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婚过以后 > 34.三十四

34.三十四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婚过以后 !

    晋江独发, 此防盗因您订阅率不足全文50%, 速去订阅回来即看。  不想起床,但肚子咕咕叫, 手指戳了戳小肚子:“馋猫, 又饿了。”

    起床洗漱, 换了衣服下楼。

    “少奶奶您醒了。”佣人小莲正在做卫生, 看到她下来, 很恭敬的问好。

    “是啊,睡的有点晚。”

    “老爷说怀孕的人都爱睡懒觉,少爷走之前交待不要去吵醒您。”

    这个周凌川还真不赖, 看在他这么配合的份上尽量不给他惹麻烦。

    “少奶奶您想吃什么,让厨房去做。”

    管家刘权约五十左右,跟着周博文有些年头,待人有礼很恭敬很和蔼,让人不反感。这些人对她也没敌意没有轻视, 图子歌都看在眼里。

    “刘叔,您甭跟我客气,叫我图图就好。”

    “周家有家规,时间久了您就知道了,不过大家都很好,也没拿我这个没什么能力的人当下人。”他说着, 就觉得自己说多了, “我去厨房看看都给您做了什么。”

    图子歌上下看了眼, 问小莲:“家里其它人呢?”

    “太太约了陈太太出门了, 小姐去上学,少爷上班,只有老爷在家。”

    图子歌点头道了句谢。

    图子歌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大排场的早餐,燕窝,人参,鸽子汤,蛋黄饼子鲍鱼粥……

    “早餐吃这些?”

    “少爷吩咐您现在需要补身子,你可以随意挑选,想吃哪个吃哪个,并不一定非要都吃掉。”

    “真浪费。”图子歌嘟囔句,目光扫射一圈,最后夹了张小薄饼吃。

    她打小生活不算阔绰也不拮据但却没这么奢侈过,一顿早餐倒让她完全没了食欲,勉强填饱肚子,管家跟她说周博文在书房,吃完饭请她过去。

    图子歌敲开门,周博文正坐在书房里自个儿跟自个儿下象棋。

    “周叔叔您找我。”说完就知道不对,随即改口,“爸。”

    周博文笑着冲她招招头:“进来坐。”

    图子歌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看着周博文下着象棋,自个儿下棋有什么意思,不过她也就一个臭棋篓子。

    “叫不习惯吧。”

    图子歌吐了下小舌头:“您也知道,我打小没爸没妈,对这个词太陌生了。”

    “以后就不陌生了,叫叫就顺了。”

    图子歌说了声是。

    “昨晚睡的好吗?”

    “能说实话吗?”这个家里图子歌对周博文有着八十分的好感,所以也会开一点小玩笑。

    “假的谁听。”

    “第一天睡的不太好,希望以后每天都能睡得很好。”

    “会下棋吗?”

    “懂,但不会玩套路。”

    “懂就成,来,到你走了。”

    图子歌嘴角一抽,这是找她来凑棋搭子?不过还是仔细观棋,最后动了个炮。

    “胃口不小,上来就奔我老巢。”

    “那我悔棋走个卒子啊。”图子歌俏皮道。

    “看看,还谦虚自己不会玩套路。”周博文说着,跳了个马。

    下棋这事儿图子安喜欢,所以她打小是看着图子安跟街坊大爷们下棋长大的,自己不太会多多少少也看明白些。

    周博文也并非找她下棋,两人随便聊了聊,不过话题并不多,毕竟图家旧事并不是令人愉悦的话题,再者图子歌太小对父母几乎没什么印象了。

    周博文跟图家很熟,只是喟叹事态多变,苦了两个孩子。

    他找她主要是宽宽她的心让她别有太大压力,结婚就是一家人,凡事有他和周凌川在。

    盛浅予电话打来时,她正在琢磨跳马还是飞象。

    周博文让管家送她,她只让管家开车送到大门口,自己坐车回的家。

    盛浅予正在她家院里坐着,长发披肩搭在藤椅旁,手里拿着本书正在认真阅读,仿佛是一幅富有诗意的画。

    “美人配书,无时无刻不用功的好老师。”图子歌走了进来,从她手里直接抢了过去,看到书名:“哟,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你怎么还参悟了,摩托车维修应该我来看。”

    盛浅予好看的眉头皱了下杏眼瞪她:“图子歌,一周时间看完告诉我这本书里是怎么讲如何修摩托车的。”

    “你还是饶了我吧。”图子歌一遇到书就想睡觉。

    “说吧,那男的谁啊。”盛浅予从学校特意出来就是要当面搞清楚,图子歌怎么回事。

    “信了?”

    “是何遇说的。”

    “我p的。”

    “去你的,长得真挺帅的我以为你p的骗我玩。”

    图子歌轻拍小腹:“她爸。”

    “天……”

    “叫地也没用,我怀孕了。”图子歌说到我怀孕了,没之前那么悲观。

    盛浅予嘴巴张成了型。

    “所以才结婚的。”

    “奉子成婚啊这是,那人谁啊。”

    “周凌川。”

    “图子歌你行啊,嫁入豪门。”未见却耳闻,那是真真的豪啊。

    “呵,门是豪,日子可无聊。”

    “公婆对你怎样?”

