上送来的肥白鱼嫩子鸡和鲜竹笋,准备各样精肥肉,夜里吃包儿饭,卫善知道今儿送活鱼来,一时兴起,换下衣裳,亲自去了厨房,挑了一条肥白鱼儿,要亲手片鱼脍给哥哥们吃。

    卫修以为小妹只是指点厨房,她年岁大了,也该懂得些厨事,怕小妹有不如意的地方,等哥哥回来要捶他,跟进去一看倒傻了眼,卫善正卷着袖子,手里拎着一条活鱼。

    卫善挑了一只肥白鱼儿,拎起鱼尾摔在案上,把鱼摔晕过去,刮开鱼肚,切下鱼头,清水一过,让沉香捧一只琉璃盘子来,一柄银刀把腴鱼片成薄片,似重瓣雪花万寿菊那样叠在盘子上。

    卫修看得目瞪口呆:“你从哪儿学了杀鱼?”

    卫善哪里会做饭,她脚没踏过厨房,手没碰过菜刀,看她这样顺手,显是杀过许多回了。非但卫修惊讶,沉香也瞪大了眼睛,她日日侍候着卫善,丹凤宫的小厨房她进都没进过,日日要喝的细粥,她也不知道是经了多少道工序才磨出来的,又是从哪儿学来的杀鱼?

    卫善眼都不眨:“春日宴的时候看宫奴片的,这有什么难的。”

    她说得理所当然,连沉香都信了,这些鱼片好了淋些酸桔汁沾上小虾酱,味道还更鲜美,不等卫平回来,卫修先吃了一碟儿,觉得妹妹果然是个学武的材料,刀这么快,手还这么稳。

    一面吃一面许诺她:“你想学武就学上几式,我叫人给你造一幅弓箭,再打一对剑,姑娘家走些轻灵的路子。”

    卫平到家下马,把马鞭子递给帐前吏,卫管事便把卫善要拆藻井兽首的事告诉了卫平,卫平一怔,秦昭先笑起来,两个一向要好,卫平回家吃饭,把他也一并带了回来,听见卫管事回报,也跟着讶异:“善儿果然懂事了。”先想到这一节的竟是小妹。

    卫平的眉头却没松开,上回听妹妹说了半句语意不详的话,已经疑心她在宫里日子过得不畅快,刚一回家就想着要拆房子,她从来不是这样的性子,必是受了委屈了。

    大步进门却见弟弟妹妹两个坐在八角亭里的小桌上吃红丝水晶脍,丫头们怕她受了凉只开了半边窗,两个丫头立在她身后,一人手里捧着巾子,一人手里托着金盆,预备给卫善净手。

    鱼肉肥厚满是油脂,卫修筷子一点点,半碟子都吃尽了,余下的一半儿在小炉子煮的鱼骨汤上涮一涮,熟了就进嘴,味儿比生的又不同,没人在家两个小的作了主,还让怀安捧了一坛子酒来,两个人正商量着吃酒,被卫平逮个正着。

    一巴掌拍在卫修头顶上:“小妹才刚病好,怎么让她在这里吹风。”

    卫善已经病愈一月有余了,病里瘦了些,病好之后人又开始抽条,旧年的裙子都短了,连鞋都紧窄了,可哥哥姑姑都觉得她是病得辛苦所以才不长肉了,天天想着要给她补一补。

    她对着卫修有许多道理,对着卫平又成了听话的小妹妹,才还闹着要吃酒,看卫平来了,立马把筷子放下,又叫丫头搬凳子来,又吩咐沉香烫酒,等卫平坐下,才看见后头还跟着秦昭。

    秦昭已经拿起牙箸挑了一片晶莹鱼肉,送到口中嚼起来:“甚时候还添了一个鱼脍师傅。”

    自前朝起人多爱吃鱼脍,青鱼鲤鱼片得薄似蝉翼,宴上待客总有一道金齑玉脍,蒜姜白梅栗黄金橘做成酱沾着吃。

    这白鱼从庄上送来已经饿了几日,嚼在嘴里清甜爽口,秦昭才吃了一片,卫修嘿嘿一笑,指着卫善:“这是咱们家新请的鱼脍师傅。”

    秦昭挑眉看她,卫善也不客气,奉着琉璃碟子送到他们面前,怕他忘了允诺自己的事儿:“吃了我的鱼,可得依我。”

    秦昭半点不客气的吃了一盘,然后相邀:“我刚得的庄子,想在寒食节办一场马球会,到时候你们可都要来。”

    正元帝有些讶异,可这是讨母亲欢喜的好事,卫敬容跟着又道:“我思量着既是作功德的事,母亲又是整寿生日,捐金身给佛祖,也得降恩惠于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