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墨邪尘 > 邪医毒妃目录 > 327 墨皇归来!
哇!繁體版

327 墨皇归来!

    庞大的无上威压没有刻意溢出,而是就单单站在空中,就让无数人有了窒息的感觉,看着空中的紫金衣面具男子,多少人这一刻,都几乎敛襟屈膝,跪倒在地。(更多文字小说,就来小说360

    毁站在君墨皇的两步之后,妖孽般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只是在视线在宴会上环视一圈后,愣了。

    夜染呢?

    那丫头竟然不在?

    墨皇在刚刚到达的时候就发现染儿不在这里,甚至连柳非笑几人的身影也不见,面具下的漆黑眸子一瞬幽暗,放出神力四处探查一番,眉头紧紧皱起,对身后的毁晃了下眼神,迈步离开。

    毁也发现了柳非笑几人的气息,当下跟着墨皇一起朝着叶隐部落的客房而去。

    叶隐部落宴会。

    叶海长长的松了口气,看着天空的眼神一阵复杂,这究竟是何方神圣?好强的威压,好强的实力!

    叶威虎目瞪圆,一巴掌拍上叶青的肩膀:“兔崽子,吓傻了吧?”

    叶青因为是少主而不能缺席这场宴会,原本因为不能跟柳非笑玄九玥几人在一起而郁积的烦闷在方才那一刻就消失的干干净净,好强大的男人!

    叶青环视一圈宴会上都还没有回过神的各位族人,眼神看着那紫金衣男子离开的方向充满了敬佩和崇热,他丝毫不怀疑,刚刚的男子只要一招就可以灭掉在场的所有人!

    叶青看着对方去的方向,去的方向……“诶我去!是柳非笑几人所在的位置!”叶青拍着自己脑门喊出一句话,身影接着就消失在了宴会上。

    开什么玩笑,夜染离开,他叶青就一定要保护好柳非笑众人,就算对方是这样的一个超级强者,也绝对不能伤害到非笑他们,拼了这条命也不能!

    叶威和叶海看着叶青突然离开,听到叶青喊得话,两人对视一眼,连忙追了上去!宴会也就这样提前结束。

    这厢。

    君墨皇和毁只是短短几步就到了柳非笑几人所在的院落。

    柳非笑、袭灭月、司末萧、曲承泽、罗莉和玄九玥正在面对面纠结着,自家队长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他们怎么才能去帮自家队长。

    因为队长不在的原因,他们几个在宴会上和众人寒暄一阵,心思总不在上,叶青看不过,让他们先回来休息,可是他们怎么可能休息的下去。

    突然院落前的空气一个震荡,惊得柳非笑几人几乎一瞬间就做好战斗准备,只是,当柳非笑抬头看到正从空中踏风而下的面具男子,玉笛,突然就从手里掉了下来。

    曲承泽几人呆呆的立在地上,他们是看错了吗?那个男人,那个男人……

    直到君墨皇和毁的身形落在他们面前,和他们面对面只有七八步距离的时候,柳非笑的声音带着几许轻颤:“君…教官?”

    君墨皇看了一圈几人,眼底流露出一丝笑意,染儿的几个队员,实力也越来越强了:“染儿在哪?”

    “哇!真的是教官!”罗莉听到这熟悉的嗓音,当下就蹦了起来,大大的眼睛带着哭意的看着墨皇,“教官,师父,师父她去帮豆毛毛进化了,师父她会不会有危险……”

    君墨皇一听到夜染去帮豆毛毛进化了,整个人周身的气势几乎能把天翻了去,那个笨蛋!大笨蛋!

    “夜苍穹,出来!”君墨皇淡淡的声音,带着无上尊威,直接震透了苍穹宝塔!

    守在蓝色冰凌外的卡卡和小穹听到这个声音,卡卡当时就落了泪,而小穹也是眼含激动,这个声音,这个人,曾经无数次让他们两个讨厌,无数次欺负他们,和他们抢染染,但是现在听到这个声音,两人心里是一种,大石头终于落地的感觉。

    有他在,只要有君墨皇在,染染就不会出事,豆毛毛也不会出事。

    玄冰折,夜染的男人回来了?

