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星宿劫 > 第五十章 三两,先生

第五十章 三两,先生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星宿劫 !

    缺月形状的玉坠,让李从珂想到了名为缺月的楼。

    麻脸姑娘又申称自己能在他抬头只能依稀瞥见几缕星光的黑夜中看到一轮美丽的缺月。

    太过巧合的巧合,有时就算不得巧合。

    所以李从珂回过神后,就开门见山道:“你是缺月楼的人?”

    麻脸姑娘笑吟吟道:“看来我猜得没错,缺月楼的人可以很快认出聚星阁的人,反过来也是一样。”

    “可据我所知,聚星阁与缺月楼之间并不存在盟友关系。”

    听得李从珂之言,麻脸姑娘舔了舔嘴,没有急于争辩,因为事实的确如此。缺月楼自建立之时起,除像她这样没有特定职位的散人外,其余核心者几乎从未离开过江南之地,而聚星阁远在陇西,又是在近些年才展露峥嵘,若说两者之间存在盟友关系,连她自己都会不信。

    “盟友关系的确没有,但也没有敌对关系,你又并非天生恶相,偶然碰见,对你伸出援手,不足为奇啊。”左走几步,又走几步,麻脸姑娘终是想好了这番措辞。

    李从珂并未追问她为何要在夜间出行时带上显眼双钩,只是道:“按姑娘的说辞,你虽是缺月楼中人,但解救在下,是你一人的想法和主意,与缺月楼无关,是也不是?”

    麻脸姑娘点头,正欲进一步解释,李从珂的眼神就偏移到了旁侧,自言自语道:“是单单陇西这块地方的水越来越混了,还是偌大的江湖变得更深了?一天之间,和十大门派有牵连的人就让我碰到了三位。”

    “三位?”联想到那动身时隐约有铜钱响,一闪而逝的紫衣身影,麻脸姑娘姑且将他算作了一位,饶是如此,她只扳了两个手指,思绪就骤然停滞。

    “连我在内,也才两个啊,哪来的三位?”

    李从珂注意到她,问道:“先前那名紫衣人的身影姑娘可瞧仔细了?”

    麻脸姑娘道:“若是瞧仔细了,还不一定会救你,不过虽然他长什么样我没能看见,通过他的气息和身法,还是有些猜测。”

    李从珂直接道:“不必猜测了,那人是梅山郎张铜线,江湖人称紫衣青面,他正当年的时候,蜀唐门还没有定下唐门无外姓的规矩,凭一手掷铜钱的功夫,他在蜀唐门当了几月教习。内门外门倒是不知,可经他那双手掷出的铜钱,乃一等一的杀人利器,有些阅历的江湖人中,此为共识。”

    她突然笑了起来,挤着左脸的麻子,道:“你这最后一句话,我听着有些炫耀的意味。”

    李从珂摇头,“不是炫耀,后知后觉不怕,怕的是关键时刻连份该有的眼力都没有。我要真跟初入江湖的愣头青一样,碰上这么个特殊时期,早就不知死在哪个无人知的角落了。”

    “倒是实话,但那张铜线不在梅山,跑这来干嘛?”

    “缺月楼远在江南,姑娘不也来了陇西?”

    “我在缺月楼里就是个可有可无的散人,跑哪里都一样,张铜线能跟我比?”仿佛觉得这番话有些不对,麻脸姑娘很快又改口道:“嗯......我能和他比?”

    “自然能比。”

    麻脸姑娘忽而紧盯着李从珂的眼眸,宛若在其中瞧见了以往天上才有的星光。

    被一个姑娘家用这种眼神盯着,换成以前,李从珂早就如芒刺在背,浑身不畅,眼下却一反常态,他非但没有半分拘泥,脸上神情也像在陈述一个最真的事实。

    “血衣门的护法薛藏绣,被他认作大哥,但他既不是在为薛藏绣做事,也不是在为自己做事,而是听命于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子。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他不及你。”

    “血衣门?那可是比杀人庄还要疯狂的门派!什么样的女子,年纪不大,竟能调动他们?莫非她的背后还有更大靠山?”

    麻脸姑娘有些震惊,除了张铜线,李从珂另外提到的血衣门薛藏绣以及那名女子,完全不在她的预想之中。

    “更大的靠山肯定存在。”相较之下,李从珂显得镇静许多,徐徐道:“但是据我推测,今夜对他们下达主要命令的人,还是那女子。”

    “说了这么多,那女的什么来历,你弄清楚了吗?”

    李从珂解下腰间酒囊,缓缓吐出一口气,“不急,既来之,则安之,慢慢想,反正聚星阁离这不远,到时能赶得回去。姑娘杀人的速度快,走人的速度更快,想来也不会引来追兵。不如先告诉在下,你的名姓。”

    “可以。”麻脸姑娘答应地很干脆,但还是提了个要求,“先给我喝一口你的酒。”

    李从珂于是将酒囊递过。

    麻脸姑娘接过后,根本不闻味道,当即朝喉咙猛灌一口,酒入肺腑,率先体现酒劲的却是她的脸颊,顷刻间尽是绯红。

    但她的头脑仿佛很清醒,没有忘记答应李从珂的事。

    “我姓封,名三两,记住啊,一两二两那个三两,不是一娘二娘那个三娘!”

