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主宰创造系统 > 第十四章:赴宴

第十四章:赴宴

作者:月老挂月刀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主宰创造系统 !

    ,最快更新主宰创造系统最新章节!

    谈及此事,从柳非的口中描述他大概的了解了一下上官霞,芳龄二十,其见过的人都描绘说是绝色倾城之美女,有人赋诗赞美过她的美貌: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

    父上官庄为滕州长史、家族世代为滕州官员体系中的中流砥柱。家族产业也是颇广,涉及各行各业。

    上官霞从小便在书香门第的环境下长大,四书五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滕州青年才俊心目中炙手可热想要娶到不可多得的才女,可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削尖了脑袋也没抢上定州的王爷。

    在柳家出来已是下午,王沐阳便回到了府邸,从侍卫口中得知那亲迎的队伍估计要等到明日早上才能进城。

    这座府邸内竟然还有一间书房,此刻王沐阳坐在书案前思考着自己的所见所闻,在回来的路上,王沐阳发现这里的百姓生活安居乐业,过的很惬意,这勇武王对待黎民百姓看来还是不错。

    “报、滕州刺史唐白求见王爷”在王沐阳的书房内思考如何效仿此处治理百姓有方时,被门口的侍卫打断。

    “快快请进来”听到唐刺史的到来,王沐阳起身不由得高兴的对着侍卫吩咐道。

    “看来勇武王是知道了香烟之事,自己的生意送上门来了”心底暗暗窃喜。

    “拜见定安王,不知王爷在此处过的可算舒适”唐白刺史被侍卫带到书房,看着在门口等待自己的王沐阳,行礼问候道。

    “哈哈,还得多谢勇武王,安排这等环境优雅书意的府邸”王沐阳嘴角上扬高兴的回答道,这里可不是他对王爷的客套话,是对这府邸真的很满意。

    “那就好,那就好”唐刺史满面红光的笑着说完,在王沐阳的示意下坐在他的面前下首位置。

    “不知唐刺史,来此所为何事?”明知故问的王沐阳,一脸疑惑的看着唐白刺史问道。

    “听说王爷的亲迎部队快要到来,我家王爷怕您到时忙不开身,所以今晚就在王府中大办宴席,特来恭请王爷大驾勇武王府”唐白刺史这等人物,岂会不知王沐阳的做派,看来在香烟之事上……

    “勇武王有心了,还请唐刺史替我先谢过王爷美意,我这就准备前往勇武王府”这勇武王的意思,他也是能够估计出个一二,看来勇武王还是想和自己洽谈此事的事宜。

    得到王沐阳的赴宴回复,唐白刺史这一把年纪之人,高兴的客套几句,便先离开回那勇武王禀报而去。

    准备一番,王沐阳备了香烟数十盒,其它的礼品一概未购置,因为他知道勇武王邀请自己的目的。

    王沐阳在侍卫的簇拥下,前往了勇武王府,在路上不时遇见巡察的侍卫,越是靠近勇武王府越是有大量的护卫。

    骑乘着骏马,穿带着王爷的服装,还有勇武王之前的通信,路上遇见的侍卫纷纷行礼问候,给足了王沐阳的面子。

    “拜见定安王爷,我家王爷早已等候的大驾多时了,快快请进”门口的守卫们,也是接到了通信,见到了王沐阳侍卫们瞬间就是明了他的身份,特此带着他进入了勇武王府内。

    走在王府的府内,王沐阳心中惊异不已,这王府内的规格竟然如此寒酸,比一般的王公贵族的府邸还差,就连赐给自己歇脚的府邸也比这里强上许多。

    太不可思议了,这勇武王竟然还是一位简朴的王爷,除了侍卫,王府下人和侍女们也是很少,太清苦了,这是王沐阳对勇武王的第一印象。

    到了大厅内,这里早已备上了酒肉,上首的一人和下面的唐白刺史都已站了起来。

    “不知本王的安排,定安王可否满意”上首的位置上传来一道雄厚有力的声音,让人一听就很局促,不过王沐阳身为王爷,自然不可能落了他的下风。

    抬头看着他郑重有力的回答道:“多谢勇武王的美意,本王甚是满意”。

    快速的打量了一下勇武王的样貌,此人大概四十多岁,面貌就是高鼻、大眼、昂首挺胸,声音宏亮,气质上刚猛狠烈,如同猛兽般的男子汉,真正的阳刚霸气王者风范。

    怪不得偌大的滕州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条,看到他的样貌,王沐阳也就是知道他的霸气不是别人能够敢正视的。

