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婚过以后 > 16.十六章

16.十六章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婚过以后 !

    一场秋雨一场寒,转眼十一月下旬,伴随着场场秋雨降临,秋和冬的交界就像色彩渐变,在近乎完美的接缝中交替过渡。

    北京冬日没有南方的暖阳普照,凉意突显。

    傍晚,图子歌从外面回来,带着一丝寒意。

    “爸,妈,你们还没休息啊。”图子歌进门就看到周博文和关正初坐在沙发上一个看杂志一个看电视。

    “你和凌川没一起回来?”周博文目光从报纸上移过来。

    “我们没一起,我以为他回来了。”

    “吃了吗?”

    “吃过了,爸我先上楼了。”

    “去吧。”

    图子歌跟关正初还是不说话,最多就是她问好就像对着空气说话一样关正初不应就当她是空气一样。

    室内温暖如初,地暖生得极好,图子歌回了房间急忙脱去厚重的外衣,钻进洗手间。

    放了热水泡了个澡,过了会儿听到了汽车声,周凌川回来了。

    从水里坐了起来,起身拿过浴巾擦着身子,目光落在镜子里自己裸着的身上,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这时,听到开门声,她急忙把门打开,“周凌川。”

    周凌川一进来就看到图子歌裹着浴巾站在洗手间门口,头发还滴着水珠,满眼惊慌焦急的叫他。

    “怎么了?”

    “你看。”她把浴巾裹紧,让他看。

    周凌川蹙眉在她身上打量一番,也没太明白她的意思。

    她一急,拽过他的手,直接放到自己的小肚子上。

    “孩子出什么事了?”周凌川第一反应就是这个问题。

    “小肚子怎么这么平啊,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我刚才照镜子才发觉不对劲。”

    周凌川也没经历过这种事儿,自然也不懂。

    “你别急,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没有啊,跟平时一样。”

    “我打个电话问问。”

    周凌川给朋友打了个电话,过了会儿有个产科医生把电话打了过来。

    他说明情况,那边说只要孕妇没有不舒服的反应,应该不会有其它问题,但是如果担心最好到医院做个检查。

    图子歌也没怀过孩子,只是见过身边人怀孩子,有的三个月小腹就隆起了,她都18周了,小肚子还平平的。

    她不见得多喜欢小孩,但是自己怀了孩子可不一样。

    图子歌换了睡衣在床上坐着,目光时不时就落在自己的小肚子上,周凌川洗了澡后就坐在沙发上看文件。

    “你别看了。”图子歌开始对他这种每天对着文件的生活很是反感,不见得有什么感情好谈的但她也希望在这个家有人能陪她说说话,后来渐渐就习惯了,他只要在家隔三差五会带一堆文件回来。

    周凌川没应声,图子歌下了床走过去直接把文件从他手里抽走,负气的站在那撅着嘴。

    “如果打扰你休息我就去书房看。”

    “不行。”图子歌按住他的肩膀不让他动。

    “不是说了别担心,只要没有不舒服都是正常的,明天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图子歌指了指自己的小肚子:“你看看啊,真的一点也没变化。”

    她干着急,周凌川又表现得不紧不慢的,图子歌一急,抓过他的手就按到自己的小肚子上,“你摸摸,真的很平啊。”

    周凌川宽大的手掌贴着她的小腹,透过薄薄的真丝布料,温热的气息从掌心里传至她的身体,让她觉得很舒服。

    “你手真热。”这一舒服就把忘了刚才的急躁,上扬着眉眼低头看他。

    以前两个人都互不干扰,更别提身体接触,今天连着两次她都把他手按到她小肚子上,这种肢体接触还真真头一遭。

    图子歌目光直白单纯,眉眼微弯小酒窝若隐若现,待她笑着撞见他有些复杂的目光里,好像才发觉自己正拉着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

