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星宿劫 > 第二十二章 奔流到海不复回

第二十二章 奔流到海不复回

神马小说 www.shenmaxiaoshuo.com,最快更新星宿劫 !

    ,最快更新星宿劫最新章节!

    行舟时快时慢,天色亦时明时暗。

    水路之远,毫不亚于陆路之遥。

    少年人生龙活虎,精力充沛不假,但毕竟是出身农家,而非渔家,陆地上本就呆得惯了,加上以往又未经过多少水路历练,时间一久,就算是疲到深处,也只能硬躺在木舟上,睡不着,昏不去。

    起初辗转反侧,还能学着谦谦君子思念窈窕淑女,到了后来,则纯粹是为木舟摇晃的颠簸声响以及自己亲自促成的“魔音”所困。

    五音十二律,宫商角徵羽......

    弥漫着浓厚古典色彩的高雅,他一向是欣赏不来,也没什么造诣的。

    正因如此,这听不出半分音律感的两种声响,反倒很容易影响到了他。

    基于精神与身体的双重折磨而产生的影响,显然不能用感染和触动等字眼来描述,何况少年听书丰富,识字却实在不多,学以致用更有欠缺。

    所以若要让他亲口描述这种影响,他的话不会超过一句,字也很难超过十个。

    少有偷闲,尽力渡河,座下木舟却始终不曾靠岸,虽不乏耐性但并非对事事都抱有耐心的摆渡男子真就于昼夜交替的某一刻听到少年迷迷糊糊地嚷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嗝~

    不应请不应景的打嗝声非但取代了这几字应带有的疑惑意味,还将短短的一句话分成两截。

    在少年不觉察时,握双桨已如把持双锏的摆渡男子很快摇头失笑了几声,权当名为方缘的少年奇迹入睡,还做了个大吃大喝的美梦,不曾想笑声还未落罢,一道比惊雷还惊的喝声便在他的侧边响起,将他仅有的一丝睡意轰散。

    “扯淡!”

    咔嚓。

    不知巧合还是刻意,少年喝声初响,木舟行进前方一块浮冰顿时瓦解,四散如碎花。

    “嗯?什么情况?该不会是船裂了吧?!”

    错将冰破声当作船裂的少年于迷蒙中睁开双眼,左右上下翻看,神经兮兮,又小心翼翼。

    随着一声脆响,男人同时放下双桨,不再以人力划船,而是任由木舟于水面轻浮,自己悠闲坐下,与少年对视几眼后,又在他面前首度摘下斗笠。

    “呃,大叔你干嘛?”

    “没什么,我就是想趁这个机会好好看看,敢质疑我划船技术和木舟质量的后生,长得俊不俊俏?”

    方缘打个呵欠,疲惫感难以掩饰,“哎呦,大叔你不要这么过分纠结字眼好不好,随口一说啦,真要不相信你的人和你的船,咱当时屁颠屁颠跑上来干什么?”

    男人故意摆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那个时候除了你,河边就我一个人一艘船,你又想要过河,别无选择啊。”

    方缘吧唧嘴道:“别无选择也是种选择,咱很饿,也很困,干粮吃光了,没东西吃,肚子太饿咕咕叫也睡不着,大叔你就不要跟咱玩文字游戏了。噢,顺便问一句,咱们在船上待多久了?到哪了?”

    男人不答,只是伸出右手两指。

    少年猝不及防,狠狠咽了口唾沫,不可思议道:“二......二十天?唬人的吧!”

    男人仍是两指相对。

    “两个月???过分了啊!”

    男人终于收回双指,抚掌笑道:“是两天,方小子,你的思维怎么一点都不正常呢?要真让你在船上待二十天或两个月,不说闷死你和饿死你,光憋都能憋死你。”

    方缘愣愣道:“听你这么一说,咱这半睡半醒,纠结之间,那方面好像是没有多少感觉。”

    男人哈哈大笑:“那是你自个忘了,前一个时辰我就看见你跟梦游似的,解开裤腰带,光半个屁股,站在船尾晃来晃去......”

    少年身子一凑,手掌顺势捂住男人鼻口,嘘声道:“大叔,看归看,别说这么露骨!”

    男人很快将他手掌推开,爽朗道:“都是男的,害什么臊,你又没吃亏,我也没占到便宜,当然,你要实在想不通,我让你看回来也行。”

    方缘屈指刮了刮鼻尖,“大男人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小姑娘。”

    男人缓缓将手中斗笠放在一旁,顺势瞥了下水中冰花月影,清凉之意由眼入心,“小姑娘的确比大男人好看,可如果你没有大男人的本事与魄力,贸然偷看,招来的就不是缘分,而是祸端了。”

    少年郎自然似懂非懂,只是装作老成道:“看来大叔你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男人笑了笑,但不同于之前的爽利,反倒有几分说不清的苦涩蕴藏其中,“陈年往事,烂透了,行舟渡水,是在前行,人啊,也当向前看。”

    方缘揉揉眼睛,左顾右盼,前后张望,接着道:“周围除了冰就是水,鱼虾都见不到,就算咱把眼睛睁到最大,也看不到什么有用有趣......”