    火虎和冰凤则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声音可以从外界直入苍穹宝塔,那是什么实力?

    还不等他们疑问,小穹就闪身出了苍穹宝塔。

    而叶隐部落中,叶青、叶威和叶烘孙三人一出现,看到的就是君墨皇浑身散发着煞气,柳非笑几人低着头,像是被欺负了一样。

    叶青承受着威压坚定的走到柳非笑几人面前,伸出胳膊,将他们护在身后,抬起头,却不敢直视君墨皇的眼睛:“你要动他们,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走过!”

    呃……

    柳非笑、袭灭月五人看着叶青,默默地窘了,这叶青这是干什么呢?

    君墨皇微微眯起眼睛,幽暗的目光愈发幽邃:“你就是叶青?”毁说的那个想和他抢染儿的人?

    叶青被君墨皇散发出来的威压压制,却是直着目光不服输的看着君墨皇,“没错!”

    小穹和卡卡突然出现,两个家伙没有注意这周围的气氛,卡卡化身小毛球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君墨皇的肩膀上:“快快染染,呜呜,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君墨皇一皱眉,连毁都顾不上,与小穹和卡卡一起进入了苍穹宝塔。

    袭灭月无奈的扒开前面还愣愣的叶青,“叶青,那就是我们队长的夫君,她的男人。”

    啥?

    叶青只觉得一盆凉水当头浇下,夜染的男人?那是夜染的男人?夜染的夫君?

    叶青将疑问的目光放在柳非笑、曲承泽、司末萧和罗莉的身上,得到的都是苦笑和点头。

    叶青脸骤然一红,那他刚刚不就是搞了个乌龙!

    “啧,夜染这丫头的夫君,还真是越来越有味道了。”玄九玥摸着下巴,笑眯眯的如同一只小狐狸,这个男人回来了,总算是不用为夜染这丫头的了。

    玄九玥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睡觉去咯!”

    叶青皱着眉,看着玄九玥那一副表情,真想捂住‘他’的眼睛,他叶青也是很有味道的好不好?

    毁看看叶青,再看看玄九玥,捂着嘴偷笑了,原来他所说的情敌也是搞错了啊,这叶青看来是喜欢是女扮男装的这个小丫头了,有趣有趣,叶青还不知道玄九玥是个女娃子吧?

    毁看向了叶海和叶威:“叶老家主,叶家主,可否借个客房一住?这一路来奔波的着实有些累了。”

    叶菏了咽口水,也总算找到了老家主的威严,点了点头:“当然,夜染丫头他们住的院子就有房间,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不介意,哈哈哈▲非笑,无敌神队的你们几个,先陪我练练走!”毁笑眯眯的对叶海说完,随后一招手,一股灰色力量升起,席卷了柳非笑五人就消失在了院子里。

    叶青、玄九玥、叶海和叶威四个人站在院子里,脑子里几乎是一下放空了。

    好强!

    眼前的灰衣男子就这么强,那么那个已经离开的紫金衣面具男子,该有多强?

    叶青突然想到夜染说她嫁人的时候,说她的男人的时候,那一股子骄傲和幸福劲儿,夜染的男人,果然是一个让人震撼的男人!

    也许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让夜染这个嚣张狂妄、肆意潇洒的女子化身为幸浮女人吧?

    叶青回头看向玄九玥,脑补了一下玄九玥化身小鸟依人的依偎在他怀里,嘴巴吧唧了着还没有回味过来,脑子上就挨了一个爆栗!

    “你小子还在想什么呢!还不赶紧收拾房间去!把你的朋友都招呼好了!”叶海给了叶青那么一下,喊完一声直接和叶威离开。

    君墨皇和毁的到来,使得整个叶家都陷入人心惶惶中,叶家是强悍,大陆一流势力,但是当君墨皇到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七品神级之上的高手全部顶着巨大的威压,连动都动不了。(未完待.360xom36小说续阅读!

