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婚过以后 > 55.五十五

55.五十五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婚过以后 !

    晋江独发, 此防盗因您订阅率不足全文50%, 速去订阅回来即看。

    “算了, 这么晚有什么剩的对付吃点呗。”图子歌妊娠反应本就不舒服又饿了再加上睡不好,小脸白得没血色。

    “剩的不要想, 其它的你会做什么吗?”周凌川微低着头看她。

    图子歌伸手拿出压好的面条:“我会煮这个。”

    “我来吧。”已经四点多,他也不打算再睡,再者不能刚来住第二天就让图子歌饿肚子。

    两人刚说上几句话, 管家刘叔就过来把这差事揽去。

    图子歌跟着周凌川身后上了楼,“不好意思又给你吵醒了。”

    “没关系。”周凌川拿过图子歌放在床头的那本书, 打开台灯随意翻看。

    图子歌原本要在房间里吃面的,周凌川说会有味道影响心情, 丫就事儿多, 她只能下楼吃。

    回来后周凌川还在看书,她走了过去在他旁边坐下,凑近小脑袋看着书的内容。

    “这书写的什么啊。”她再笨也不会真的以为是写修摩托车的。

    “一周之后你要告诉我这书写的是什么。”周凌川语气淡淡,没有被影响睡眠的烦躁,只是带着一股淡淡的疏离感。

    图子歌鼓着腮, 冷哼一声。

    “图图,你现在不适合骑车出行。”周凌川视线落在纸页上,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开口道。

    “我尽量坐公交了,还要我怎样?”她哥也说她,不骑车真的很麻烦。

    周凌川起身下了楼, 不一会儿上来递给她样东西, 她定睛一看是车钥匙。

    “给我的?

    “恩, 车在楼下车库里,出行注意安全。”他昨天让人准备的,回来时忘了给她。

    “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又给钱又给车。”

    周凌川一脸清冷,“你现在是我太太。”

    “欸,你这算是给彩礼吗,啧啧,貌似嫁给你也不错嘛,这么豪。”图子歌美滋滋的接过车钥匙,嘿嘿一笑,“周凌川,我不会开车。”

    “……”

    图子歌在周家住了四天,周凌川睡了四天沙发,和关正初打了几次照面人家压根不鸟她,这样更好她也不用热脸往上贴,省得麻烦。

    原定周末两家人一起见面,结果周凌川行程变动临时要出趟差,估计要几天能回来。

    见不见的倒无所谓,见了面关正初拿那副嘴脸对她哥,她怕自己忍不住呛回去。

    周凌川不在家,她跟他说想回正安胡同。

    得到应允图子歌高兴得很,开开心心的目送他出门,巴不得他一直不回来。

    周凌川走后,图子歌就完全放飞自我,出了周家视线就飞奔起来。

    她不会开车,周凌川给她车也没用。

    她最爱小电摩,但是现在她哥看得紧,钥匙没收车锁进仓房压根不让她碰。

    何遇回来了,之前打电话也没来得及见上一面,图子歌出来就给他打电话。

    回到家,先把身上这些别扭累赘的衣服脱下,换上自己的背心牛仔裤运动球,瞬间一身轻松。

    她刚推开门出来,就见何遇从大门外进来。

    “哟,新媳妇回娘家啦。”何遇叼着烟,一副痞子样。

    “把烟掐了。”图子歌剜了他一眼。

    “忘了这茬儿。”何遇说着直接把烟弹开,伸脚踩灭。

    “还真黑不少。”图子歌端着一小盆水果坐在藤椅上盘着腿啃着。

    “半个月天天爆晒这都是好的,小爷我底子好,不然黑成炭。”何遇从盘子里拿了颗栗子,扒开栗子仁第一个却是习惯性递给图子歌。

    图子歌张开嘴直接咬进嘴里吃,手里拿着桃子继续啃。

    “我走这么几天你就结婚了,小爷我咋这么不适应呢。”何遇赤脚穿着趿拉板,斜倚在藤椅上。

    “没人跟你一块插科打诨你寂寞呗,姑奶奶我不跟你玩了,我现在得想着养孩子。”

    “都嫁入豪门了你还想什么,别瞎作,万一周凌川不要你,小爷可不接手。”

    “你丫就不想点好,不要也是我不要他好吧。”

    “得,你一点亏都不能吃,嘴上便宜也得占。”

    “画块饼给你我都嫌大。”图子歌躺在藤椅上架着腿晃动着。

    “对了,齐岩说不带团了。”

    “为什么?”

