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婚过以后 > 20.二十章

20.二十章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婚过以后 !

    24周四维彩超是孕期必检项, 查胎儿各项发育指标。两人早早就从家里出来, 图子歌坐车上一路都在打呵欠。

    他们来的很早, 但医院却已排成长龙,私立医院做四维比公立人要多,优势是可以由宝爸陪同,一起进去与小宝贝做人生第一次会面。

    这可是每一对初为父母的人都期待着的。

    事先已经预约好, 医生上班第一个就是她,上次的老教授还记得她,笑呵呵的看着她的肚子:“这不,已经显了。”

    图子歌恩恩的点头, 小脸挂着笑,裤腰往下褪露出小肚子。

    躺在床上,老教授拿过凡士林挤在她的肚子上,凉嗖嗖的。

    当探头贴在肚子上时, 她就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

    “这是什么声音?”

    “羊水流动的声音, 来,咱们瞧瞧小宝贝在干什么。”老教授划动探头。

    图子歌看不懂里面的画面, 探头在肚子上划动时,偶尔会停下稍稍用力压一点, 会稍稍有一点不舒服。

    教授跟旁边人护士说着数据。

    她一脸懵逼,不过目光还是直视着前方的屏幕, 只是什么也看不懂, 黑乎乎的。

    她转头看向周凌川, 他微抿着唇, 一脸严肃,如墨的眸子直视着屏幕正方。

    “你看懂什么没?”

    “跟你一样。”

    图子歌撇撇嘴。

    老教授依旧仔细的探测胎儿的各项数据,脊椎发育,内脏什么的。

    过了会儿,探头停住,“看看,这是眼睛。”

    图子歌眸子瞬间一亮,眼睛眼睛,仔细看着停留的部位,依稀辨认出眼睛的轮廓。

    “真的是眼睛,医生医生,是不是大眼小公主啊。”

    “确实是大眼睛。”老教授笑笑,划动了下,找准了位置:“这是小手,你看,握拳呢。”

    图子歌这次一眼就看出来了,兴奋的伸手去拍周凌川,“你看你看,她在握拳头,随我随我,这孩子在肚子里都知道,谁要惹事儿拳头伺候。”

    “对,随你。”周凌川按住她兴奋的小手,“谁敢惹你正安小魔王。”

    探头继续转动,护士记录着胎儿的数据,等再转回来时,胎儿又变了个动作,老教授把探头停下,特意给他们看:“你看,宝贝儿小拳手拄着下巴呢。”

    图子歌没辨别出来,她皱眉,伸着脖子看了又看。

    周凌川起身走了过去,抬手指着屏幕的位置,“这是宝宝的脸,你看这是宝宝的手,手抵着下巴,托腮呢。”

    经过他的解释,画面立马浮现,她咬着唇,抑制不住的喜悦和兴奋。

    见她不说话,周凌川在她身侧站定,“感动了?”

    轻咬唇瓣,大眼睛剜了他一下,这人专揭她短。

    周凌川伸手揉搓下她的已齐肩的发,“虽然有些意外,但难得你有母爱,不容易。”

    “怀孕后孕妇体内会分泌大量雌性激素,母爱也会随之而来,很正常的,而且有些孕妇莫名的流泪,有的感动有的委屈有的难过有的也是因为喜悦。这个就是做母亲必经的,很神奇。”老教授慈眉善目替她做着解释。

    图子歌倒没这些奇葩反应,但这次确实心里兴奋又有点酸,好像有什么东西哽住了喉咙。

    “有没有过胎动。”老教授问她。

    图子歌摇摇头:“没感觉到。”

    “那也快了,胎儿发育一切正常,肚子小不怕,有肉不怕长,放心吧。”

