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婚过以后 > 54.五十四

54.五十四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婚过以后 !

    晋江独发,此防盗因您订阅率不足全文50%, 速去订阅回来即看。  吃完饭又睡不着, 起来到门口溜达。

    “李大伯这么晚还遛弯。”图子歌穿着背心短裤趿着拖鞋在门口转悠。

    “天儿太热啊睡不着, 你咋跑出来。”

    “吃多了。”

    李大伯呵呵的笑着,“小馋猫, 比你家皇亲国戚还馋。”

    “谁说的,冬子最馋。”

    说说笑笑图子歌就遛到街上, 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 却莫名的不知何去何从。站了会儿,拿出手机给何遇发了条信息: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信息回来:还得几天, 你可别瞎折腾,如果非要做等我回去我陪你, 万一人家大夫问起你男人呢,我也好给你撑个面子。

    图子歌呸了一声:我哥让我结婚,他态度坚决, 我好像很难改变他主意。

    何遇立马电话打了过来,“是不是孩子爸爸?”

    图子歌蹲在街角,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拿根木棍在地上随便画着,嘴上恩了一声。

    “你怎么想的?”

    “我不想结婚,那次真的是意外,但是我哥态度坚决, 他不想我打掉孩子。”烦躁的扔到小木棍, 撅着小嘴一脸的烦闷。

    “你想打掉吗?”

    何遇的问题, 图子歌也想了很久, “我不知道,细想过有点胆怯又有点不知所措,虽说我小时候家里不幸,但这真真是打击最大的一次,很矛盾,我又不喜欢他,你说怎么办?”

    “啧,这事是有点难办,要不,跟我结婚,反正你也不会干涉我以后找媳妇。”何遇说着,嘿嘿一乐。

    图子歌知道他是开玩笑,也是宽她心:“得个媳妇还白捡一孩子,你想得美。”

    “那男的谁啊,我认识吗?”何遇老早就想知道这男的是谁。

    “周凌川。”都眼巴前了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图子歌就直接摊牌。

    “我去,周凌川。”何遇原本斜躺着,一听到周凌川蹭的坐了起来。

    “干嘛这么大反应,就因为是他所以我才没法说,稀里糊涂的,特么的我真是欠抽,那天我哥打的都是轻的,要是我有这么个不争气的妹妹我能往死里揍。”

    以往自个儿惹了什么事儿她都能自圆其说,架不住耍一耍就过去了,但这次性质不同。

    “姑奶奶,周凌川人家娶你你居然嚷嚷不嫁,你脑子有病吧,被门挤了,被驴踢了?”

    “被你踢了。”图子歌说着踢了下脚下的石子。

    “周凌川,那是什么身家啊?正宗富二代,上市公司老总,还天生一副好皮囊。这种人你不嫁,来来来,我采访你一下,你丫这么矫情是不是想嫁我啊,我告诉你甭想美的,小爷不娶你。”

    “呸,他什么身家关我屁事……”图子歌说到这里就顿了下,“你说的,好像有些道理哦。”

    “诶诶诶,顺着这条路下去,你就想明白了。”

    “想明白个屁,我原本是不待见他,后来是讨厌,现在是极其厌恶,想到他天天恶心。”

    “你那是怀孕反应吧,就会嘴上说。不是我马后炮,当初我就说你天天跟着他就不对,不会那会儿就盯上他了吧。”

    “你丫会说话不,不会说话把你丫嘴闭上,恶心我有意思么,我那不是为了我哥吗,谁知道特么的把自己搭进去了。”

    图子歌越说越心烦,索性直接挂掉电话自个烦去了。

    安静了几天,图子歌以为图子安把这事儿给放下了,毕竟这几天都没再提,她刚稍稍放轻松就被图子安拎出门。

    虽说不想去,奈何图子安是老大,她现在地位连皇亲国戚都不如,小馋鱼儿都不给吃。

    谁让自个儿犯了错,只能认怂。

    北京的交通拥堵起来堪比万里长城长,但公交线路却四通八达专用车道速度快起来,任旁边各种豪车气急败坏干瞪眼。

    天儿闷闷的热,午后的阳光像下火烤得铁皮跟烤箱似的,让人避而不及。

    图子歌和图子安坐上公交,空调开得凉爽解了午后炙热的烦闷,但图子歌脸色越来越难看,公交车走走停停,图子歌呕得差点儿吐了。

    图子安拧了瓶水给她,眼里满是心疼,但嘴上却狠劲数落她。

    国贸后身的咖啡厅,人不多很安静,空调开得极好,炎炎午后里难得让人舒服。

    周凌川西装笔挺,深眸如墨,架着长腿端坐于沙发前,什么也不说什么也没做,却散发着浑然天成的霸总气势。

    图子歌坐他对面,她瞟了他一眼又瞧着自个儿工字背心牛仔五分裤,脚下蹬着一双白色球鞋,怎么看这俩人也完全不是一路子。

    结婚,神经病!