    这样的一个高手,若是敌人,叶隐部落很有可能一瞬间毁于一旦。

    叶海叶老爷子知道了这个高手是夜染的男人,先是松了口气,又是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幸而自家没有得罪过夜染那丫头,否则自己这条命不会被救回来,叶家可能也要就此没落了。

    叶哼在路上,对叶威只有一句话:“叶威,通知全族上下,包括所有分支旁系,在遇上无敌神队有难之时,必须帮忙!更永远不得与之为敌!”

    叶威重重的点头,紧着拳头不发一言,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高手!幸而,幸而不是敌人!

    叶孩在夜空中,看着夜空下一片宁静的大陆,抚着胡须,意味深长的笑了。

    一开始,他在担忧如履薄冰的无敌神队。如今,似乎更需要的的是无敌神队的那些对手了。

    苍穹宝塔。

    小穹和卡卡带着君墨皇到达那蓝色冰凌结界前,君墨皇先是伸手轻触了一下蓝色结界,寒冰的冷气透过指尖直入心海,君墨皇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怒火和焦急,转眼对小穹几人道:“后退。”

    小穹、卡卡和玄冰都直接退后了好几步,将目光投注在墨皇的身上,他们不能破开结界,他一定能!

    火虎和冰凤退后几步,却将疑问的目光放在君墨皇身上,他们两个知道主人嫁人了,但并未见到过君墨皇,如今看到眼前的紫金衣男子,心中不震撼是不可能的。

    但是,即便这个男人的气势很强,眼前的蓝色冰凌结界却是海下王族水晶白豚的结界,他,行吗?

    在他们或信任或疑问的视线里,君墨皇掌心隐现一股黑色的力量,甚至在他们瞪着眼睛始终注视着情况下,那一股力量以他们看不清楚的速度直直涌向蓝色冰凌结界!

    咔嚓。

    结界破碎的声音骤然响起,火虎、冰凤不可思议的瞪圆眼睛,小穹、卡卡和玄冰则是一把握住在拳头在空气中奋力一挥,太棒了!

    裂缝仅仅分开一点点,君墨皇的身影便已消失。

    卡卡飞奔着想要跟进去,却被一股力量推了出去,而蓝色冰凌结界也在这一秒恢复如初。

    “这里温度你们都接受不了,在外面安心等着。”耳边传来了君墨皇淡漠低沉的嗓音,卡卡、小穹几只的焦急情绪也缓缓放松了下来,既然君墨皇说了安心,就一定可以。

    火虎和冰凤对视一眼。

    “冰凤,我发现这个世界好神奇。”

    “火虎,你发现的已经很晚了。”

    “不不不,冰凤你听我说,这个男人气息太熟悉了!而且,太帅了!爷以后就要当这样的男人!”

    “……,火虎,你还是小鸟依人状吧。”

    “嗷!冰凤!爷一定要咬死你!爷是威武霸气!爷才不是小鸟依人!”

    小穹看着扭打在一起的炸毛正太和淡定伪绅士,唇角微微上扬,而卡卡直接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这两个家伙遇到一起,实在太可爱了!

    玄冰的目光放在蓝色冰凌结界内,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王,你终于,回来了。

    蓝色冰凌结界内,夜染抱着刚刚经历过第二次狂暴冲击的豆毛毛,一句一句的小声安慰着豆毛毛。

    君墨皇刚一走进,入目的就是几乎要被冻僵住的夜染,红唇发紫,面色苍白,心一瞬被揪住一样的疼。

    “染儿!”君墨皇快步上前,取出一个狐裘披在夜染的身上,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

    夜染的身体一下僵硬,目光放在抱着她的手臂上,瞳孔焦距逐渐消散,眼眶里好像被一层东西模糊住了,夜染不敢折,不敢动。

    抱着她的气息,很熟悉,熟悉的她鼻子发酸。

    抱着她的臂膀,很温暖,温暖的她想要落泪。

    体内的寒冷,逐渐被温暖的力量驱逐,夜染仿佛找回了自己的力量和声音,这才听到,耳边一句句的呢喃是她的名字。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怀抱。

