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婚过以后 > 45.四十五

45.四十五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婚过以后 !

    晋江独发, 此防盗因您订阅率不足全文50%,速去订阅回来即看。  图子歌下楼声并不小, 关正初不可能没听到,但她像平常一样压根没抬头装没看到。

    本来基本礼节还会有,但这次她着实不想开口,你拿我当眼中针, 我就自动成空气省得给您添堵。

    迈着轻盈的步子拐进厨房,小莲正好从里面出来,“少奶奶起了。”

    “有吃的没?”

    “稍等一下马上好。”

    “谢谢。”

    图子歌往出走,正撞上关正初冰冷的眸子。

    脚下顿了顿,想着这是要找她茬儿了?还没等她开口, 关正初率先发难:“管家,我们周家什么时候九点以后吃早餐了?”

    管家听到关正初的声音,急忙走出来, “太太, 这……”

    “九点一刻钟, 周家家规你忘了?”

    图子歌见这架式,是准备不饶人了。

    “刘叔, 那我不吃了。”图子歌这人虽说平时火爆脾气, 但最见不得权贵欺压百姓, 盛浅予说她要是在古代绝对一侠士。

    “你站住。”关正初厉色道。

    图子歌侧头,撞上关正初冰冷的眸光, 这十月的天儿还真冷啊。

    “您叫我。”图子歌告诫自己忍一忍死不了。

    “管家, 把周家的家规教教她。”

    果然, 关正初开始摆家母作派了。

    图子歌心里提着一口气,咬着牙还是忍了下来。

    管家有些不知所措,图子歌不想让他为难,“刘叔,我确实饿了,我不吃肚子里小家伙可不干,要不吃完饭再来学学家规可好。”

    “恩恩,好好。”管家应应声是,但目光还是瞟向关正初,毕竟这才是主人,他得看人脸色。

    “别拿孩子做挡箭牌。”关正初压根不想了事。

    图子歌抿着唇,这是不打算给她饭吃。

    打进周家门起她哪天不是九点多才下来吃饭,怎么没见她找茬儿,定是近来没发飙气不顺了,再加上刚刚下楼她没打招呼。

    “太太,少奶奶刚来几天还不懂家规,您就破例一次,我待会跟少奶奶好好说说,怀着孩子总不能饿着,您说是吧。”管家想解围。

    “是啊,妈我先添肚子小家伙也饿了。”图子歌原本因为图子安的事儿就有气,但她答应过图子安不惹事不给周凌川添麻烦,说句软话死不了,她近来长进不少,懂理进退了。

    关正初冷哼:“仗着肚子里的孩子可不算本事,进了周家门可得守周家的规,别以为嫁给凌川他护着就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上边还有我个妈在,图子歌你打小没妈教我能理解你不懂事没规矩,那以后我就来教教你什么叫家教。”

    这话说得够难听,指着图子歌说你有娘生没娘教。

    图子歌咬着牙,我都说软话了你还上纲上线,“要不,您让周凌川休了我得了。”

    “图子歌,你说什么话呢?你真当自己怀了孩子就目中无人,想给凌川生孩子的我随便抓。”

    “您这意思我懂,我这是攀高枝儿了,我这种家世搭不上您这门楣,不过您也甭气,我打小没妈浑不吝一个,只是您儿子非要娶我,您是不知道我是被他架到民政局,我一个女孩子总打不过他吧,要不您劝劝您儿子让他休了我。”

    “知道自己浑不吝那就得学什么叫家教,随随便便就怀了孩子现在这社会还真难找。”关正初虽不是疾言厉色,但也是气得不轻都是越说越难听,没有一点前段时间的虚假情面。

    “这要问周凌川,您总不希望我告他强j。”

    “你说什么?”