    “今天约见商量一下婚事,你们有什么想法可以说来听听。”

    图子安与周凌川上次见面之后便没再通过电话,他也是想看周凌川的态度,他是嫁妹妹,不强求。

    他看似态度坚定实则也并非图子歌非嫁不可,他知周家人应该会有不同意见,毕竟家世悬殊,但在哥哥眼里妹妹永远是好的,即是周家豪门,也不希冀强扭的婚姻。

    “婚礼你们随意我没意见,我希望尽快些毕竟图图怀孕了。”

    “婚礼,操办起来需要些时日,会有些麻烦。”周凌川就事论事,坦诚布公。他周凌川结婚,可以轰动半个商业圈。

    “这个随你我没意见也不参与,你们可以先领证,我不希望别人说三道四。凌川,我你比较了解,如果不是事情弄成这样,我从没想过让图图嫁入你们上流社会,图图脾气火爆性子急,并不适应你们那种家庭,但事情俨然成为这种无法挽回的局面……”

    “我从未把你和图图与我区分成不同阶层的人,既然我提出结婚,你就不要多想。”

    “你家伯父伯母相必意见会很大,我们图家与你周家差距太大,但我把图图一手带大,我希望她能开心。”

    周凌川当然不会这么轻易解决,他妈妈在家又哭又闹又是骂又是打亲情牌,他放眼之处一片狼藉,佣人没人敢上前。

    他态度坚决,僵到最后只能大家各退一步,他答应回去住,除了这一件事之外以后在不触碰他底线时凡事由母亲说了算。

    “婚礼操办需要花费些时日,先领证也好,至于家里,昨晚已经谈过了,你不用担心。唯一一点,就是婚后我和图图需搬回老宅与父母同住。”

    图子安一听,眉头锁成个疙瘩。回去住,图图怎么轻松得了。

    周凌川见图子安担忧之意,他倾身把咖啡推到他面前:“图图的性格你需要担心吗?”

    “话虽如此,图图是我亲妹妹我怎么管教是我的事,但却难容其它人给她一丁点委屈。”

    周凌川点头:“我会处理。”

    两个男人几句话,图子歌的终身大事就敲定了,在此之间图子歌一句话没插上,也没人问她一句意见,她被真空了。

    谈完后周凌川有事先走,图子歌靠在沙发上咬着吸管,一脸不高兴。

    图子安低垂着脑袋,也是心事重重。

    两人一路无话,坐上地铁倒了公交回家。

    图子安去买菜,图子歌直接回了房间。

    图子安回来就直接进了后间厨房,乒乒乓乓一个多小时,过来敲门叫她吃饭。

    图子歌怏怏的爬起来推开门,看着桌上盛着菜的几个盘子,心里愧疚但更多的是感动。

    “愣着干嘛,洗手吃饭。”

    “哦。”图子歌去洗手,“哥,你不用每天都这么多菜,我吃不了,俩菜我都满足啦。”

    “你现在是一人吃两人的份,多摄取营养,对你和胎儿都有好处。”

    图子歌坐在图子安对面,冲他笑笑:“真是个好男人,清如姐瞎了眼看上周……”

    她的话戛然而止,上扬的小脸唰的落了下来,放下筷子低着头闷声不说话。

    “吃饭,别多想,清如那边我替你解释。”

    “我觉得自个儿特无耻,没脸见她。”程清如对她那么好,她哪有脸见她啊。

    “是挺无耻的。”图子安夹了块排骨放到图子歌碗里。

    图子歌嘴角抽搐了下,被骂倒觉得挺舒坦的。

    “我不想跟周凌川结婚。”

    “甭说废话,你不跟周凌川结婚跟谁结婚?”

    “反正我不想嫁给他。”图子歌闷头嘟囔着,她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图子安晚饭后就出去了,图子歌回了房间打游戏。

    图子安约了程清如,地点离程清如家不远,他找了个西餐厅先进去,过了会儿程清如才到。

    程清如提前结束会议就跑了出来,图子安能约她实在是不容易,她找他他就躲,主动约她实属难得。

    她来得并没有太晚,只是在车里多坐了会儿才下车。

    “不好意思迟到了,怎么有时间找我,有什么事吗。”

    图子安叫来服务生:“没吃饭吧,看看吃点什么。”

    “是饿了,一份西冷牛排,你呢?”她点了餐,抬头看图子安。

    “我吃过了,麻烦给我一杯清水就可以。”

    服务生拿着菜谱走了,程清如抬眼看他:“吃过了,那还找我,有事?”

    “你先吃,吃完再说。”

    程清如莞尔一笑:“有猫腻,别卖关子快说。”

    “你先吃,不急。”

    图子安冲她微微笑着,好看的眸子里有着温暖的光,程清如能感觉得到图子安的心,但也承受不住他时近时远的态度。

    程清如抿着唇点头说好,两人东聊西聊,聊工作聊生活聊有的没的。

    图子安发现程清如总是揉着手腕,才知道她才前几天扭到了,看出他的关心,她说不打紧过几天就好。

    牛排好一会儿才上来,图子安把咖啡推到她面前,自己接过牛排,仔细认真的替她把牛排切成小块然后才推给她。

    程清如托着腮,看着对面那个温暖又有些腼腆却格外细心的图子安,她知道图子安是喜欢她的,碍于什么她也明白,但他始终拒绝她也很受挫。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程清如小口嚼着牛排,图子安时不时把目光瞟向窗外,绚丽的夜色下,窗子上倒映着程清如的侧脸,那么美好。

    “图图怀孕了,周凌川的。”

    “什么?”程清如震惊。

    不想起床,但肚子咕咕叫,手指戳了戳小肚子:“馋猫,又饿了。”

    起床洗漱,换了衣服下楼。

    “少奶奶您醒了。”佣人小莲正在做卫生,看到她下来,很恭敬的问好。

    “是啊,睡的有点晚。”

    “老爷说怀孕的人都爱睡懒觉,少爷走之前交待不要去吵醒您。”

    这个周凌川还真不赖,看在他这么配合的份上尽量不给他惹麻烦。

    “少奶奶您想吃什么,让厨房去做。”

    管家刘权约五十左右,跟着周博文有些年头,待人有礼很恭敬很和蔼,让人不反感。这些人对她也没敌意没有轻视,图子歌都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