    “有个好机会,让他去国外带正规模特团队。”

    “好事儿,等下打个电话给他,前段时间他没少照顾我。”

    “恩,哪天找他出来喝点。”

    图子歌在周家住了四天没睡过一个好觉,回来后第一个晚上就从天黑睡到自然醒,她没认床这毛病那就是认人,因为屋子里多了个周凌川。

    她希望周凌川别这么快回来,这样就可以在家里一直住着,她每天都祈祷,你别回来你别回来。

    周凌川走了三天,图子安问她时,她才想起这几天压根没跟周凌川通电话。

    回到自己家睡得自己床,图子歌明显状态好了很多脸色恢复血色精气神也很饱满。

    周末约了程清如来家里,她明摆着给程清如和图子安创造机会,她要不打这通电话,图子安甭想着能主动一次。

    她把图子安和程清如一起推出去,让他们去买菜,晚上要吃大餐。程清如鲜少逛菜市场,但是和图子安一起走出去,街坊邻居看过来的眼神都带着真善美。她想过,这种日子她能过得了,也很喜欢。

    转眼这一周就过去了,周凌川走了五天还没动静,她倒是不急,不回来最好。

    周二下午,齐岩打电话说晚上聚餐让她一道过来,她正想着要跟齐岩见上一面,自然便应下。

    小电摩进了冷宫,她只能坐地铁,还是那些穿得习惯的装扮,图子歌背着挎包,脚下一双帆布鞋。

    齐岩订的地儿在北四环水立方旁边的酒店,图子歌知道团里人不差钱,齐岩也是年收入七位数的人,但这里她是万万不舍得。

    图子歌直接进的包厢,齐岩正和人说话,见到她来了冲她招了招手。

    “齐哥,听何遇说你要走了。”图子歌跟大家打了招呼后,在齐岩旁边坐下。

    “是啊,有个机会还不错总得试试。”

    “这么好的机会一般人得不来,以后成了大牌经纪人可别忘了咱们。”

    齐岩一听乐了,“哥哥要是能成大牌经纪人,第一个回国就签了你。”

    “哈哈哈,我离成名只有一步之遥。”图子歌上扬着眉弯,笑眼眯成一个月牙,两个小酒窝笑得格外的好看。

    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不想后来却成为现实。

    图子歌没想过自己会成名,齐岩也没想到自己真的捧了她,只是后来的事只有后来才知道。

    他们团规模不小模特有几百人,但真正签约的只有十几个,今天来了八个都是签约的只有图子歌不是。

    大家知道平日里齐岩对图子歌格外照顾,一是因为何遇,再者齐岩也觉得图子歌虽然牙尖嘴利,但小孩儿其实很好也想照顾她。

    大家上来就先干了一杯酒,图子歌想到医生的叮嘱,还是偷偷把酒倒了换成茶水,除了齐岩没人看到。

    齐岩戳了下她的脑门:“你那酒量玩这路子,干嘛。”

    “前段时间生病了,医生叮嘱我最近不让喝酒。”

    “怎么了?”图子歌突然就说不干了,齐岩也有段时间没见着她。

    “没大事儿,女人的小问题你懂什么。”图子歌嘿嘿一笑,冲他眨了眨眼。

    “哟,看着没,齐哥这要走了还是最舍不得小图图,俩人说悄悄话呢,齐哥,不舍得就带走吧。”大家打趣。

    齐岩看着大家其乐融融的气氛,他带的团这不是第一个,氛围却是最好的一个。

    “是挺舍不得大家,不过以后常联络,有事随时沟通。”

