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凤凰台 > 198.夫妻

198.夫妻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凤凰台 !

    正版网站隔日替换, 如在盗版网看见, 你又为盗文站长吸走一滴血  一回到丹凤宫卫敬容便歪在榻上,一只手撑着头靠在明黄绣金线蟒钱迎枕上,叫宫人奉上茶来,吃上一口吩咐道:“挑几匹绢给徐充容送去。”

    卫善赶紧上前替她揉额头:“姑姑不须烦心,姑父不肯答应的。”觑着卫敬容的脸色, 在她耳边轻声道:“要是真答应了, 也没什么不好。”

    答应了反而比推拒了更好些,赵太后必会一力抬举她娘家侄女, 赵家手里攥着一个空爵位, 杨云越手里可是有兵的,杨妃还有个儿子,拿赵太后去压杨家, 卫敬容也好松快几日。

    可正元帝最怕外戚弄权,此时已经心生警惕, 往后连卫家他都多加防范,何况是赵家, 他对赵家本来也只是面子情。

    卫敬容摆一摆手:“我哪里是担心这个, 他答应不答应,受埋怨的也还是我。”看着侄女大了, 倒能跟她抱怨几句,比身边无人可说要好得多了。

    卫善略想一想道:“我看是姑姑叫祖母过得太舒心了。”就是过得太舒服了, 才成天没事吃饱发撑, 要让她多操心几回, 也就没精力干这些事了。

    “慎言!”卫敬容点一点她:“惯得你不知道轻重了,这话也是你说的。”左右一看,几个宫人都低下头去。

    “我不说,还有谁来说。”卫善坐在姑姑身边,卫敬容就是太正了,魏宽嘴里卫家人的奸滑,在她身上半点没有。

    赵太后看着难缠,其实是个听风就是雨的性子,身边宫人这许多,找两个往她耳朵里吹吹风,还有什么办不成的。

    卫善看一看姑姑宫里挂的“正身谨心”四个字就想叹息,这是前朝贤后文皇后写在《训诫》第一页上的四个字,她原来也是这么相信的,所以上辈子才吃这么多的亏。

    卫敬容长眉一蹙,卫善放轻了手劲,又让素筝去点安神香:“姑姑要不然就躲躲懒儿,再不然……我听说丽山青丝宫的温泉极好,祖母老人家一路舟车劳顿,正该去泡一泡解解乏。”

    “丽山宫苑一直未曾修葺过,怎么能住人呢。”当年大军进城,在宫城里未能捉着末帝,却从青丝宫里捉到末帝和沈青丝,两人还泡在芙蓉汤里吃得烂醉洗鸳鸯浴。

    里头旁的事不好跟卫善多说,但宫殿被劫掠一空却是真的,西南宫室烧成一片焦土,也拿不出钱来修整,一直就这么空关着。

    “虽未修整过,总有几处好的地方,泉眼也是通的,奉祖母去泡温泉乃是孝道,姑姑从胭粉钱里出一些,收拾收拾,祖母只有高兴的。”赵太后刚刚捐了两万贯钱修佛塔寺,那是正元帝降生的寺院,大臣们都睁一只闭一只眼,如今皇后出钱修温泉,为着太后不受病痛之苦,大臣们自然也没话好说。

    卫敬容还从没想过要把赵太后支出宫去,听见卫善说了,方才思忖一回,赵太后年轻时候操劳,年纪大了便有些腿痛风湿,丽山的宫殿一直都未曾修葺,几座泉眼却是通的,池子淘干净,拿帏帐围起来,送太后去泡温泉,实是孝道,大臣也不能说正元帝贪图享乐。

    她皱皱眉头,丈夫对亲娘一向孝顺,为着亲娘吃了诸多苦头才把他养大,卫敬容进门之前就已经知道,当时还想把赵太后当成菩萨供起来,如今想想才是可笑,菩萨泥胎木塑,供一尊菩萨是天底下最容易的事了。

    卫善知道此时姑姑还拿不准主意,也不着急,等赵太后替兄长弟弟侄子外甥要官的时候,姑姑一提,正元帝自然就答应了。

    赵秀儿就在寿康宫里住下,旁的赵家人却没能进宫来,拉拉杂杂一大堆,带着妻儿家小,恨不得把整个家都搬来,不在乡间当田舍翁,非得跟着进京,要当官老爷。

    正元帝一听来了这许多人,先自头痛起来,再听得竟然还有个“表妹”要当娘娘,啼笑皆非,一下朝便往丹凤宫来。

    看妻子撑着头,知道必是同她纠缠一番,坐到她身边:“娘有什么话你也别放在心上,她从来都是这个脾气。”

    卫敬容早知道了,哪里能从他的嘴里听到一句赵太后的不是呢,可话也依旧要说:“我哪里是在想这个,是替你犯愁呢,母亲带了这许多人来,可怎么安置?”