    图子歌没理暴戾中的关正初直接上了楼,留下气得摔杯子的人在楼下。关正初这种女人平日里高贵惯了谁敢拿这话怼她,这比戳她肉都难接受。

    关上门也听得见楼下的响动,她换了衣服直接下楼。见关正初脸色铁青,“妈,您消消气,我这就去找凌川让他休了我。”

    图子歌嘴上痛快走到街上稍稍有些后悔,周凌川待她不差,结果她又跟关正初呛成这样。

    她真真忍了再忍,图子安那事儿她压在心底好些天,今儿实在绷不住了。

    图子歌回了家,窝在床上一动不动。

    时针已经指向下午二点,她一天没吃饭,饿,但也郁闷。

    她没给周凌川打电话,虽说错不是一个人的,但跟关正初呛起来她占不上理,毕竟那人是他妈。

    肚子饿得不行,不想委屈自己,爬起来溜出去在街上买了个鸡蛋灌饼垫吧肚子。

    一边啃着走到家门口也吃完了。

    图子歌给何遇打电话,这人居然难得的在学校,她说没事儿闲的便挂了电话。

    午后的阳光带着暖意,图子歌坐在院子藤椅上晃着小脚跟皇亲国戚玩,几圈下来皇亲国戚也玩够了这种小把戏,缩着小身子躺在椅子下面阴凉处睡懒觉。

    时间渐晚,图子安到家看到图子歌还是一愣。

    “你怎么又回来了?”这个又,因为近来图子歌时不时往家里跑。

    “想你了呗。”图子歌嘿嘿一笑。

    “你是馋了吧。”

    图子歌努嘴:“你知道的真多,快去做饭,我买了好些菜。”

    “凌川呢,又出差了?”

    “啊。”她随意应付一声。

    图子安放下东西去做饭,图子歌跟着凑到厨房被推了出来,怕她油烟呛着。

    她站得远了点,但是视线里始终是图子安忙碌的背影,有这个哥真好。

    “欸,你俩相处的怎么样了?”每次都这话,没新意。

    “就那样呗。”

    “图图哥跟你说,凌川真的不错,别说是他这种身家,就是寻常家的人也不见得怀了就会负责,多少个把女孩子肚子搞大拍拍屁股不认人的。”

    “啰嗦,周凌川是好人行了吧,天天念叨,耳朵都起茧子了。”

    “咱们小时家里情况特殊,我对你也挺惯着的,你现在也不小了,不能凡事都硬着脾气来。周伯伯还是不错的人,至于周伯母吧,我看出她没瞧得上咱们,但毕竟是凌川的妈妈,你得试着站在凌川的角度多理解体谅别硬碰硬。”

    图子安说着说着身后没了动静,一转身人已经走了。

    吃过晚饭,图子歌回了房间,她看了几次手机,时间越来越晚周凌川一个电话也没打来。

    图子歌不是怕周凌川不高兴,但又不知怎么说合适。

    她正无聊着,何遇给她发来微信。

    她语气沉沉,何遇问她怎么了,她就把事情说了。

    何遇说她你再这么作下去,图子安又该揍你了。

    再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图子歌斟酌良久,还是给周凌川拨了电话。

    “你在家吗?”图子歌问。

    “恩。”

    “那你怎么没打电话给我。”

    “你怎么没去公司找我给你写休书。”

    图子歌一听便知事情败漏了,“我忍了很久,今儿没绷住。”

    周凌川那边沉寂了十几秒钟,“我妈身体不舒服就没去接你,明晚下班接你一道回来。”

    图子歌一听,“肯定被我气的,但错不是我一个人的,你可别怨我,她说话太难听了。”

    “我妈脾气什么样我了解,但你也是分分钟能气死人的性子。”周凌川真真无奈,一个是妈一个是媳妇。

    “她怎么了,严重么?”

