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婚过以后 > 21.二十一

21.二十一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婚过以后 !

    周凌川不知道图子歌怎么回事, 他是哪得罪她了?

    洗了澡出来, 她还在玩游戏, 周凌川把被子抱到床上, 刚放下,图子歌就蹿了过来,一脚把被子踢下床。

    他捡起来放到床上,她又踢。

    几个回合下来, 周凌川脸色有些不好看。

    “图子歌, 你在干什么?”

    她低头继续打游戏, 不回他话,反正你放被子我就踢, 爱怎么着怎么着,姑奶奶今儿就不让你睡床上。

    周凌川放下被子, 一手按住她再次踢过来的小腿,“图子歌, 你把手机放下,怀着孩子天天打游戏, 像什么样子?”

    “关你屁事,我不管你,你也甭管着我。”她说着, 还要去踢被子, 但腿却动不了, 他的手跟钳子似的, 掐得她有点疼。

    她怒目圆瞪, 用力挣脱,她越挣他指尖越紧。

    图子歌猛的摔下手机,梗着脖子吼道:“周凌川,你给我松开。”

    “图子歌,你到底怎么了?”

    她什么也不说,只是拿眼睛瞪他。

    周凌川觉得跟她置气也不是办法,长出一口气,“有话说话,别干瞪眼。”

    图子歌猛的抽出腿,他下意识用力抓,但没抓住,她劲使得有点大,身子用力过猛一个趔趄直接向后倒去。

    周凌川眼急手快,一把抓住她抬起的腿把人按住,才使她没摔到地上。

    但这手劲,图子歌咧着嘴,直呼疼。

    周凌川急忙坐了过来,一看,她嫩白的小腿上被抓了两条红印子。

    “怎么样,没事吧。”

    “不用你管。”图子歌盘起一条腿,小手使劲搓着。

    周凌川把被子扔在床上,抬腿上了床,在她旁边坐下。

    “让我看看。”

    “边待着去。”

    见弄不过他,自己翻身下床,抱着被子直接扔到沙发上,随后便躺下。

    图子歌手抱着腿骑着,被子大面积都压在身下,沙发不算太窄小,但她毕竟是孕妇,周凌川见她如此执拗,只好妥协。

    起身下床来到沙发旁,抓着她的胳膊把人拽了起来推到床上,又把她的被子放回床上。

    周凌川走了出去,找到管家问了情况。

    管家说这几天太太和少奶奶没有起冲突,相处模式与之前一样没任何异常。

    那,这事儿就怪了。

    周凌川在书房一直没回卧室,图子歌就一直打游戏。

    已经后半夜了,周凌川带着一身疲惫回来,见她还在玩。

    蹙眉上前,把她手机直接从手里抽走。

    图子歌伸手去抢,却没抢着:“还给我。”

    转手把手机扔到沙发上,侧着身子坐在床边,一手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按下。

    “无缘无故闹什么脾气,是不是家里哪处让你不舒服了?或是凌心回来跟你吵架了?”

    “没有,这里还没一个能让我动气的。”她说着,拽过被子躺下,“困了,睡觉。”

    周凌川坐在床边一时没动,图子歌转过身闭上眼睛背对着他。

    好一会儿,依稀辨别出缓缓的呼吸声,这是睡着了。

    周凌川跟沙发继续相亲相爱,大床上图子歌橫躺竖卧摆着各种姿势明显在气他。

    ***

    这日,君城,林少何正抱着美女嗨着歌,音响震得耳膜都难受。

    “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绿绿的草原。这是我的家呀衣耶……”腾格尔老师的歌被他唱得跟断了气似的,嚎得甭提多难听了。

    齐君放皱眉冲他摆了摆手,林少何最后又吼了一嗓子,结了个尾音。

    “别他妈嚎了,要死啊你。”齐君放骂了句。

    “小爷没收你钱别整jb事儿。”

    林少何近来情绪相当暴躁,整个就一欲求不满相。

    周凌川冷眼瞥他,“家里呆不下,怎么还要去天堂?”

    “操,跟图图那丫头一样嘴这损呢。”

    齐君放噗哧一乐:“还真别说,小图图治人有一套,她人呢?”

    “家呢。”

    齐君放转头,“哟,这都怎么了,又一个欲求不满的。”

    林少何一屁股坐了下来,差一点压到齐君放身上,后者冷眼瞥他,支起身子换了个姿势。

    “媳妇现在八个月了,哥们这躁动的小情绪最多跟五指姑娘亲近亲近,浑身一股子劲没地儿使,热血沸腾都汇集老二那,妈的。”

    林少何说完用胳膊碰了下周凌川:“图图几个月了?”

