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婚过以后 > 29.二十九

29.二十九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婚过以后 !

    晋江独发, 此防盗内容因您订阅率不足50%,速去订阅回来即看。  周博文说着不打紧,程清如站在图子安身侧,笑着打招呼。

    周凌川看这情况, 又看着双眼冒光的图子歌,用胳膊肘轻碰了下她:“什么情况?”

    “我哪儿知道, 看这苗头八成有戏。”图子歌笑得合不拢嘴, 如果图子安能开窍,最高兴的就是她。

    但一旁的周凌心可不高兴了, 图家两兄妹有什么能耐, 一个搞定她哥,一个搞定那么优秀的女人。

    这哥俩指不定耍了什么花花肠子鬼心眼下流手段, 攀上这等家世, 定没一个好货色。

    落座后, 关正初跟图子安说了两句话,就转向程清如。

    “清如,上次见面还是在西苑吧。”

    “是啊伯母,今天跟子安一起来,不会嫌我唐突吧。”

    “这是哪儿的话, 随时欢迎。没想到你和子安能一道过来,还真是让伯母吃惊。”

    程清如上扬着唇角看向旁边的图子安,笑眼微弯眼底藏不住的喜欢。

    “清如, 你和子安的事儿你爸妈知道吗?”

    关正初的话, 让程清如突然顿住, 因为这事儿她爸妈确实不知道,但她又不善于说谎,稍稍有些尴尬。

    “伯母,我和清如是好朋友,交朋友不需要报备吧。”图子安急忙解释,怕程清如为难。

    “哟,我以为是你们在谈朋友,怪我弄错了。”关正初轻笑着,还表现出一丝愧疚之色,遂又道,“清如这么优秀,你爸妈早给你打算着呢吧,那次见到你母亲,她说有个部队一上校正让你们谈着,这家世门楣多登对。清如你也不小了,听伯母句劝,别让你爸妈跟着操心,那条件的着实需要谈谈试试,也许就成了呢。不像凌川,处处让我操心。”

    “妈。”周凌川沉声道,就这一个字,带着许多情绪。

    ***

    一顿饭吃得甭提多噎人,关正初没给图子歌不好脸色最多是视她为空气,倒是跟程清如聊得欢,但却让图子安心里扎进一颗种子。

    图子歌没怎么跟图子安说上话,晚餐结束后坐着周凌川的车往家走。

    路上图子歌一言不发,周凌川脸色也难看的很。

    回到家,图子歌直接上了楼。

    踢掉鞋子,脱了衣服,直接扔到地上一顿狂踩。

    妈的,以为姑奶奶稀罕你们上流社会,呸,这帮丫的完全不入流,狗眼看人低。

    发泄一通后进了洗手间,冲了个澡出来直接倒在床上,把原本早上叠好的被子枕头踢到地上,让周凌川睡地板去吧。

    周家除了周博文还成,其它没一好东西。

    楼下,关正初一手揉着太阳穴,被周凌心扶着往里走,周凌川站在那,眉目间一股冷清之色。

    “妈,您先留步。”

    “有什么不能明天再说,今天累得很,头痛。”

    “我们之前谈过,既然您同意我的婚姻就应该替我考虑,今天您的话是不是有些过了。”

    关正初嗤笑了下:“我同意是被你逼的,妈还是那态度,图子歌进咱家门是因为她怀了你的孩子,你态度坚决妈自是不会让你的孩子流落在外。至于图子歌,我接受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与她没关系。”

    “您这样说,是不是我们谈的条件作废?”

    “你?”关正初突然一口气提了上来,“让你回家住让你听妈妈的话,这都要跟我谈条件,周凌川,你要气死我。”

    “我没想气您,今天您那些话哪一句不是有针对性的。”

    “凌川,你向着图子歌那是你的事儿,还管着我跟程清如聊什么,自打你娶了图子歌,你就处处来气我,怎么,以后让你妈我闭嘴不成?”

    “凌心扶妈上楼吧,测下血压好生照顾着。”他说着直接上了楼。

    周凌川推门进了房间,目光所及之处一片狼藉,地上衣服鞋子踢的到处都是,被子也被扔下床铺散在地上。

    再看床上气鼓鼓的图子歌,见他进来大眼睛狠狠的剜着他。

    “要不是你睡那张床,是不是也掀了。”

    “再惹我,房盖都给你掀了。”

    周凌川也带着一股子戾气,弯腰把衣服捡了起来放到一边,被子拿起来扔到沙发上,然后转身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走向洗手间。