    “墨皇。”夜染猛地回头,入目的是熟悉的眉眼,熟悉的眼睛,熟悉的眼神。

    郁积在眼眶里的泪水,一下就破眶而出。

    擦不掉,止不住。

    这些日子以来在心里扎起的围墙轰的一声倒塌了,夜染清楚的听到了破碎的声音。

    原来,所有的坚强,所有的毅力,所有的顽强,在看到君墨皇的时候,可以一瞬间消失殆尽。

    夜染这一刻才意识到,倒塌了所有坚强的她,原来也是如此脆弱。

    “我回来了。”君墨皇紧紧的把夜染抱在怀里,紧紧的,仿佛要将夜染蹂躏进自己的骨髓中。

    君墨皇有力的臂膀抱得她生疼,但只有疼痛才告诉着她,这是真实的,她的身边真的是墨皇,唇角高高的翘起:“你终于回来了。”

    “你这个笨蛋,明知道豆毛毛的结界里有多寒冷!”墨皇的掌心流走在夜染的背上,一股股力量顺着掌心汇入夜染的体内,驱逐她的寒冷,待夜染的身体不再冰冷,君墨皇才松开了夜染,绕到她的面前。

    面具早已在进入苍穹宝塔的时候就取下了,君墨皇蹲在夜染面前,伸手手指擦去夜染眼角的泪水,亲吻她的唇角:“染儿,放心交给我。”

    夜染刚想说话,怀里的豆豆突然又开始剧烈颤抖了起来!

    第三次狂暴冲击,开始了!

    “墨皇,墨皇,豆豆第三次冲击开始了,怎么办?!”夜染一下慌了神,刚刚的第二次已经彻底用尽了豆毛毛的最后一点力气,夜染没想到第三次会距离第二次这么近。

    “交给我。”君墨皇拍了拍夜染的头,直接将豆毛毛从夜染怀里拎了出来,站起身,右手出现一道紫金色的力量缓缓朝着豆毛毛笼罩而下。

    君墨皇此时是背对着夜染的,所以君墨皇是瞪着豆毛毛的。

    而豆毛毛也是睁大着蓝色的眼睛,眼底是哼哼的:人家就是故意打断的怎么样。

    君墨皇咬牙切齿,这个豆毛毛,从一开始就和他抢染儿,有段时间没收拾这小子,倒是变本加厉了,幽邃的目光瞪一眼豆毛毛:有本事先度过这次进化再说吧!

    豆毛毛哼唧着瞪一眼君墨皇:等着吧!当着人家的面亲染毛毛,不可原谅!进化,他一定会成功的!

    这时候,夜染已经将因为长时间盘膝而坐的腿找回了知觉,站起身刚走到君墨皇和豆毛毛的面前,君墨皇就恢复了冷酷的神色,掌心的紫金色力量不断的汇聚向豆豆。

    而豆毛毛也直接闭上了眼睛,身体颤抖着,睫毛轻颤着,完全看不出方才和墨皇斗气时的表情。

    夜染抚了抚额,不要真当她什么都看不到好不好。

    君墨皇加快了掌心力量的流转,几个呼吸间就把豆毛毛整个包裹起来,悬浮在了空中。

    君墨皇回头抱着夜染,在夜染嘴上亲了一口:“你能帮的不多,进化主要还是靠它自己。”

    夜染点点头,看着豆豆在紫金色力量的包裹下,没有了颤动的痛苦,才放下心,有墨皇在,夜染已经不的了。

    “墨皇,你……”夜染将目光从豆豆身上移开,放在君墨皇的身上,贪婪的看着他的眉眼,“什么时候醒的?”

    君墨皇心里因为夜染对豆毛毛的关心而冒出的酸泡泡,在看到夜染的目光时都消失不见了,搂着夜染的手臂加紧了力道:“刚醒就来了,”

    “不想。”夜染口是心非的将脸埋在墨皇的肩上,呢喃了两个字,就没了声。

    君墨皇叹了口气,将夜染拦腰抱起,看着已经陷入熟睡的夜染,又心疼又哭笑不得,染儿也不知道这多久没有休息了。

    君墨皇知道夜染肯定不愿意离开豆毛毛,在原地坐下,取了毯子将夜染裹起来抱在怀里,亲吻上她的额头,安心睡吧,这些事交给他就好。

    这时候,蓝色冰凌结界外,黑鹰黑虎满是激动的冲了过来,刚刚的气息,刚刚的气息是王爷?!