    “血压升高头晕着,躺了一天了。”

    图子歌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难听的话她可以忍一点但是指责她有娘生没娘教她怎么忍,她没妈又不是她能选择的。

    “我要是回去她不得晕过去。”图子歌想到关正初的刻薄就觉得麻烦。

    “你前面惹事我后面接着,早知道会这样我有心理准备。”

    “合着你早就知道会有今天这场戏码。”

    “比预想的来得晚几天。”

    “周凌川,你丫太腹黑了。”

    周凌川无奈,但也没再指责图子歌,“你不是说不会开车么,开车这事还要从基础学起学扎实,也是为了你的安全。我给你安排了教练,一对一服务,你最近没事就把车学了吧。”

    “哦,那也成。”

    “时间不早了,早点睡。”

    “周凌川,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跟我领证啊。”图子歌本就是嘴硬心软的人,周凌川不斥责她跟他妈吵架,还帮她找教练教她学车,她就见不得别人给她一点好。

    “我做每一个决定都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那好吧。你今晚有床睡不用再掉地上了。”她说着,噗哧乐了出来。

    周凌川嘴角抽搐下:“早点休息。”

    “好滴。”

    周凌川没不高兴她还是没想到的,这一晚图子歌睡得相当好,梦里都是甜的。

    第二天中午接到教练电话,她也闲得无聊就应下来开始学车。

    教练开着车来接的她,又开到训练场地从挂档起车开始教她,图子歌上手很快,一天的时间基本的知识就掌握了。

    下午教练把她送到周凌川公司楼下,她在旁边的咖啡厅里等,时间一点点熬过去,周凌川才姗姗来迟。

    图子歌等他这会儿就垫吧了肚子,她现在一天三顿都不够,特容易饿和犯困,而且她发现个问题,她特别难受的时候,只要嘴巴动起来吃上准好。

    她以前可不这样,查了万能百度,有人说这也是怀孕反应,可能以后的小宝贝不挑食。

    想到孩子,她不自觉看着下平坦的小腹,她现在除了有妊娠反应之外,根本看不出是怀孕的人。

    好奇怪!

    开着车回到家,周凌心就冲在门口对她吼了几句。

    周凌川指责几句,周凌心哼了一声跑上楼。

    图子歌既然回来就不想惹事儿,所以没搭周凌心的怒茬儿。跟着周凌川上楼,看着躺在床上柔柔弱弱的关正初,还是说了几句软话道了歉。

    关正初没理她,但她该做的都做了,周凌川都没说什么她有什么好憷的。

    打这儿起,关正初完全视她于空气,但是家规这事儿周凌川说图子歌得遵守。

    早餐时间不能错开,在家不许橫冲直撞要尊重长辈,见面要问好,讲话有礼貌,穿着不能太随便要体面,行为要得当……

    虽烦,但她又不是做不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每天看到关正初,打招呼时关正初连个回应都没有,时间久了,她就习惯了。

    打那儿后,她每天多了件事就是学车。

    转眼就一个多月过去了,图子歌的车学完了,完全可以自己开车上路。

    她新手又怀着孩子,周凌川还是几次三番叮嘱她谨慎开车。

    一切都好,只是图子歌发现她的肚子怎么不见大呢?

    难道,她怀了一个假孕?

    “下班后去接图图,耽搁一点时间。”他说着,回头伸手拽过图子歌的胳膊,什么也没说但意图却明显。

    “哎,最近有些头痛。”关正初一手拉着周凌川,一手揉着太阳穴,一副病娇的样子还真真富门出弱女,寒门铁金刚。

    周凌川关心几句,然后归于正题:“爸妈,我上午跟图图把证领了。”

    “什么?哥你领证了?”周凌心一直没说话,原本想忽视图子歌,谁知多少女人做梦都想嫁的男人图子歌一下子就给搞定了。

    “大家以前都是认识的,但现在不同以后是一家人。既然已经结婚了,图图也要改口了。”他说着,拍了拍图子歌的胳膊,“叫人。”

    图子歌的印象里爸妈这个词便是陌生的,她的成长路上没有这样的人存在,她只有一个最亲的哥哥,现在突然让她叫出来,还真真难启齿。

    不过她答应图子安,不惹事儿。

    微微欠了欠身,“爸,妈。”

    周博文点头笑笑:“好,以后就一家人了,图图可别再见到我就叫周叔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