    “你继续看吧。”图子歌下意识的甩开他的手,有些别扭的转过身嘟囔了句。

    周凌川看着图子歌钻进被子里,目光不自觉地落在自己的掌心上。

    图子歌睡的不怎么好,梦里头跟群魔乱舞似的最后一样没记住,只知道太特么累了。

    一早,周凌川把她从床上拎了起来拽到洗手间逼她洗漱,图子歌坐在马桶上打了好几个哈欠,才开始洗脸。

    下楼时,大家已经坐到餐桌前。

    图子歌走了过去,叫了声爸,妈,然后在周凌川旁边的位置上坐下开始吃早餐。

    “图图,凌川说你要去做检查,怎么了?”

    “爸,也没什么,只是肚子一直不见大想去看看怎么回事。”

    关正初听到这处,猛的抬头看向她。

    图子歌正说着话毫无防备,被她突然的冷眼吓了一跳。她愣了下,低头继续吃东西。

    周凌川和图子歌一道出门,关正初板着脸看向周博文:“我就觉得这图子歌有问题,不会怀孕这事儿是假的吧。当初要娶她我就不同意,你偏由着凌川胡闹,结婚是儿戏吗?这么大个事儿就一句怀孕了要结婚,有没有把我这个当妈的放在眼里。”

    “怀孕怎么可能是假的,凌川前些日子才陪她做的产检。”

    “我一看图子歌就不是善茬儿,指不定有什么猫腻,不行,我得跟去看看别跟这丫头片子给骗了。”

    “去什么去,你就爱多想。图图小姑娘挺直率的你别总给她脸色看,现在进了家门也是一家人了。”

    “周博文,你是不是巴不得把图子歌当亲闺女看了,如你愿了,你高兴还不不及是吧。”

    “你都说什么胡话,不打牌去就在家跟我置气。”

    周博文起身就走,关正初吼了句:“你干什么去。”

    “去公司。”

    周博文现在是退居二线,但公司话语权还有十分的力度。

    关正初看着周博文冷着脸走了,心下恨得牙痒痒,图子歌她永远也不会承认这个儿媳妇。

    孩子生了就让她滚蛋。

    ***

    周凌川陪图子歌去做检查,五十多岁的老教授面目慈善,始终挂着和蔼的笑,“第一次怀孕没经验,怀下一个就知道了。你是太瘦了所以不见长肉,胎儿会在16周后快速生长,那时羊水渐多,肚子慢慢就显了。”

    “我这已经18周了。”图子歌还是担心。

    “我见过一个孕妇20周的肚子跟小姑娘似的,她和你一样身材很好。你的胎心监测都很正常,要是还不放心就做个b超,但是我不建议你做,你上个月做过这里记录胎儿数据一切正常。”

    “不用做吗?”她也听到怦怦的胎心跳动,但她又听不懂。

    “没这个必要。”

    图子歌看向周凌川,后者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你就不用乱想了。”

    “我天天吃,吃的那些东西都哪去了啊。”图子歌接过的方纸擦拭着小肚子上抹的凡士林。

    老教授放回监测仪无奈笑了,“你就这体质,甭着急再过几周你想不显都不可能,后期还会有些水肿,到时你可别嚷着嫌丑。”

    既然老教授都这么说,她也没什么不放心的,如果怀孩子身材还不变,那岂不是幸运到爆。

    俩人刚从里面出来,就听到有人叫周凌川。

    图子歌随着周凌川转身,一回头就看到冲这边招手的林少何。

    图子安说她和周凌川的事儿是林少何捅出去的,虽说没了以前咬牙恨劲,但也极其不待见他。

    “你怎么在这儿?”林少何问周凌川,又看了看图子歌,“这不是图图妹子。”

    图子歌扯着嘴角,白了他一眼直接转身冲向别处。

    “哟,这是怎么着了,拿这眼神瞧我,凌川你们怎么在一起,怎么来这儿……”林少何突然瞪大双眼,“哦,你们不会是?”

