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主宰创造系统 > 第五章:出城剿匪

第五章:出城剿匪

作者:月老挂月刀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主宰创造系统 !

    ,最快更新主宰创造系统最新章节!

    权限:二级(下级权限,需两千点声望)。

    挨千刀的系统权限,竟然整整翻了四倍,王沐阳恨不得生吃了这破系统。

    看来这查阅地图资源的日子还很漫长,一切就只能靠自己了。

    睁开眼睛,坐在这辆豪华的马车内,王沐阳不得不佩服赞叹古代的王公贵族的奢靡生活。

    本来封地内的马匹稀缺,尤其是战马,可是这辆马车配备了两匹上等西域战马。

    黑楠木车身,雕梁画栋,巧夺天工,马车四面皆是昂贵精美的丝绸所装裹,镶金嵌宝的窗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

    有了这一道纱帘使得车外之人无法一探究竟其中这般华丽的内饰和飞驰的车中的人物,带着一种神秘而又高贵的气息。

    外面的十名护卫也是骑着西域的战马,护其左右。

    这次剿匪,王沐阳并没有多带城中的近卫兵,而是留给了李青代为掌管,这王沐阳出走的这段时间。

    他已经仔细的交代了李青,估计已他的才智不会出什么差错,这样他才能安心的出城剿匪。

    还有就是剿匪之势被那些名门望族所阻,听说剿匪需要他们上交物资,纷纷推辞劝告自己,不要花费冤枉的钱财和粮食。

    他们肯定不想交钱,这些匪类从未给过这些豪门宗室的压力,王沐阳本想再于之周旋,可是剿匪任务临近,看来只能等到自己凯旋归来再好好收拾他们了。

    时间飞逝,转眼间便进入了军营之中,王沐阳漫步走进早已设好的帐篷之内,这面帐篷内的东西一应俱全。

    俨然就是自己在王府中的书房一般,等王沐阳刚刚坐下,吃起下人端来得茶水之时。

    从帐篷门外传来两个男人雄厚的声音“末将琅天、李琦拜见王爷。”

    “无需多礼,二位将军快快请进”王沐阳起身看着侍卫挑开的门帘对着行礼的二人答到。

    “谢王爷”二人龙行阔步走入帐篷之内后在王沐阳的示意下坐到他的下首椅子之上。

    “不知前几日,我让李大人所加急打造的兵器护具可曾送到,另本王让你们加紧训练挑选的勇士可是准备好了”王沐阳轻轻的将茶盏放下,问着二人。

    “回,王爷这李大人昨日已经将送到,加上兵营之内的存量,一共装备了三百名士兵”李琦知道王爷要出兵剿匪,所以将剩下的盔甲武器装备起来,做好了准备。

    “三百名勇士已从军中挑选,经过这段时间的严加训练,定州之内定无敌手”琅天自信于自己的训练挑选的兵士。

    “甚好,传令召唤三百勇士,本王今日要亲征剿匪”王沐阳高兴的拍案而起,自己定要将定州之地内的匪徒连根拔起。

    “什么!王爷要亲征剿匪,这可万万使不得,此事还是由末将前去即可”下首的琅天一听说王沐阳要御驾亲征,心中可是大吃一惊,这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这定州可怎么为好。

    “望王爷三思,末将和琅将军的意见相同,此事还是有卑职同去为好”李琦也是赞同他的意见,这要是出了事,怎么向定州百姓和王后交代。

    “二位将军,无需多虑,这本王来时路上早已考虑完毕,这定州匪类凶悍难道还能比我军士还要勇猛?”王沐阳说完又是接道。

    “本王御驾亲征,定能给将士们带来一股除掉定州匪类战无不胜的勇者士气,黎民百姓也会对本王的这种做法深感自豪,这也是本王愧对百姓的弥补”王沐阳声情并茂的解释道,这两位将军还是惧怕自己出事。

    看着他们犹豫不绝,但是自己又不能出言伤了二位将军的一片好心,只好又是开口道:“两位将军就是如此不放心,不看好我定州的军士么,还是说本王的大军是纸糊的不成”。

    “王爷明理,这一切都在末将眼中,日后的百姓肯定会爱戴拥护王爷,末将祝王爷旗开得胜”两位将军商谈一番,知道王爷主意已定,而且身边有着武功超然的侍卫只好附和同意。

    跟在王爷身后,出了帐篷将三百名召集在演武场内,琅天上前训话。

    “今王爷要率兵剿匪,定州匪类杂多凶悍,若是王爷此行若有什么闪失尔等可知如何”琅天目光凌厉的看着三百名士兵。

    “将军放心,我等就是拼尽最后一滴鲜血也要保证王爷周全,若是王爷有半分差错,我等提头来见”听到王爷要亲征剿匪,诸位兵士都是虎躯一震,纷纷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好,这才是我定州虎狼之兵”琅天看着虎背熊腰气势轩昂的士兵,不由的一股自豪感由然而生。