    “王爷回来了?”黑鹰激动地对卡卡和小穹问道,王爷呢?王爷呢!

    “他进去了。”卡卡指了指蓝色结界,对黑鹰和黑虎说道。

    黑鹰黑虎两人虎目泛红,王爷回来就好,回来了就好!

    两人对视一眼,走,通知玄离他们,王爷回来了!

    可是,两人还没有离开,就被一股紫金色的力量扯进了结界内。

    黑鹰黑虎震惊的看着这满世界的蓝色冰凌,然后入目就看到了坐在地上,长发披散而下,酷帅的一塌糊涂的君墨皇。

    两人瞳孔瞬间放大,砰的一下就跪在了地上:“王爷!”满怀激动的两个字的音量不可谓不大。

    于是,两人得到的是君墨皇幽邃眼眸的一个瞪视。

    “小点声,起来说话。”君墨皇说完,扬手为黑鹰和黑虎身上布下了一层紫金色结界,防止他们被这里的超低温度冻伤。

    黑鹰黑虎注意到君墨皇怀里睡着的夜染,两人讪讪一笑,连忙起身到了君墨皇身边,得到墨皇示意,坐在了君墨皇的对面。

    “告诉玄离他们我回来了,但是让那些个家伙自己的事儿自己干。”君墨皇手底下的人要是知道他回来了,指不定把手上的伙计全部抛给他,然后等着他放假呢。

    黑鹰黑虎摸着后脑勺笑了笑,旁人看到王爷就害怕,其实如他们几个一直跟在王爷跟前的,和王爷私下里关系一直都很好,偶尔偷个懒,也不是坏事嘛。

    “王爷,王妃没事吧?”黑虎看着被毯子裹着的夜染,对君墨皇问道。

    君墨皇摇了摇头:“她没事,倒是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君墨皇在黑鹰黑虎一出现,就感受到了他们两个的气息,奇怪这两个家伙怎么会在夜染的身边,挥出一道力量将两人就席卷了进来。

    黑鹰黑虎听王爷问起,两人砰的一下又跪在地上:“王爷,任务没有圆满完成。”

    “起来,从头说起。”君墨皇皱了皱眉,他记得当时遇上一个感觉很不对的女人,就留着黑鹰黑虎监视了。

    黑鹰和黑虎对视一眼,还是由黑鹰说起,从黑鹰在监视紫月女神,到突然发现王妃的身影,到之后和王妃一起看到黑虎被围杀,救下黑虎,绑了那一群白衣人。

    “王爷……”黑虎看着墨皇,欲言又止。

    墨皇打眼看去,微微一挑眉。

    “我怀疑那群白衣人是修罗族的人,而且他们的语言是几万年前的古老语言。”黑虎他们是知道君墨皇修罗王的身份,故而当初在得知那群白衣人很可能是修罗族的时候,他们才那么愤怒。

    君墨皇眼神幽暗的闪了闪,唇角弯起一抹弧度:“他们果然还是动手了。”

    “王爷,你知道他们?”黑鹰惊讶的看着墨皇,到现在为止,他们两个将所有残酷的刑罚都用上,也没有从那群白衣人口中套出一句话。

    君墨皇眼底流露出一丝危险:“暂时还翻不起什么大浪。”

    “那他们真的是修罗族的?”黑虎眼底的戾气和杀意几乎滔天,神王和魔王那边还在虎视眈眈,如今竟是自己人出问题!

    君墨皇只是点了点头,并未再多说这个话题,对黑鹰和黑虎摆了摆手:“你们两个去找玄离,把在凌寒塔中修炼的七品以上神级集中一下,等候命令。”

    “是!”黑鹰黑虎站起身,恭敬的向君墨皇行了个礼。

    在黑鹰黑虎被君墨皇的力量即将送出的时候,黑鹰扭过头,别别扭扭的对君墨皇问了一句:“王,王爷,这次您还会走吗?”