    话未说完,声音便戛然而止。

    原来男人右手无名指已点在少年后脑之上,力道不大,却如定海神针一般,锁定了他所有的思绪。

    少年后知后觉,却不知因何如此,只感觉身心如坠梦魇,周围一片昏暗,瞧不得星,见不到月,挥手不聚风,跺脚不接地,真正混沌苍茫,孤立无援。

    很不好受的滋味。

    他无法以言语形容,甚至连最基本的话语都说不出来,纵竭力张口,亦无片声。

    久而久之,他便陷入了一种“混沌岁月不知年”的状态,可随时注意到周围一切的细微变化,却不能更改丝毫,时间与空间的概念在他的感知中愈发趋于模糊。

    直至他听见了水声。

    溪水潺潺,若琴瑟鸣。

    河水绵绵,如空竹响。

    江水滔滔,似金戈震。

    海水汹汹,同神魔怒。

    ......

    江河湖海,弱水三千,当取一瓢饮,方有机会领悟上善若水之道。

    他从这阵极具穿透力的水声之中,没能听出半分“善意”,也无取一瓢饮的心思,唯一强烈的目的是将耳中声换成眼前景。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江湖人知道这句话,家乡人知道这句话,说书先生知道这句话,所以他也知道这句话,并且一度深信。

    今时此刻涌现出的莫名怪异倒未直接动摇他的信念,却又替说书先生给他上了一课。

    有时候,虚过后,仍不会有实。

    轰隆!

    风雷之音,非风雷所引。

    密集水声将黑漆漆压作白茫茫一片,嶙峋石现,江流倒卷,一如生灵倒悬。

    鱼跃龙门,蟒蛇吐信,千万银花灿然炸开,飞沫呼啸,浪潮迭起,四海纷涌。

    他见百舸争流!

    他见千帆飘扬!

    他见万川归海!

    独不见一人一舟穿透风浪,驶至他的面前。

    蟒躯愈大,龙气渐盛,亦不得真龙之形意,沐云层,荡海域,非恩泽四方,乃威慑天地!

    强大的恐怖令他恐惧。

    以至于麻木惯了的身躯突然具备了一些活力,但不是推他前进,而是使他后退。

    男人的声音却在此时响起,不再隐匿。

    “你可以退这一步,但它将意味着你此生再无见天水,入天水的可能。我所指的不仅是你口中的秦州。”

    “还有什么?”

    他没有因自己突然恢复了说话的能力而意外,因为眼前种种给予他的意外与震撼已足够多。

    “听说过李白和将进酒吗?”

    男人没有回话,只是反问。

    少年既点头也摇头,“我只听说书先生提到过一两次,不熟。”

    “那你就好好回想一下,在那仅有的一两次里,那位说书先生都告诉了你什么,你能用到什么。”

    少年果真闭目冥想。

    但眼前的种种景象显然没有因为他双眸闭合而走向终止。

    他依旧能切身感受到那股惊天彻底,无限接近于真龙的蟒威,依旧能听到那宛若催命曲的吐信声。

    介乎于黑夜白昼间的奔腾咆哮,让他觉得自己与生存在水底的鱼虾没有什么两样,一样渺小,一样微弱,一样不知何时就要被大风大浪绞碎,甚至湮没于蛇腹之中,为世间出现真龙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一份牺牲。

    如箭离弦,如马脱缰,如虎出山。

    真龙未现,已有蟒借龙威,兴云布雨,移山搬水,教化众生。

    并非言传身教,而是让他们在对死亡的恐惧和求生的渴望双重纠缠之间自行领会。

    少年再度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江河泛红,无尸无骨,独见血光,闪烁在已渐渐生出“龙须”的大蟒口中。

    务了好些年的农,到头来却要成为别人的盘中餐,想来不管是对哪一位农者而言,都是莫大的讽刺。

    少年头脑晕眩,浑身渗出冷汗,手掌却紧握成拳,在明白讽刺为何物的时候,好似也明白了尊严为何物。

    于他而言,所谓尊严,便是六字。

    纵死,亦要向生!

    说来奇怪,亲自将少年送往这方世界感受的摆渡男人最后竟未看清楚少年握掌成拳之后骤然发力的姿势,只听清楚了他在出拳时朗声呼喝的一句话。

    确切地说,是一句诗。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男人反复回想,终于满意一笑,手指不再抵住少年后脑。

    指力刚松,少年身体便失去重心,男人见势很快将他扶住,安放在木舟之上,自己则慢慢站起,去拿先前搁置一旁的木桨。

    再度握双桨如持双锏之时,以他与方缘所在木舟为中心,四周流水很快荡起螺旋波纹,无风先起浪。

    “奔流到海不复回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