    离开大营,此行由王沐阳亲自统帅带领下奔着定州边境而去,这次王沐阳可是打算从外而内,逐个击溃这些匪类。

    这三百名的士兵可是没了优良战马的坐骑,都是普通的战马,脚力显然比西域的战马差上许多。

    这一路上声势浩大,另临近的匪类早已觉察到,这让本来就听到王爷有剿匪意向的他们,如临大敌,可是看着从自己领地越过的大军,纷纷而又摸不清头脑。

    一些头脑简单,脾气粗暴的匪首,甚至出言讽刺,这胆小的王爷,看来也就是放出风声一显威风,派兵走个过场,并没有胆识清理定州匪类。

    定州金银不多,可是官府粮草确实丰裕,此行只是带了行军粮草,只等到了目的地,从县府粮库征取。

    一连行军三日,便到了军营的大后方的如安县,一到了此地便入住了兵站,王沐阳便下令前去征收粮草,派兵勘察询问此地匪徒的聚集地,而又招来本地知县。

    不一会间,此地知县来到了王沐阳的门外,知道此次剿匪竟然惊动了定安王,可是把他吓的不轻。

    此刻在等候传召的如安知县陈欧可是满头的大汗。

    “陈知县,进来吧”王沐阳洗掉身上的灰尘和汗水,便坐在客厅之内对着等候的陈知县说道。

    “吱呀”一声,从外被侍卫推开木门,陈知县走了进去,看着上位不怒自威的王爷。

    “下官,拜见王爷”陈知县对着行礼,不敢直视王沐阳。

    “不用多礼,本王把你唤来不是问罪于你,只是想要了解此地的匪类的聚集点,你若在其它方面有什么过错自然有李青大人过问”王爷看着一脸不安的陈知县开口道。

    看来王爷此行真的只是为了剿匪,这如安县的匪徒另他也是苦不堪言,自己的地方管理上有一处多达百人匪徒,自己一介文人和为数不多的捕快怎么可能斗的过那些匪徒。

    陈知县对这些土匪也是深感厌恶,可又无能无力,只好无奈的说道:“禀王爷,下官无能,在这如安县的后山有一群无法无天的山匪,多达百人,经常下山抢掠;

    本地捕快不堪一击一连死伤十几人,弄的本地捕快纷纷辞去职位,下官也曾禀报过李大人,可是几次派兵可是几次都是无果”

    这些事情王沐阳其实也是略知一二,之前的记忆里,王爷一心想要和豪门望族争斗,而放任这些匪类。

    “陈知县放心,本王这次要一举剿灭此地上的山匪”王沐阳想要从如安县先开始动手。

    “下官代替如安县百姓谢过王爷”陈知县连忙跪下,拜谢道。

    “陈知县快快起来吧,这是本王应当做的,这些年可是苦了百姓了,陈知县回去等候佳音吧”王沐阳禀退了陈知县。

    一番整顿,王沐阳打算连夜进攻,趁着夜色一举攻克山匪,自己来时山匪有可能已经知道,估计他们也会认为自己会整顿明日侦探再有动作,反而不会想到自己迫不及待的想要剿灭他们。

    将马匹置于兵站,王沐阳带着士兵,悄悄的来到了山匪的山寨前的树林隐蔽之处,打量着面前的山寨。

    来时路上,在一边的树下瘫倒着几位尸体,这群山匪明知道自己来了,还这么放松,放哨的岗位上竟然还敢喝酒,自然被他前行的斥候一一击杀。

    此时已经是深夜,里面不时还有人交谈,看来还有零星几处岗哨,

    王沐阳命令弓箭手将箭头用布裹住占满桐油,夏季本就是干燥易燃,估计有了火箭进攻会立马点燃此处山寨。

    为了以防万一有山贼逃走,又另弓箭手十步一点,协同剩下的兵士站开围住山寨,打算点燃山寨后,击杀围剿逃出来的匪徒。

    等一切就绪站开,随着王沐阳令下,占满桐油的火箭此刻万箭齐发,气势汹汹的奔向山寨。

    嗖嗖……

    所有的利箭全部射中木制的山寨,瞬间里面一片火光冲天而起,将漆黑的深夜照亮,一片赤红的火焰将山顶上的天空都染成了红色。

    里面传出阵阵嘶声裂肺的惨叫,里面的匪徒,有的喝醉了躺在床上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便被烧焦,逃出来的匪徒也是早已乱了分寸没有了秩序,看着山寨内的一片火光,没了生存之地,只能爬上山寨的围墙打算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