    齐岩和大家开喝,图子歌倒上茶水几乎没动,大家也不是劝酒的性子,谁愿意喝就喝,不喝没人催。

    一顿饭大家吃得差不多,然后有个同事从外面进来。

    “欸,你们猜我看到谁了。”启月两眼放光。

    “谁啊,这么兴奋。”

    “展会的林经理还有市场部的徐总监,大约十来个人吧。而且还有一个你们猜不到的人。”

    “丫别卖关子。”有人急了,催促着。

    “周氏企业大老板。”

    “周凌川。”所有人异口同声说出这个名字。

    启月猛点头。

    “豪啊,我上次会展看到他了,以前在网上看到过相片和真人比起来差远了,又有型又有范儿年轻多金还超帅。”有人啧啧称赞两眼放光。

    “这要是能攀上点关系,咱们以后活动还能少了?”

    大家七嘴八舌,图子歌扯着嘴角心下腹诽这丫回来怎么不知会一声,还是说压根他就回来没回家。

    图子歌脑子里转着圈,耳边嗡嗡作响。

    齐岩起身冲大家摆了摆手:“都矜持着点,没见过男人么?”

    “齐哥,矜持什么啊,周凌川在这儿我能直接往上扑。”唯唯捂着唇,娇笑着。

    “看你饥渴那样,哪个男人看了你扑过去都得吓软了。”芬达戳着她的胳膊吡儿她。

    “小心我扑你,看你能不能软了。”

    “我又没把,你当我电动的啊。”

    齐岩敲了敲桌子:“我去看看。”

    图子歌虽说也是市井小混混,但有时候听她们开起玩笑,她也挺难接受的。

    她从不参与这类话题,第一是她小再者也是聊不来。

    突然觉得,周凌川那天的质问也是有一定的道理。

    过了会儿齐岩回来,“我跟你们说,这是我临走给你们牟得最好的福利,待会过去大家嘴甜点儿,别动不动就生扑这类的。”

    “对,男人喜欢矜持点儿的。”大家哄笑着起身。

    图子歌不想过去,大家都跟着往那边走,她想要不要直接回家,齐岩给她拽住。

    “我还是回家吧。”

    “过去坐会儿吧,放心有齐哥在不让你喝酒。”

    图子歌也不好拒绝,便跟着齐岩身后最后一个进了包厢。

    包厢够大,二三十人的桌面正好坐下这些人。

    她进来,一眼便看到周凌川,他端坐在那儿不用说不用做,却蕴着浑然天成的强大气场,很难让人不注意到他。

    周凌川正跟身边的人说着什么,目光微垂,带着一丝倦意。

    大家分开坐,有人已经聊上了,齐岩把图子歌拽到旁边坐下。

    “周总,我先敬您一杯,感谢您对我们公司一直的照顾。”齐岩见周凌川不再说话,便端起杯子率先开口。

    周凌川听到有人说话便抬起头看过来,目光一扫便落在旁边的图子歌身上。

    图子歌看到他的目光看过来,还挑眉冲他一笑,装不认识什么的,多好玩。

    周凌川想到那天她提的约法三章,不公开不办婚礼不干涉对方,最后还补一条不睡同一张床。

    她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哪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事儿,周凌川唇角带着一抹无奈的笑,不明显很微妙。

    挎在周凌川胳膊上的小手没放下来,反而又往他身上贴了贴。

    齐紫涵听她哥齐君放说晚上这趴是给周凌川办的结婚趴,她不信,但又不得不信,只是没想到是图子歌。

    “凌川哥,你真结婚了?”齐紫涵声音有些哽咽。

    周凌川微微颔首,淡漠道:“图图,你们见过的。”

    “呵,我想过可能是梁余音,想过是程清如,想过许多个可能性因为我比不上她们,但怎么也没想到是她。”骄傲矜持都被委屈冲散,直白的蔑视有损大家风范却也没了冷静。齐紫涵怎么也没想到周凌川被一个她完全没放在眼里的女人抢了去。

    图子歌微微侧头,揪着小嘴,一副小委屈模样,“她的意思我不如她好呗?”

    “你哪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