    君墨皇一怔,看着怀里已经睁开眼睛的夜染,冷酷的线条霎时柔和,抚上夜染的发丝:“不走。不会再离开了。”

    得到了想知道的答案,黑鹰黑虎对视一眼,击了个掌,就被君墨皇的力量送出了结界。

    夜染睡一会儿就已经恢复了力量,身体一动,直接跨坐在墨皇的腿上,伸手拽着墨皇的衣领,挑眉询问:“真的不走了?”

    君墨皇伸手握住夜染的手,微笑着点头:“真的不走了。”

    夜染一咬牙,伸出手搂住君墨皇的脖子,将脸埋在墨皇的脖子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不准再离开了。”

    是威胁,却弱的可以的威胁。

    “是是,为夫一定再也不离开了。”脖子上传来的疼痛和因为夜染呼吸而传来的酥痒感,让君墨皇深吸一口气,紧紧回抱住夜染。

    夜染清晰感觉到了身下某个地方的变化,脸一红,连忙侧身从墨皇怀里下来,走到空中的豆毛毛身边,回头对墨皇问道:“豆豆怎么样了?”

    君墨皇看着空荡荡的怀抱,注意着夜染俏脸的红晕,手握成拳撑在下巴下,涅慵懒,还带着些无赖感:“染儿亲为夫一下,为夫就告诉你,怎么样?”

    别以为君墨皇没有看到豆毛毛那个小东西在结界里嘟嘟囔囔的,这小东西,他君墨皇都没有直接把夜染抱着离开,这小家伙还在不满意什么。

    夜染瞪了一眼君墨皇,看着豆毛毛没有痛苦的神色,也放心了,伸手轻轻拍了拍那紫金色的光晕:“豆豆,加油。”

    豆毛毛缓缓睁开眼,湛蓝的眸子浮现丝丝安心的笑意,染毛毛,豆毛毛一定很快,很快成功的。

    君墨皇看着这一幕,露出了笑容,这个小东西,也就在夜染面前,才乖觉的如同一张白纸。

    蓝色冰凌结界内,无比的温馨。

    而叶隐部落不远处的山头上,却是一片凄惨了。

    柳非笑、袭灭月、曲承泽、司末萧和罗莉五人悲惨的躺在地上,一个个气喘吁吁。

    毁双手负背,看着柳非笑五人,蹙眉笑道:“啧,无敌神队,你们就这么点儿能耐?”

    “你一个不知道什么等级的高手,好意思吗你!”玄九玥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挨个的把无敌神队给扶起,怒目瞪着毁,就是这个可恶的男人,拎小鸡一样的拎着她就给丢进血海里了,虽然那一次她收获很大,但是对毁,着实在心里记恨着呢。

    毁仿佛这才认出玄九玥:“哦,原来是你啊,怎么,还想被本尊扔一次?”

    玄九玥咬牙切齿的看着毁,张牙舞爪的就扑上了去:“本公子和你打!”

    毁轻而易举的闪躲过去,笑眯眯的握住玄九玥的手腕:“你的爪子太细了,对付本尊还得多练练啊。”

    叶青也上到了山头,看着玄九玥不一样的神情,看着毁笑眯眯的样子,看着毁握着玄九玥的手臂,一股怒火噌的一下就腾升上来,刚要冲上去,就看到玄九玥被毁拎起来朝他扔过来,叶青连忙飞身而上一把抱住玄九玥,怒瞪着毁:“你竟然敢扔‘他’?!”

    毁邪邪一笑,对叶青账折:“美人在怀,年轻人,难道不觉得自己应该感谢本尊吗?”

    无敌神队几人靠在一起,揉了揉眉心,他们是不是该说,果然不愧是和队长关系很好的人?怎么和队长一样邪恶。虽然他们几个也着实看叶青和玄九玥两人的戏看得乐滋滋的。

    叶青窘窘有神,随后跟来的叶威更是窘窘有神,自家儿子抱着个男人?对方还说儿子是美人在怀?最最奇怪的是,自家儿子那张脸,红什么啊!红什么啊你!抱着个大男人就能脸红,还是不是他叶威的儿子!