    “定安王能够看上寒舍,本王略感欣慰”看着不卑不亢,和自己对视的王沐阳,心底也是很诧异,不是说这定安王在管理定州上漏洞百出,可是今日一见不仅相貌英俊潇洒,而且身上也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自信,这样的人恐怕不是传言所说的一人。

    “勇武王客气了,本王深感荣幸”在他们坐下后,王沐阳在勇武王的下首的酒桌前坐下。

    这大厅里就摆满了三张低矮的桌子,几人落位,在唐白刺史的敬酒下,三人先是端起了一杯酒,几人甚是豪爽都是满饮此杯。

    勇武王和王沐阳他们先是聊了一会他路上的趣事,而后又恭贺祝福王沐阳有了好福气娶了上官霞,祝贺一番之后。

    勇武王才问道:“不知定安王制造的香烟可曾有合作的意念”虽然唐刺史说他有意要自己和定安王合作,可也不得不先问占据主动。

    “嗯,本王确实有此意愿,就是想要王爷的大力支持”聊到这里几人分别都没拐弯抹角,单刀直入直切主题。

    “这香烟我看,由定安王你出资工艺制作方法,由我滕州提供材料,制作完成后也由我们滕州销售,这样你挟技术我们两家五五分成,你看怎么样”勇武王面不改色的将自己心底的条件说了出来。

    听着勇武王的狮子大开口,王沐阳先是眉毛一皱,而后开口道:“这制作工艺手法繁琐,不能够传授,我家娘舅柳元勇是滕州的富贾,他也想要参上一股,从我定州运输过来由他销售,王爷直接提速分成即可……”。

    “嗯!若是定安王如此,岂不是吃亏了,看来王爷还是挺照顾他们柳家”勇武王也知道王沐阳肯定不会放出制作方法,就连合作也是拉出他的舅父柳元勇。

    “那是,能和王爷合作,我也不介意薄利出售,以后我定州出资成品,加上柳家运输方便和王爷的声望,恐怕无人有胆搅乱局事”王沐阳知道想要在定州推广香烟,就不得不讨好他。

    “定安王,你可没说还有柳家一事啊”唐白刺史在旁听后一愣,本以为只需要两家合作,没想到这中间还有一道、这样一来利润又要被分割出去不少。

    “我家舅父本就是滕州人士,这些年和舅父的关系生疏,特此有了这条生意还能增进两家的感情,何况他赚的钱还不是为王爷服务么,滕州地界上只有王爷一家何怕利益被分瓜”和他合作,肯定不能让他勇武王一人控制,自家舅父说什么也要争取进来。

    “话不能这么说,这本就是两家……”这几日唐刺史虽然和王沐阳私交不错,可是到了国家利益上,却不得不处处想要多加争取。

    唐刺史的话还没说完,上首的勇武王喜怒不于言表,打断了他的话,扯开话题道:“听说王爷前段时间亲征剿匪,可是铲除了不少的匪徒,今日本王又观王爷身边的佩剑可是不凡”。

    “让勇武王见笑了,封地内的匪徒祸乱百姓,不得不将他们斩杀马下,至于这把宝剑确实是有些来历”王沐阳可不愁和他的合作,因为他吃定勇武王对此事的心情比自己心急,既然他想拖延,自己也不上赶着贴他。

    “哦,这样看,王爷剑法也是了得?”勇武王可是对有功夫的人从心底就有莫名的喜爱,在他封地内不难能看出来,武将要比文官地位高比其他的地方。

    “这剑法不敢说精通绝妙,但也是略懂一二”这还是自己谦虚,王沐阳来到这里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以他的见识这中间剑法可以说是大华国内上乘剑师的功力。

    “哈哈,府中几日在那罗刹国抓了一批奴隶,我的府中还有一些剑法颇为精炼的剑师,王爷若是有雅兴就指点他们比斗一番可好”勇武王颇有些喜爱看别人比武、所以一同邀请定安王指点观看。

    “能够和勇武王一同欣赏,荣幸之至,没想到王爷如此威能能够抓住罗刹国的野蛮人”听到他能抓到罗刹国的奴隶,王沐阳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军力。

    勇武王估计早就准备好了这场比斗,这才刚开始就从外面带来五个带着镣铐的奴隶,这罗刹国的人和汉人不是一个种族,这上位者对下位置的歧视,从他们的待遇上就看出来。

    “王爷这罗刹国的老毛子,野蛮粗鲁还请王爷小心”押送的侍卫把他们围在一起对着勇武王道。

    “王爷放心,有我等在此定当不会让他们近身半分”和奴隶一同来的剑师自信的对着王爷保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