    “六个月。”

    林少何眉毛一挑,贱贱的,“六个月正是好时候,不用憋着,我特意问过的,现在相对安全着呢,我跟你说,怀孕后那身子特别软,那地儿又软又紧,啧啧啧,那**那滋味……”

    “滚。”周凌川抬腿直接把人踹地上去了。

    林少何坐地上哈哈大笑,指着周凌川:“丫憋着了吧。”

    周凌川起身直接走了出去,门外的冷空气呛进口里,却褪了一身燥热。

    开车回了家,楼下周凌心和关正初看着电视吃水果。

    见到他回来,周凌心嘴里吃着手里拿着递给他西瓜。

    他没吃,坐下聊了几句就上楼了。

    推开门,图子歌开着笔记本坐在沙发上不知道看什么。

    转头见他回来,立马又把小脸扭过去。

    周凌川还真真不知道哪里惹到她,如果说是因为那天的信息没回,怎么想也不至于,因为图子歌这性子根本不像计较那种小事儿的人。

    脱下外套挂上,解着衣服扣子走向图子歌。

    走近两步,看到她正用笔记本看光盘,黑乎乎的一眼就知道是什么,四维光盘。

    周凌川解开领带搭在沙发背上,领口开了两粒扣子便没再动作。

    笔记本放在图子歌的腿上,他只能倾身在她身后靠近些才能看得清。

    图子歌目光直视着屏幕,感觉到他在身后,一回头,湿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唇,将将擦过他的侧脸,划过一道弧线,离他的唇,仅是毫厘之差。

    目光相交,近的距离能看清她细密的睫毛和圆圆的眸子,吃惊时微张的小嘴,正呼着一股子莫名的香甜味道。

    两人同时怔住了。

    “你有病啊,离这么近。”图子歌回过神,身子向后撤着骂了句。

    他咳了下,缓解微弱的尴尬。

    “怎么想看这个了。”

    “翻包看到的,想看一遍。”

    她若无其事的回他,目光直视着屏幕,好像刚才那一刹那的亲密接触根本就无所谓。

    周凌川唇角抿成一字,末了,转身走了出去。

    图子歌听到关门声,回头看一眼,末了又回到四维光盘上,还是看小宝贝比较可爱。

    虽然黑乎乎的,搁以前她绝逼会说看这东西的人脑子有问题,多吓人啊,哪个外星人似的。

    但自己的就不一样,越看越能想像自己宝贝的样子,心情越发的好起来。

    周凌川过了会儿回来,拿着果盘放到她旁边:“吃点水果,笔记本别放腿上,离肚子远点。”

    他把笔记本拿开放到小桌上,她伸手捡了个苹果啃。

    图子歌吃完苹果进了洗手间冲澡,周凌川告诉她有电话打来。她拿过手机看是何遇,便回了电话。

    何遇说陈正从部队回来了,正喝着呢,问她要不要去。

    现在她又不能喝,而且又太晚,她就不过去了。

    小时候没少跟陈正后屁股颠颠的,想想还挺好玩。

    周凌川冲了澡出来,就见图子歌在电话里跟人聊天,眉眼满是明媚笑意。

    目光瞟见他时,跟没看着人似的,继续嘻嘻哈哈聊着。

    他咂了下嘴角,这到底是怎么了?

    周凌川睡眠较浅,图子歌哼了一声,他就醒了。

    图子歌哼叽着,好像咬牙隐忍着。

    他坐了起来:“怎么了?”

    “腿抽筋了。”

    他急忙起身走到床边,抬手扣住她的脚腕,“放松,用力伸直小腿。”

    图子歌照做,不消片刻,抽筋缓解,没那么疼但也有股针刺的疼痛感。

    肚子一天天大了,起身早没了前些日子的灵敏。

    用力支着床,慢慢坐起来。

    收回腿,用手揉着小腿肚子疼的那处。

    “你是不是缺钙。”他记得她有检查这项,好像没有问题。

    “不知道,检查说不缺。”

    “你是不是又踢被子了。”他可记得她这毛病,被子是用来骑的,有时候整个身子都露在外面,有几次他不小心碰到她,都能摸到她身上凉凉的。

    “好像是吧。”她这毛病是改不了,打小就这样,盛浅予说她缺乏安全感,抱着被子睡得踏实。

    周凌川伸手拉过她的小腿,眉头收了下:“这么凉。”

    他说着,替她揉捏着刚才抽筋后酸痛的地方。

    “没事了,你去睡吧。”

    图子歌睡的迷迷糊糊的,脑子里浑沌片片,打了个呵欠半睁半阖着眼睛。

    “还疼吗?”

    图子歌垂着脑袋,摇了摇。

    周凌川伸手扶正她的小脑袋,让她看向自己。

    “说说,最近闹什么情绪?”

    图子歌圆润的下颌整个落入他的掌心,温热的触感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舒服感。

    “谁跟你闹情绪,你是我谁啊。”她撇开脸躲着他的手。

    周凌川早知道她这人口是心非,越是这样说,越觉得有问题。

    “因为我没回你信息?”如果说这件事,他倒觉得可能性非常小,但除了这事儿他想不到其它的了。

    “别往自个脸上贴金,姑奶奶才不稀罕。”

    她伸手去拍他的手,却不想反倒落入他的掌心被他攥住。

    修长纤细的指节,修整圆滑的指甲饱满润泽,他捏着她的指尖,唇角扯出一抹笑。

    她挣了挣,没挣开。

    “你有病啊。”

    周凌川突然抬手,揉了揉她的发,“睡吧。”

    “神经病。”

    扒拉扒拉被他碰过的头发,扯过被子裹住直接倒在床上。

    周凌川起身拿过被子扔到床上,她一脸警惕:“干嘛?”

    “睡觉。”

    “你要睡这儿我就睡沙发。”

    周凌川上了床,一手按住她欲起的身子:“你就这么吃定我会为了你心甘情愿睡沙发么?”

    图子歌被他的话问怔住了!

    她不解看向他挂着笑的俊脸:“你笑得真像春了个心荡了个漾。”

    周凌川没怼回来反倒很平静的吐出一个字,“恩。”

    图子歌:“……”

    周凌川觉得之前被她柔软唇瓣划过他的地方,好像有股火,辣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