    “咳咳!”叶威努力的咳嗽了一声,终于让众人正视了这位中年人的存在。

    叶青立刻松手放开玄九玥,纠结紧张的看着玄九玥,结果被瞪了回来,顿时就觉得委屈了,瞪向了自己老爹,刚刚那么好的氛围,您老人家怎么就舍得打破呢?

    叶威被儿子瞪了,吹胡子瞪眼睛的:“你小子能耐了不是?敢瞪老子!”

    “闪开。”叶威气呼呼的快步上前几步一巴掌拍开自己儿子,走到了毁的身边,声音温和了下来:“这位阁下,刚刚备好了晚餐,这几个小家伙在宴会上也没有吃什么东西,你们一起去吃点东西吧。”

    叶青低着头嘀咕着,都不见这老头子对他和颜悦色一点。

    毁对叶威笑了笑,看着被他狠虐了一顿的柳非笑几个小家伙,摸摸下巴,大度的一摆手:“你们几个,陪本尊吃饭去,吃饱了咱们继续。就这么屁大点的本事,你说你们平时没事儿都嚣张个毛线啊你们。”

    柳非笑五人齐齐瞪着毁,效果却等于零☆后还是对叶威讪讪一笑,肩并肩的跟着毁的脚步。

    毁笑眯眯的走在前面,这样的少年少女才是十七八岁的涅嘛,之前一个个那早熟的涅,看着就不爽。

    毁妖孽般的眸子账眨逐渐严肃,无敌神队的实力提升的未免太快了,毁的他们因为提升太快而没有打好基础就试探了一番,结果这这五个人非但基础打的很好,实力更是完全可以越级战斗,还处于不败之地!

    毁摇头叹了口气,夜染那丫头是个小妖孽,她身边的队员们,可都有着不输于她的妖孽天赋啊。

    “你们马上要参加一个什么个人赛?”毁走在路上,回头看了一眼五个人,后眼角微微挑起,眼珠子一转,似乎在打着什么主意。

    “对啊。”罗莉小姑娘挂着甜甜的笑,“这位大叔还有何见解吗?”

    毁缓缓的走过去,轻易绕过拦他路的司末萧,拍拍罗莉小姑娘的脑袋:“小侄女儿啊,叔叔我打算给你们来个特训,省得到时候丢封印之地的脸啊。”

    “特训?”柳非笑眯起眼睛,漂亮的眸子直直注视着毁,毁的实力他们都见识过了,更何况还有当年三休习在雪国的时候,毁只是放出一股力量就席卷了所有怪物。

    这样一个看起来不靠谱却实际上很厉害的男人,若是可以给他们做一个特训,柳非笑相信,无敌神队绝对能有不小的收获。

    “对,为时一个星期的特训。难道不想打败你们的队长?或者至少追齐她的脚步?”毁彻底转过身,对着五个人邪笑着说道,神情看起来就是一不正经的男人,但是眼底流露出的那股子不屑却让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吗,“还是说,你们根本不敢接受本尊的特训?”

    “你……”曲承泽和袭灭月的脾气不好,两个看着对方这么不屑的眼神,爆发只是一瞬间,打不过也不能这么被蔑视,但是两人的话才刚出口,就被柳非笑拦住了。

    柳非笑将曲承泽和袭灭月推到身后,对毁淡淡一笑:“你不用对我们用激将法,因为我们同意你的特训。”

    “非笑!”袭灭月不解的看着柳非笑,为什么要答应这个人?