    “图图怀孕了,我陪她产检。”

    “图图怀孕了,谁的,你的?”

    “别人的我陪?”周凌川黑脸。

    “我操……”

    林少何说什么也不放过周凌川,嚷着晚上一定要搓一局。

    他是陪媳妇做检查急着要走,不然在这儿就得骂半天街,因为周凌川居然结婚了。

    这么大个事儿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人生苦短,须及时行乐。

    图子歌回了自个儿家,她压根没打算去周凌川他们的局,但是晚上八点多,周凌川打电话让她过去。

    跟图子安打了招呼,就开着周凌川给她那辆进口奔驰ag过去。

    她看到这车的时候吓了一跳,太特么的霸气。她新手觉得小车更适合,但周凌川说了这车安全系数高,有小的碰撞也确保她安全。

    她觉得他说得对,安全最重要,但是每次开出去,在路上都是磨磨蹭蹭,后面没少被人按喇叭。

    最可气的是,有一次去加油,她加了三百块钱的油还被加油站服务员笑话,嫌她抠门。

    擦……

    姑奶奶花的是自己钱好伐!

    服务生把她带到楼上包厢,门推开,里面的哄闹声传来,震得耳朵发麻。

    下意思的蹙眉,刚迈开步往里走,包厢的人就看到门口的图子歌。

    图子歌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跟人聊天的周凌川。

    周凌川冲她招了招手,震耳的吵闹声让她皱起眉头。

    林少何没等她走到周凌川身边,率先截住她的去路。

    图子歌抬眼看他:“让开。”

    “我说小图图,哥哥可是看走了眼,原以为是只小野猫没想到是只大老虎,你这本事大着呢。”林少何讽刺的话音是个人都听得出来。

    “敢情叫我来是挤兑我的?”图子歌没找他麻烦,他倒送上门。

    “能进周家门的女人不是官场就是商场上的,你这小丫头片子倒是能耐,你不是说凌川不是你的菜吗,怎么转头就大了肚子直接嫁了过去,你这耍的什么心眼。”

    “林少何是吧?”

    “对,是小爷我。”

    “甭拿你那龌蹉心思猜别人的想法,我跟你可没半毛钱关系,我有没有本事那是我的事儿,麻利儿离我远点,不知道自己长得很碍眼吗。”

    “哟,嫁进周家看我都碍眼了,你不是说周凌川有女朋友吗?不是你吗?齐紫涵没攀上倒是让你下手了。”

    图子歌是看出林少何想什么,合着指责她打了周凌川歪心思。

    她不怒反笑:“对啊,这叫先下手为强,她拿不下我拿得下。姑奶奶有本事,你能怎么着。”

    “承认了?那天在君城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怎么,替齐紫涵抱不平来了?让她自个儿来,姑奶奶现在肚子里有筹码,酒都不用喝她就输了。”图子歌扬着秀眉,眸子射出的光都是挑衅。

    “操,凌川居然着了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的道。”林少何打心眼认定图子歌不是善类,用了什么手段怀了孩子一遭跃上枝头。

    “怎么,觉得我脑子不如你?”周凌川不知何时来到林少何身后。

    周凌川在这帮哥们当中,聪明睿智冷静谨慎,各方面条件都是最拔尖儿的,大家私下里没少议论哪家千金能进得了周家大门,突然就婚了,“让一个小丫头片子拿下,脑子好使?”

    “叫嫂子。”

    “嫂子?”林少何嗤笑了下。

    “林少何,说来我得多谢你,要不是你我跟周凌川还真没今天。”图子歌就想气死他。

    “哟,我这还做了帮凶?”

    可能在所有人眼里图子歌从各方面都配不上周家,她攀了高枝儿,使了什么下作手段,但即使这里所有人都这么想,她再气,也要笑着昂首挺胸。

    她伸手抓过周凌川的胳膊,笑着把脸颊贴在他的肩上,笑得得意却咬牙小声道,“气死这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