    检查结束后,图子歌拿着方纸擦凡士林,这次和平时的b超不一样,凡士林抹得特别多,弄的裤子上都是。

    “周凌川,你帮我一下。”她坐了起来,弄得哪哪都是特别不舒服。

    周凌川放下架着的长腿起身拿了纸,倾身靠近她,修长的手指掐着方纸替她擦拭着肚子和裤子这上弄到的地方。

    偶尔的动作,指尖会触碰到她的肌肤。

    图子歌的肚子已经大了不少,像个小盆儿扣在肚子上似的,而且肚皮特别紧实,光滑又细腻。

    周凌川倒是细致的人,图子歌可不是,见他擦得仔细伸手抢过他手里的方纸在肚子上划拉一圈,转头扔到垃圾桶里。

    “好啦。”把孕妇裤往上提了提,扣上延长扣。

    老教授让她签字,给她一张光盘,还有一张彩色的彩超单上面是孩子的截图相片。

    这是宝贝人生第一张照片,小手拄着下巴,闭着眼睛,看起来那么安静美好,却又直戳她心尖。

    她看着已经清晰的画面,暖暖的酸酸的。

    “你喜欢吗?”看不出他什么想法,一板一眼的难琢磨。

    他看向她,望进她期盼的眸子里,周凌川突然倾身,凑到她耳边,细微的气声低沉又魅惑,薄唇噙笑,“喜欢。”

    图子歌小脸像朵花儿,月牙般眼睑细长又晶亮,秀眉微弯还冲他挑了下。

    从彩超室出来,外面好些人都挤在门口等着。

    走到楼梯口,周凌川站在她身侧,伸手拉住她,“慢点下楼梯。”

    “小心台阶。”他握紧她的指尖,牵着她的手,缓步下了楼。

    图子歌越发觉得他这人很细心,外表一副冷冰冰的实则挺温暖一人。

    稳步到达一楼,周凌川适时的放开她的手,图子歌拽了拽裤子,“好像扣子松了。”

    “我去提车,你在这等着。”

    图子歌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她哥上班的4s店,那里人大多都认识她,还有人眼尖说她好像胖了些,小脸嫩了。

    小常看到她来,回身去叫师傅。

    图子安穿着工作服,正在旁边监工,听到她来还纳闷儿。

    “你怎么来了。”从里间出来,图子安摘下手套揣进兜里。

    “给你看样东西。”

    两人进了休息室,从包里拿出那样彩超单。

    图子安一怔:“这什么啊。”

    一般人是瞧不出个所以然来,单拿出来图子歌也会懵逼。

    “我的孩子啊,哥,你当舅舅啦。”她指了指画面,“这是脸部轮廓,这是眼睛,鼻子,小嘴,你看看,她握着小拳头拄着下巴呢。哥,你说她是不是很像我,一定是个大眼小公主。”

    图子安听她的解释,接过她手里的彩超图,经过她的解释,胎儿的模样印在画面上,也印在了脑海里。

    见她哥一时不说话,她用胳膊肘撞他一下,“欸,感动了?”

    图子歌吞了口唾沫,清了清嗓儿,“挺好,挺好。”

    她嘿嘿一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今天差一点哭出来,哥说真的,我可能是母爱泛滥了,现在走大街上看别人家的小孩儿,都觉得很可爱。”