    图子歌这一晚跟周凌川一句话也没说。

    从饭店出来,程清如要送图子安,图子安坚持不用她送,自己坐了地铁回家。

    这一路上他想了挺多,关正初的话不好听,但句句在理。

    又想到图图在周家的生活,每次问她她都敷衍了事,原来周家除了周博文之外,关正初和周凌心完全是排挤图子歌,这让他这个当哥哥无不担心。

    这一晚,图子安几乎没怎么合眼。

    凌晨快睡下前,他给图子歌发了个微信:哥不该逼你嫁给凌川。

    图子歌醒的比较晚,看到信息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多,她拿着手机看着内容,心里苦笑,这顿饭就不该吃。

    关正初什么样她可以完全不在乎,但她哥会不安会心疼,她再不好也是他一手带大的,她明白这个理儿。

    她给图子安回了信息:昨晚睡的太好了,睡到自然醒所以就这个点儿了。我去吃饭喽,肚子里的小家伙饿啦。

    图子安看着信息,嘴角扯出一抹苦笑,图子歌在安慰他,但他却不知道自己逼着图子歌嫁给周凌川是对还是错。

    图子歌刚到楼下吃东西,手机就响了,周凌川的电话。

    她快速解决战斗,上楼后跪在地上翻找,看到昨天因为她扔被子扔衣服把周凌川吹散的文件,掉到沙发底下。

    伸手够出来,给周凌川回了电话,周凌川说派人回来取,图子歌正要出去就说顺路给他送过去。

    套了件风衣外套,背着背包,由于凌晨的一场秋雨,出了门口一股冷空气冲了过来,她紧了紧衣服上了车。

    图子歌给图子安发了信息,说晚上回去吃饭。

    过了会儿图子安回了信息,问她要吃什么。

    原本想说随便,斟酌之下随便俩字删除,写下几个自己平时喜欢的菜。

    到了公司楼下,前台秘书问她是否有预约,图子歌说给周凌川送文件,不让她进就直接把文件拍桌子上了,秘书还是打了电话确认之后才让行。

    以前图子歌硬闯,果然好说好商量就事多。这秘书也是看人说事儿,无暴力不合作。

    上了楼,轻车熟路的来到周凌川办公室的楼层,周凌川的秘书认识她,让她进去等。

    偌大的办公室采光极好,整面落地窗洒下满满阳光,简约现代风格的装饰,一套真皮组合沙发背对着阳台。

    图子歌关上门,拽了把椅子在玻璃窗下晒太阳。

    五十几层的高楼,矗立在熙攘繁华的街道,放眼望去高楼耸立,垂眸间拥堵街道上长龙般车流如佝偻的老人亦步亦趋。

    图子歌真不知北京城何时成了这副模样,她不喜欢现在这座拥挤的城市,但这里却是她的家。

    不到一刻钟,她听到门开的声音。

    她转头,见众人簇拥着西装笔挺板正严肃的周凌川走了进来。

    他们正在说着什么,图子歌没动,侧着头看着进来的人。

    周凌川正偏着头跟助理说话,待助理发觉有人时,他才看过来。

    “什么时候到的。”

    “没一会儿。”

    “你们先回去,按刚才会议的内容重修一套方案给我,维持我们原来的价格一个点也不降。”

    大家走后,周凌川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图子歌起身走到他对面,把手里的纸面递给他。

    “谢谢。”

    “不客气。”

    周凌川接过去看着,图子歌双手撑着宽大的老板台,低头看他。

    “怎么了?”周凌川余光瞟向她的动作。

    “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

    “你想听什么?”周凌川抬眼,硬冷的唇角噙着一抹笑。

    图子歌冷哼一声:“周凌川,我哥跟我不一样,我可以做到完全不在乎,但图子安那人死心眼儿,昨儿估么一晚没睡。”

    “抱歉,这是我的失责。”

    图子歌咂了下嘴角:“你这人能不能别句句公式化,忒没劲了。”

    周凌川微微侧目扫下手表上的时间,“下午我陪你一起回去。”

    “甭介,放心我不会说你坏话的。”图子歌笑着冲他挑了挑眉,她原本有气也不是针对周凌川,所以很快怒气便散了。

    她走到门口,一手搭在门手上,转回身:“你们前台秘书每次都拦我,以后我可不来了。”

    “有两个方法解决,一是给你张员工卡,二是公开,你选一个。”周凌川重重的倚在椅背上,眸子蕴笑。

    图子歌撇嘴:“姑奶奶哪个都不稀罕。”

    图子歌坐车回了正安胡同,步行至菜市场买了菜,回家先拿出熟肉切了几块扔给皇亲国戚。

    皇亲国戚呜呜的吃着,时不时抬头给她一个友好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