    “好,今天晚上凌晨,本尊在这里等着你们!”毁指了指脚下的地方,对几人挑唇一笑,眼底丝丝戾气流转,“你们可要想好了,夜染这丫头护犊子护的厉害,针对你们的训练都是可圈可点的,但是本尊可不在乎你们的死活,一个星期的生死特训,你们可要想好了再来这里找本尊。”

    柳非笑、曲承泽、袭灭月、罗莉和司末萧怔在原地,毁的话让他们这一刻忒想念自己的队长,他们的队长就是护短的厉害,偏偏就是护得那么可爱。

    “现在陪本尊去吃饭,也是你们在接下来一星期里你们唯一的一顿饭了。”毁没有等他们从上句话中回过味儿来,下一个炸弹就朝着他们抛了过去。

    “走!”柳非笑对袭灭月几人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解释什么,不过这时候,袭灭月、曲承泽几个也不会再多问,他们几个生里来死里去,还会怕了一个特训?隐隐的,心里还期待了起来。

    毁看着这几个大步往前走的小家伙,忍不住轻笑,年轻真好啊,回头看了一眼玄九玥和叶青:“你们两个要不要来试试?”

    玄九玥和叶青刚想摇头,在看到毁不屑的撇嘴时,都改了口:“去就去,怕了你不成?”

    “啧,那你们晚上也多吃点。”毁心情很好的和叶威并肩,哼着小曲儿走了,墨皇啊墨皇,本尊把电灯泡可都给你解决了,好好享受小两口的团聚吧。

    而毁不知道的是,墨皇此时,正苦逼的照顾着让他受不住只想一把将之丢了的豆毛毛。

    苍穹宝塔,蓝色冰凌结界内。

    豆毛毛在君墨皇的力量球内,已经安稳度过了第七次狂暴冲击,仅仅剩下最后两次,也是最为厉害的两次狂暴冲击。

    夜染始终都站在豆毛毛身边,每次狂暴冲击的时候,都出声安慰着,尤其豆毛毛无声的说想要听夜染唱歌,夜染就不停的唱着歌,一首接着一首,每首歌都不同,却都好听的一沓糊涂。

    这让在一旁陪着的君墨皇又是冒酸泡泡,又是忍不住自得,吃醋染儿都还没有为他唱过歌呢,自得自家染儿什么都棒,唱的歌,真好听。

    渐渐的,第八次狂暴冲击,开始了。

    狂暴冲击一次比一次强烈,到第八次,君墨皇的紫金色力量已经无法缓解豆毛毛的痛苦和疼楚了,看得夜染真想直接把豆毛毛抱在怀里,替他承受。

    君墨皇揽住夜染的肩膀:“相信它。”

    夜染咬着牙,重重的点头:“嗯!”

    君墨皇扬手将一丝丝的紫金色力量汇聚入力量球中来缓解豆毛毛的痛苦,夜染也伸出手,之间的契约之力通过紫金球传递入豆毛毛的体内。

    君墨皇看着豆豆,小东西,你要是这样还不成功,本王扒了你的皮!

    豆毛毛仿佛听到君墨皇心里的话,艰难的睁开眼睛,瞪着君墨皇,我才不会不成功,我还要和你抢染毛毛,我还要亲染毛毛,我还要抱染毛毛!

    君墨皇自然看明白了豆毛毛心里的话,当下露出一个妖孽的笑容,腾出右手揽住夜染的肩膀,在夜染嘴上就亲了口,挑眉看着豆毛毛,有本事就自己出来和他抢。

    啊啊啊!士可杀不可辱,竟然,竟然又当着它的面亲染毛毛,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啊啊啊!”豆毛毛突然爆发出一声呐喊,尖锐的呐喊声甚至穿透过君墨皇的紫金色力量,穿透过蓝色冰凌结界,使得整个苍穹宝塔都震了一下!

    守在外面的小穹卡卡几个家伙听到这声呐喊当场就着急的出手出脚的砸结界了!

    结界内,轰隆的一声,几乎可以听到,豆毛毛体内那股狂暴的力量冲破关卡,汇聚向豆豆的全身上下。

    然而,这样却还没有结束,紧接着,豆豆的第九次狂暴冲击就紧跟而来,只听轰隆的一声,君墨皇的紫金色力量光球,竟然一瞬被豆毛毛的力量炸开了!。.。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节请到【神-马】【小说-网】阅读,地址:www.shenma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举报错误章节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327 墨皇归来!是由本站会员手打,请书友们宣传327 墨皇归来!时别忘加上本站标识。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会员上传共享,公益免费提供观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果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系统信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给予删除。