    图子歌变化不小,等孩子出生后,更会变得温驯些,这是好事。图子安目光盯着彩超图,心里热热的。

    回到家周博文和关正初都在。

    她把彩超图拿给他看,周博文开心得频频点头说好,直说我当爷爷了。然后把又递给关正初,关正初嘴上说着不看,脸也冷着,但眼睛还是往这上瞟。

    晚上她也一直念叨,拿着单子在床上左看右看傻傻的笑。

    要么就是递到周凌川面前,让他分享她的喜悦。

    周凌川看着她喜悦的神情,目光触及她的小腹,再看到那还有四个月就会出生的宝贝。

    第一次,让他觉得人生的幸福所在。

    图子歌兴奋劲儿正浓,周凌川无奈只好把彩超单抢过去,关灯强迫她睡觉。

    她虽兴奋,但也架不住困意浓,嘴里嘟囔了会儿便睡了。

    借着如水的月光,周凌川目光落在身旁人的小脸上,长长的睫毛细长的眼睑,嫩白的小脸微微嘟起的小嘴……

    ***

    年关将至,周凌川这几日忙得紧,马上还要出差几天,简单的收拾衣服,一边叮嘱她安生在家,别到处瞎跑。

    她现在能跑哪儿去,肚子一点点大起来,想跑想跳也不成了。

    图子歌像模像样的挺着肚子站在旁边问他是否要帮忙。

    周凌川让她一边待着去。

    次日早上周凌川就走了,图子歌吃过早饭又补了个眠,然后便被电话吵醒了。

    几个月不见的齐岩打电话给她,看到号码时还怔了下。

    齐岩有一个很重要的小本子在她这儿,是一次展会时放她这儿的,之前说有时间还给他,却一直忘了这事儿。

    齐岩回国办事,准备要走时突然才想起找她拿。

    时间比较紧,图子歌只好回正安胡同取,又开车直奔机场给他送。

    图子歌这六个多月身孕的人,穿着羽绒服根本看不出来。

    齐岩见到她时,眸光亮了下。

    “才几个月不见,看起来不错嘛。”

    “还成,早把这茬儿忘了,你怎么这么急着回去,马上过年了,还回来吗?”

    “哪有时间回来过年,这次是办事顺道回家看看。”

    齐岩接过小本子,“麻烦你跑一趟。”

    “小事儿。”图子歌笑笑,“下次回来提前打电话给我,我请你吃饭。”

    “得,等你请客,你不是最惜着钱。”齐岩打趣她。

    图子歌噗哧一乐:“我也是有存款的人了,别说得好像我多抠门似的。”

    齐岩笑笑,有些欲言又止。

    “有事儿?”看出他有话要说。

    “你和周凌川?”

    图子歌脸颊抽搐一下,“你是不是快到时间了,进去吧。”

    “看吧,你这人不想回的话就扯开。”

    “以后有机会再聊,反正我现在不想说。”图子歌打心底是不想太多人知道她和周凌川的关系。

    她不知道他们能走多远,所以越少人知道越好,万一真要离了,总比被人乱嚼舌根说她被豪门抛弃好听。

    “哥哥可告诉你,凡事多留个心眼,你这人性子太直容易吃亏,还有,如果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都去国外当经纪人去了还操心我的事。”她冲他挑眉,“时间差不多,快进安检吧。”

    周凌川早上到了公司,交待些事便与部门经理一同到的机场。

    刚下了车,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飞驰而过停在路边。

    他抬眸,就见开车的人甩上车门,迈开长腿小跑进了机场候机大厅。

    周凌川蹙眉步入机场,寻着那个身影,一眼便看到他家最不省心的图子歌。

    而且,对面那男的这么眼熟?

    ***

    在家窝了两天,周凌川一个电话没打来。

    这个家,除了周凌川之外,她没一个想说话的。他一不在家,她就成哑巴了。

    躺在床上,给他发信息,问他在干嘛。

    没回。

    晚上又发了一条,问他没看见她的信息吧。

    没回。

    图子歌坐在床上,托着腮,这丫是不是在外面搞事情?

    后来周凌川回她信息她也不回,打电话她也不想接,每次看到他名字跃于屏幕上,就咬牙让这货死远点。

    出差四天,周凌川晚上九点多才到家,一进门,就见图子歌倚着床边打游戏。

    自己的被子枕头都被扔到沙发上。

    图子歌听到开门声,抬头瞟一眼,冷着小脸,眸子黑黑得当没瞧见他。

    周凌川咂舌:“什么表情。”

    图子歌转了个身背对着他。

    解着衣服扣子,上前几步来到床边。

    修长的指尖捏住她的下巴抬起,“怎么了?”

    图子歌撇开他的手,扬了扬下巴,“以后睡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