    李从珂似懂非懂,脸上也似笑非笑。

    麻脸姑娘饮酒之时,他袖中棋外露了三颗,一黑两白,势反如玄阴锁阳。

    他抬头看,仍不见那轮所谓缺月,依旧只见寥寥星光。

    有差别的是他此刻的心境。

    “甘为棋子的血衣,似乎比不得愿为棋手的布衣......”

    ——————

    没有游侠舞剑,也没有酒气四溢的上好厢房内。

    梁如真又吃上了葡萄。

    色泽上相较于下午她初到杜家酒馆时的那串泛要青许多,味道也是涩多于甜,她这次咀嚼得却更加认真,吃下一粒便要吐出一籽,没有像之前那样一并吞下去。

    只不过,梁如真吐籽的方向实在太过具备针对性,程耳与白子飞知道她心情不好,分明已与她刻意保持了一定距离,从她口中吐出的葡萄籽,十颗里至少有七八颗仍碰到了他们的衣衫。

    剩下那两三颗,也不是恰恰打偏的,相反,正中面门。

    以两人的修为,莫说普通的葡萄籽,就是在江湖上排得上号的独门暗器,这般距离都有很大可能轻松躲过,但碍于如今的身份,眼下他们是既不能躲也不敢躲的。

    “没什么想说的?”

    许久,梁如真终于无籽可吐,端起桌上茶壶,往杯中倒了一杯早已不热的茶水,连饮几口,润了嗓子过后,向头颅低垂,此刻瞧不出半分江湖傲骨的两人问道。

    程耳面色难看,是真的无话可说,毕竟他是梁如真身边第一个对上夏鲁奇,又最先败下阵来的人。

    至于白子飞,眼神倒是连连变幻,却终究不敢与梁如真对视直言,几度欲言又止。

    梁如真将茶杯重重搁在桌上,冷笑几声过后,转头朝着四人之中修为最强,实力最高,由始至终都不曾被葡萄籽波及的薛藏绣道:“薛先生,直到现在,我还是愿意称你一声先生。作为血衣门的嫡系,本该在江湖叱咤风云的人物,退居幕后,总该有许多想说的,不会像他们俩一样吧。”

    薛藏绣开口:“只怕我愿说,小姐不愿听。”

    梁如真笑中冷意更甚,“等传到我爹耳中去,他只怕更不愿听,只凭自己的脾性和对女儿的宠爱直接做事了。虽然在我自己看来,很多时候我的确缺乏耐心,但这也得看跟什么人比较,和我爹相比,我的耐心,只多不少,不是么?”

    薛藏绣领会其意,很快皱眉,“江湖事源于江湖,结或解都应用江湖道,大人的手段,太偏向于朝堂和军方,在薛某看来,是真的不妥。”

    梁如真道:“我也觉得不妥,可一个习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浪荡游侠,我身边的四位高手竟都拿不下,反而坐看我受辱。江湖道解不开的结,何不用兵刃之速?”

    薛藏绣提醒道:“那夏鲁奇在为游侠之前,也入过行伍,论兵刃之速,他的理解,不会差。”

    梁如真哼道:“却不信他弃戎装着青衫,危难时刻振臂一呼,仍有千军万马响应!况且这秦州地界,就算真从外面混进了一条龙,能不能撑直身躯,横渡天水,都是个问题。”

    薛藏绣先点头,后摇头,道:“小姐把问题想的简单了些。秦州之地,固然算是你的主场,可天下之大,还有多少类似于秦州的城?一城兴兵,只为一人,逢此特殊时节,招来一国之祸都未必没有可能。”

    梁如真心中微震,但脸上仍有不服之色,“一国之祸?自黄巢起义后,这个国家的祸患还少吗?薛先生,遇见你之前,我碰到过纯粹只教书育人的‘真先生’,忠孝礼仪廉耻,这六字他们片刻不离,逢人便提,到头来老死卧空山,葬枯木之下,有谁记?有谁忆?有谁懂?国之将倾,祸不单行,说句大胆的话,唐旗虽还在,这天下却几乎注定不再姓李,黄巢做了出头鸟,败了,也胜了。莫说本小姐欲动刀兵只为擒人,就是真要操戈乱国,长安城的李皇帝还能提剑来杀我不成?!”

    薛藏绣忽而默不作声。

    他虽远在陇西,但毕竟是江湖出身,网络一些江湖人本走天下各地收集情报,属于戒不掉的习惯,那位李皇帝的处境,他大抵是了解的,长安城内,除了几名少得可怜,仍终于旧唐室的老臣外,全是梁王朱温的鹰犬耳目。

    单骑出长安,对那位李皇帝而言,已经难如登天,何谈提剑至陇西?

    这些道理,梁如真想来也是懂的,只也许不太清楚后果以及影响,所以才会说出这番话语。

    他突然不打算劝她。

    因为他想到了自己不是真的先生,不教书,也不育人,反倒时常毁书杀人。

    但眼下的微妙气氛确实需要有人化解。

    否则便成了一个僵局。

    四周渐渐生出的串串铜钱撞击交响声给了他灵感。

    故而他伸出手指,朝窗外一点。

    梁如真目光旋即偏移,程耳与白子飞也有所察觉,齐齐望向那道归来的紫衣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