    “公公不错,婆婆和小姑子俩人看我一个拿我当空气一个当我眼中钉。”

    盛浅予呵呵的娇笑着:“就你这性子,我倒担心她们。”

    “呵呵,呵呵呵呵呵。”

    图子歌嘴上说不搬,手上还是行动简单收拾自己必备品,给图子安打电话告诉他她在家。

    她和盛浅予随便在街边弄了点小吃,胡同里街边贩卖的小吃她们打小就喜欢。

    盛家是书香世家,盛家父母都是老师,一个教古典文学一个教汉语言,所以才有盛浅予这诗一般的名字。

    盛浅予读的也是文学院汉语言,以后应该也是这条路。

    跟盛浅予比起来,图子歌除了惹事儿,一无是处。

    不过盛浅予说了,她这个最一无是处的嫁了个豪门,多少人羡慕着呢。

    图子歌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反正不打算公开,也不让她说出去。

    盛浅予不赞同图子歌刚结婚就想着以后离婚的事儿,毕竟婚姻不是儿戏,但还是会支持她所想。

    图子歌买了菜,和盛浅予俩人在厨房里鼓捣,图子安回来时,就看厨房里冒着烟,这俩小姑奶奶要烧房子。

    饭还没吃上,周凌川电话打了过来。

    图子歌一看来电显示才想到把这茬儿忘了,她是结婚的人,得回家。

    周凌川来时,大家正在等他开饭。

    盛浅予在旁边打量着周凌川,长得剑眉星眸,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不苟言笑。给人第一感觉,很正派。

    她开始是有一些担忧,但见这一面觉得周凌川言谈举止和长相都不是她想像的那种花花公子。她年纪不大,但看人这方面跟她家母上大人学的,准个七八十。

    “我闺蜜,盛浅予。”图子歌介绍。

    周凌川点头:“周凌川。”

    “早有耳闻。”盛浅予微微一笑。

    “晚上不回去可以吗?我想住家里。”图子歌希望周凌川可以同意。

    “昨天才结婚今天就不回家,说不过去。”

    “大少爷你昨晚睡的舒服么?”图子歌挑眉,腹诽这丫沙发没睡够。

    “挺好的。”

    图子歌咬牙,周凌川淡然自若,盛浅予托腮观摩。

    吃过晚饭,图子歌跟盛浅予慢悠悠晃到盛家门口,然后才和周凌川走到街边上了车。

    图子安目送他们离开,见两个人的气氛比之前缓和许多,心也放下了。

    回到周家,关正初已经上了楼,周博文没在家,反正没人当她怎么回事,她就直接回了房间,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就冲澡上床。

    周凌川跟母亲说了几句话就回来,进了门看到图子歌正拿着书看。

    周凌川直接进了洗手间,洗完澡穿着睡袍出来走到床边:“有长进,知道看书了。”

    “盛浅予的,她说一周后要我教她如何修摩托车。”

    周凌川从她手里拿过书看了一眼名字,唇角微挑笑了出来:“恩,慢慢研究,哪天自己能修摩托车是好事,有门手艺免得再去车展当车模。”

    “讽刺够了没,车模也不是什么丢人的工作。”

    “上次打架没挨训吧。”

    “怎么可能不挨训,还扣了我一天工资呢,好在团里没损失那边公司照样合作……”她说到此处,猛的抬头,“不会是你帮我解决的吧,齐岩说那边换了联系的人,态度还超级好。”

    周凌川把书塞到她手里:“感谢就不必了,好好看书,一周之后告诉我怎么修摩托车的。”

    “你丫不傲娇能死啊。”

    “脏话还是少说,对胎教不好。”

    图子歌努了努嘴,虽说不服气,但还是开口:“谢谢你啊,不然惹那么大麻烦我也难辞其咎。”

    “以后谁要是敢那么对你,我赞同你的做法。”

    “有你这么个大靠山,谁敢啊,对吧少爷。”

    “欸,真听话。”周凌川貌似心情不错陪她贫着。

    “给你杆就往上爬,你怎么不翘起整个地球。”

    “睡觉。”周凌川拿过被子,直接倒在沙发上。

    图子歌合上刚翻了一页的书,关了灯。

    睡到半夜,周凌川被吵醒,起身走到洗手间看着半掩着门,便进去,抬手拍着图子歌的背。

    图子歌睡的并不好,翻来覆去又恶心得很,干呕又吐不出来。胃里翻腾的难受,总想打嗝又打不上来,双手撑着洗手台,白织灯下衬得人脸色更加苍白。

    她让周凌川大点力气拍后背,周凌川拍了好一会儿,图子歌打了两个嗝儿。

    拧开水龙头,掬了捧手漱口。用水拍了拍脸颊,让自己舒服些。

    “几点了。”她问。

    “三点半。”

    “你睡觉去吧,我没事了。”

    周凌川睡眠并不深,再加上这沙发对他来讲过于窄小,躺了回去也一时睡不着。

    图子歌翻了几回身,周凌川坐了起来:“怎么了?”

    “我饿了。”

    “算了,这么晚有什么剩的对付吃点呗。”图子歌妊娠反应本就不舒服又饿了再加上睡不好,小脸白得没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