    把皇宫当作是原来业州的旧居,凭哪一个乡下亲戚来了,都要住在家中,虽说皇帝也有几门草鞋亲,可皇宫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来的地方。

    正元帝一噎,他深知赵家人是没什么见识的,既无见识,又不肯安份,今天不说贵妃,就是当个充容修仪,只怕也要打着名号办下糊涂事来,已经是太后母家,怎么竟这样不知好歹。

    “慢慢打消娘的念头就是。”心里也知道自己亲娘难缠,他略坐一坐,还是要去太后处请安,也就必然要见那位表妹了。

    卫敬容送他出殿门:“你今儿往徐充容那儿坐坐去罢,她也实在是委屈了。”

    正元帝才去了一刻,又风风火火回来了,看模样倒像是逃跑,赵太后一张口,除了让儿子娶侄女,就是替哥哥要官,当年贫时借的半斗谷子,今天却要用爵位来还。

    卫敬容把心一平:“这些事合该交给礼部,让朝臣们去议,议出结果来再报给母亲听。”

    正元帝在她跟前也有些话不能说,赵太后张嘴便是卫家都是辅国公了,自己的娘家也封个公当当有什么不成,侄子们也都一并进宫当差,卫家有的,赵家自然也该有。

    正元帝才说了一句卫家有功,赵太后便哭起来,数着自己年轻守寡把儿子拉扯到大,兵荒马乱提心吊胆,没想过还有一天能过富贵日子,儿子发达出息了,却与自己不亲近了,正元帝没了法子,可又不能松口答应她,只好赶紧逃走。

    正元帝听了卫敬容的话叹息一声:“只怕议上来的,娘也是不肯答应的。”袁礼贤必然要进谏,他咬定该以功论赏,赵家有何功德,能指望着封公,赵太后怎么能肯,她还想让她兄弟作官老爷升堂呢。

    卫善一直在边上侍候着,替了瑞香结香的差事,倒茶绞巾子递香糖,原来这时候她都会退出去,知情识趣,不该听的便不听,此时却知有些话她不说,姑姑是不会说的,递上茶盏就把胳膊撑在牙床小桌上,两只手托了腮,眼睛溜溜的转。

    正元帝看她这模样就拍一拍她的脑袋:“你这丫头有什么主意不成?”

    卫善笑一声:“当官嘛,名头好听就是了,齐天大圣也不过是弼马温。”说着吐了吐舌头,偷眼去看卫敬容。

    上辈子赵太后又哭又闹又跳,除了恨卫敬容还恨上了袁礼贤,最后依旧讨到一个思恩公的爵位,搭一个花架子,里头是空壳,又有什么要紧的。

    正元帝哈哈一笑:“善儿才看了几天书,倒长进了,这么看着,袁礼贤还不如你。”袁礼贤性子太正,过于刻板,虽是办事上的一把好手,但在这些小处也分寸不肯让,赵太后要闹,袁礼贤要顶,把正元帝夹在当中。

    “我明天请袁相夫人进宫来,同她说一说,陛下也别在朝堂上为这些小事争执。”虽已立国十年了,可到近些年来才刚刚安稳,法典要修,科举要开,赋税要定,徭役要征,周边还有些未能收拢的土地,国家大事还没论完,哪里分得神来讨论这些小事。

    正元帝握了妻子的手,却依旧嘱咐一声:“娘这两天要是心头不舒爽,你也别同她计较。”

    卫敬容把他送到门口,知道这几日他是不会往杨妃那儿去了,又跟结香瑞香几个对一对给卫善的东西,到快掌灯时分才得闲翻出字牌来,教儿子识字。

    不意秦昰竟然都会,问他,他便说是姐姐教的,卫善把绣经书的活儿交给了素筝,自己亲手给秦昰做了一对儿虎头小鞋子。

    原来侄女还小,看着一团孩气,有些事有些话卫敬容都不问她,没想到一转眼就懂事起来,卫敬容伸手摸一摸儿子的头,这次显儿回来,也要同他提一提,两个孩子若是乐意,婚事也不是不能提的。

    卫善此时却专心打起要去会一会杨妃的主意,她拥着锦被,乌发散在肩上,叫来沉香:“你找一匹颜色好些的销金素纱,我明儿要去杨娘娘宫里讨个新样子。”

    阖宫之中最会打扮的就是杨云翘了,她旁的甚都不会,心思全花在穿衣梳头抹胭脂上,卫善也爱打扮,新制的宫裙,头上的花钗,原来也常往杨妃宫里走动,她这么说,倒无人起疑。

    第二日卫善身边只带沉香,叫她抱着宫缎,去之前让小顺子去给杨思召的茶里下点料,免得在珠镜殿里碰见他。

    卫善把那块料子抖开,比划着要做什么样的裙子,杨云翘梳了个高髻,衣裙轻薄,腰束长带,行动之间好似仙娥,额头上点了花钿,着意打扮了正等正元帝过来。

    可正元帝这两天是不会来的,卫善说了一通抱着料子要走,杨妃果然忍耐不住,问她道:“昨儿太后娘娘宫里闹成这样,陛下可说了什么?”

    她眉尖一蹙,眼里便似要流下泪来,卫善等的就是她问这一句:“姑父一向孝顺,我听说已经让礼部议章程去了。”

    是给官还是封妃她没说明白,杨妃却只当是要封妃了,本来只她一个妃子,如今又来一个,揽镜自照无人有她颜色这样好,可那是太后的侄女,连皇后都要礼让几分……当真进宫,她贵妃的称号便捞不着了。

    卫善还没走出珠镜殿殿门,就见杨妃身边的宦官李朝恩一溜儿小跑往前三宫去了,卫善心情大好,一路笑盈盈回了丹凤宫,往牙床上一坐,跟卫敬容道:“我想去飞龙厩挑一匹马来,跟哥哥学骑射。”

    卫敬容正看礼部议出来的章程,把这烫手的山芋又扔到了吏部,果然袁礼贤把爵位卡得很紧,想着赵太后又有一番好闹,正自头痛,听见卫善这么说,头也不抬:“这有什么难的,让你哥哥陪你去就是了。”

    卫善换上骑装出殿门,就看见正元帝往丹凤宫来,脸色很不好看,见着卫善一身骑装手执马鞭的样子,神色一松,冲她点点头往殿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